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他們的生命態度,讓我們聽到台灣公民社會的腳步聲。《我的小革命:顛覆主流》

  • 字級

書,當然是要給人讀的。可是我們都知道有些書其實不太在乎有沒有讀者,因為,這些書往往在完成當下就已經達到了它的使命。有些書的意義不在於閱讀,而在記錄、陳述或是披露。

老實說,我本來以為它們是屬於這類型的書籍:由中時專欄集結成的『我的小革命』系列。

我絕對肯定書中的每一個故事,甚至可以說是佩服,因為他們把每一個人都知道,且無庸置疑的價值,用自己的行動做了最好的詮釋。這些行動當然應該被記錄下來,只是,我不太確定該用怎樣的心情來閱讀這樣的一本書。你會知道有人很有夢想、有人很努力、有人很了不起,然後呢?闔上書,我們依然掉回庸碌混濁的世界,江國慶的誤判誰該負責、吳淑珍該不該發監服刑、菲律賓遣送人犯有沒有失當......我們用遙控器跟滑鼠控制這些價值在我們心裡的分量,因為大多數時候我們被生活所困;大部分的人,是不會革命的。

不過年假結束前,我翻開了書,小革命的第二本:《我的小革命:顛覆主流》。老實說,大部分的故事背景都不怎麼美好:遊民、外籍配偶、人權、援外醫療、關懷目睹兒、八八風災、性自主權......他們講的都是沉重的事,可是讀著讀著,你會感覺到自己鼻子沉沉的,卻仍不自覺微微笑出來。我意識到因為有他們的革命,我們好像可以開始想像一個比較美好的世界,比較美好的台灣。

每個月第二個星期一晚上八點,AI(國際特赦組織)台灣一組的成員會固定聚集在義光教會,根據英國總部提供資料進行跨國救援任務,救援所謂的「良心犯」。良心犯指的是「僅因政治理念或宗教信仰或特殊社會地位,沒有涉及或鼓吹暴力與仇恨,而遭到囚禁或限制人身自由」的人。他們做什麼?他們寫信。他們寫信給該國的政治人物、政府單位,也寫信安慰良心犯的家人。他們每個月至少寫信聲援3位良心犯,過去20年,台灣一組已經聲援超過700人次的各國良心犯。

1989年以前,台灣是受關懷國家,AI分會曾長期致函警備總部、蔣介石要求釋放彭明敏,也曾關心張學良、柏楊、王幸男、余登發、呂秀蓮、陳菊......1989年12月,台北一組成立。台灣,也開始可以關心別人。

尼泊爾鄉間有許多貧窮農民,一輩子沒錢上醫院。壢新醫院的許詩典帶了護士跟醫療器材,請纓上陣。他們太窮了,斷了腿可能會因為沒錢照X光最後導致截肢。對於援外醫療,偶而會有人質疑「為什麼不先救台灣人?」許詩典說:我們曾自問,從醫療資源的觀點看,台灣有什麼是我們能做的?答案很有限,因為台灣的醫療可近性很高;反觀尼泊爾等國家,他們極度缺乏醫療體系,而且他們的貧窮是無可奈何、無可選擇的。「畢竟,我們應該去更需要幫忙的地方。」

徐子凡顛覆一般人對書店老闆的印象,在永和一個小公園附近,建立了他自己的王國「果菱派客來」。獨立書店總讓人有浪漫不切實際的想像,不過最實際的是,他們提供社區的另一種連結,另一種服務。那關於賣書呢?「在這個混亂市場的縫隙裡,我們反而更有機會。」

何榮幸在編者序最後這麼寫到:
當功利主義成為顯學、現實路線變成王道之際,你(妳)們的燃燒熱情、追求理想,讓我們看見另一種忠於自己的生存方式。透過一則又一則的溫柔革命故事,我們試圖告訴讀者,顛覆主流是一種值得珍惜的進步價值,只要踏出勇敢的第一步,每個人都可能用顛覆主流的姿態主宰自己的人生。

一直有許多人,用他們不切實際的樂觀跟最實際的行動,完成了我們的夢想,或是夢想中的美好價值。而他們的生命態度展露的,不僅僅是一種價值或姿態,也是台灣公民社會的腳步。

他們讓我們聽到了台灣公民社會的腳步聲;所以藉此我們可以想像,自己也將走向更有希望的未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進入九月仍覺得十分炎熱嗎?這幾本書讓你從頭涼到腳

※溫馨提醒:但有可能看完睡不著或半夜無法起床尿尿就是了(怕jpg.)

4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