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為什麼一個嘴巴打叉叉的兔子會這麼多人愛?

  • 字級

「你喜歡米飛嗎?」36歲的媽媽說。
「喜歡啊!她很可愛。」七歲的小孩說。
「你喜歡米飛嗎?」
「嗯?還算喜歡。」十歲的小孩說。
「為什麼你們喜歡米飛?我覺得她還好呀!她哪裡可愛?她到底哪裡可愛?」36歲的媽媽說。
「唉唷!因為大人是大人!小孩是小孩呀!」七歲小孩和十歲小孩說。

童書呀!為什麼要存在?「因為大人是大人!小孩是小孩呀!」

畢卡索窮一生的時間,去學習像小孩子那樣地畫圖,而我們呢?恐怕也得窮一生的時間,去學習像小孩子那樣的眼光欣賞童書。

可愛就可愛,真的也不需要詮釋。米飛的單純和簡單對孩子來說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她在菜園裡幫忙爸爸種紅蘿蔔,認真地耙鬆土壤、灑種、澆水,收成後,帶著一籃滿滿的紅蘿蔔給媽媽,全家人心滿意足地將桌上的紅蘿蔔吃光光;爺爺刻了一支笛子送給米飛,她專注地學習一首曲子,等到學好了,在爺爺面前吹送給他聽;米飛的班上來了一位新同學,大家都叫他塌耳朵,米飛決定和同學們說我們應該叫他的名字,於是一大早起床到學校和大家宣布這件事情。事情該怎麼做就怎麼做,然後認真、專注、不假思索地完成它,對孩子來說,再自然不過,生活就是這麼回事。

但是長大了,事情就不是如此,天氣不好,紅蘿蔔沒辦法收成,家計生活有困難,每天愁眉苦臉……忙著工作都來不及了,哪來的時間吹笛子,越來越焦慮……別管他人閒事,免得自己沾惹一身腥,何必呢……長大的過程,顧慮越來越多,看事情的眼光和心境也慢慢變了。

聽著七歲小孩說我好喜歡米飛,十歲小孩說還算喜歡,36歲的媽媽說還好哩,或許可以看出成長過程中的變化。對小小孩來說,米飛就是一種生活的映照,我也喜吹笛子?種蘿蔔好好玩呀?對!不可以欺負同學,不過就是很單純地去面對一件事情,所以小孩子要達到快樂的門檻很低,悲傷也是,一丁點他們就很開心地咯咯大笑,一丁點他們就會難過地掉下眼淚,而最棒的是,再高昂、再低落的情緒總是轉瞬為風,很快地回歸到他們平常的衡定,這也是我漸漸欣賞米飛這套書的原因。我喜歡作者不帶渲染的筆調繪製出來的米飛兔,一張打著叉叉的小嘴,面對開心或不開心的事情,她沒有太過高調的表情,色調也一如往常的明亮,對生活的感受,點到就好,用一種簡單的心境去面對事情,或許是我讀這套書額外獲得的體會吧,而觀者如孩子呢?不過就是一種「是啊?她就很可愛呀!」毫無質疑的閱讀共鳴與樂趣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38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