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蟻族失去了窩,糧民還能失去什麼?

  • 字級

蟻族》一書在去年引起巨大的輿論後,北京市政府以極其高的效率,突然將唐家嶺列入優先拆遷的名單中。拆遷樂了當地居民,補助的、分房的,一下子當地居民的生活讓政府給體面起來了。媒體沒日沒夜大幅報導德政,又一次說明,北京城鄉一體化是北京人的事情,沒你外地農民什麼事,外地人的貢獻最終將因為戶口限制,在娶妻生子之後,必須重新面臨留在城市與回農村的選擇。
蟻族們在「加急」拆遷的命令下,趕緊沒命地加速捲鋪蓋走路。住不了唐家嶺的蟻族,就往外遷,唐家嶺北面的史各莊一下子就塞滿了需要住房的人們,200元一個月的房租,直接也成了400元。沿著北京五環,到處都在拆遷,五環附近的房租像是血壓高一樣,只有升上去的沒有降下來的,加上今年〝打房〞是國策,蟻不蟻族都要面臨房價25%到50%的成長。

到底唐家嶺往北是個什麼概念?我們可以先找一個北京城北的熱點當成一個分界,北京城北最熱門,最有名的地方就是中關村,在中關村拉著你,要賣你電腦、盜版碟、假發票的這些工作者,有不少人下了班得擠著公車坐上十多公里才能到家。唐家嶺這個北京市政府認為極不體面的地方現在沒法住了,就再往北七公里吧,去史各莊,意思就是如果你在誠品敦南店上班,每天回家就像是回到陽明山上的文化大學睡覺,當然這一路上沒有像台北這麼舒服就是了,回到家,那裡的環境就是髒、亂、差。

上面花了這麼多篇幅,講的是文化水平不高的外地農民進城情況,之所以他們願意忍耐著城裡人歧視,願意在城裡過著最低水準的生活,都因為回到他們生長的農村,很難拿到一個月2000人民幣的薪水。在中央一號文件強調搞好〝三農〞問題的大方針下,留在村裡的人呢?他們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

多年前,朋友的先生談到他做中國農村研究,在偏遠山區農村見到什麼叫做家徒四壁,沿途行程農民吃什麼他跟著吃,農民喝什麼他跟著喝,有時候一碗粗糧米飯就著滿滿的紅辣椒就是一餐。

農村家庭中的孩子由爺爺、奶奶帶著,爸爸、媽媽都出去打工了,這些孩子他們有個特別的稱呼,叫留守兒童。記得去年一個黑車師傅過年前告訴我,說他們村有個老人,因為兒子、媳婦出去打工,兩三年不回家,本來還給寄生活費,後來也沒了,他一把年紀也幹不了農活兒,產不了糧食,一氣之下,先毒死了自己的孫子,最後自己服毒自殺,送到醫療站搶救,沒一個救回來,老人臨終前念念叨叨懷著遺憾與恨意過去了。

愛新覺羅?蔚然在上海成立了民間團體「幸福發展促進會」,深入貧困農村,拜訪了上千戶家庭,寫下《糧民》一書。書中大量的照片與文字翔實地記錄了農村現況,真實度遠遠超出了一般人從媒體上所接受的資訊,甚至超出了普通城市居民或富裕地區民眾的想像,連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問題研究中心主任都說,「讀完蔚然的《糧民──中國農村會消失嗎》,我深感愧咎。」。

此書的出版,無疑是在每天傳頌著政府如何成功解決三農問題的金面上,狠狠甩上一個巴掌。《蟻族》造成了一股探討進城年輕農民工生存問題的輿論,唐家嶺在這個輿論下,加速的拆遷,如果《糧民》也造成了一個旋風般的輿論,難道還能把這些農村也給拆了,圖個眼不見為淨?

中國很大,中國的任何一個問題都因為大而顯得更複雜。治大國若真能如烹小鮮一般,也許,農民、農業、農村的問題才能得到有效的解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要找他們麻煩,他們也是艱苦人,阮艱苦人就要疼惜艱苦人。」

漁工有國籍之別,但海洋沒有國界之分。只要出了海,一樣都要賭上性命。透過五本書,讓我們一起認識漁工、移工的處境。

305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