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他問我哪來的方向感,我說,從詩。

  • 字級

文/金刀流

這一天,他說要去探險,所以我們鑽進車裡,準備開往未知。由誰擔任駕駛,任憑骰子決定。當然,我作弊,我贏了,我開車。但其實,我是無照駕駛。想想我們真的很勇敢,什麼事先規畫、什麼行前準備、什麼盥洗用具都沒有,就出走了。但是,人生怎麼準備啊?以至於我們這一路如此顛簸,又好像明白該朝哪個方向走。遇到交叉路口時,我總是憑直覺,毅然往東、往西、往南或往北。有時他忍不住會問,妳哪來的方向感,我說,從詩。

一直以來,我真從詩裡得到好多力量。就像《多帶一捲衛生紙》的文案所表達的:「詩只是一種路徑,一種方法,一種行為的呼喚,一種可能,去到我們想去的地方。」彷彿我的生活不必有太多點綴,一首又一首的詩,就足以揭示我的熱情、我的冷漠、我的憤怒,以及我對周圍人事物的態度。

總是會遇到某種情況,而被他人莫名所以的誤會,或是氣到無法自拔。署名「衣」的詩人則說:「我不是你說的/那個要不得的女人/南門口一帶/十個有九個/都曉得我的名字/我蔡圓圓/站在冰天雪地的馬路邊/亂講兩句話/又不會死人」。是吧,就算別人覺得我是潑婦罵街,誤會我只會頤指氣使,那又有什麼大不了的?要是人生可以重來一次,我還是想當現在的我。你何許人也,我為什麼要為你而改變?

抑或是,縱然今天天氣好輕爽,我卻決心灰色或憤怒一整夜。於是有了向明〈有無之間〉的「從今天起,我要參加反革命/已經參透了一切/這世間從無鮮花和種子,只有牛糞」。

有時,一首詩猶如一碗孟婆湯,讓人遺忘過去。詩人逆舟說:「那天,她說好累/輕輕頓了一下/歎了口氣/身邊一桶水/手裡一塊濕抹布」。多麼有畫面的一首詩,雖然備感蕭瑟,但在這裡,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人生不過耳耳,彷彿念個順口溜,什麼難過的、痛心的、悲哀的,就這麼過去了。

這些,是關於心情的詩。《多帶一捲衛生紙》裡總找得到你當下急需的方塊文字。所以解渴、解饞、解悶。

而詩人對於破壞社會的行為舉止,當然是無法容忍。《多帶一捲衛生紙》便收納了許許多多的憤怒。2009年9月,澎湖人以公投的方式選擇了一條最適合自己家園的路,直言政策殺人、直逼財團走人。隱匿有感而發,寫下〈代替〉:「有時,也隨人群一起/投入了各種金色的遊戲/讓銅臭味代替了黃昏時刻/那精緻描繪出海島輪廓的/金色光茫」,一不小心,「家園被代替了/回家的道路一片平坦」。只要我們看進詩裡,會聯想起蘇花公路、中科四期,乃至今日最為喧囂的麥寮,若及早醒來,都為時不晚。而一切到底是誰的錯?若這首詩不夠激烈,還是無法撼動你,《多帶一捲衛生紙》裡還有劉哲廷的〈GARDEN--為「樂生療養院」而寫〉、阿芒的〈伊挽菜頭,阮挽石頭〉、小羊的〈我們還有一條路〉。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這些詩無法擊中你內心的不安,讓我大膽地告訴你:「你已經死了。」

千萬別在孩子面前賣弄自己的老成,也別在長者面前佯裝無知,因為面對生命與未來時,無論貧賤貴富,每個人都是實習生,每個人都是無照駕駛。而一個人能有多少疑問與迷惑,雖因人而異,但總會不期然地遇到必須抉擇的時刻。於是,我們偶然翻開一本詩集,眼前乍亮,所有的模糊不清轉瞬間明確。這便是詩,一?燈。所以,詩人們,請繼續寫,給我們方向、為我們指引。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我們都是許涼涼,我們都是徐錦文,謝謝李維菁帶給我們的每一位女主角

作家李維菁於今日(11/13)病逝。「你幻想唱歌的人是只用喉嚨嗎?不是,是全身,只是用聲音表達,難道做雕塑的人只用手創作?不是,是用全身。寫字的人也是用全身,每一個創作都是全身。」讓我們一起回顧李維菁談創作時的神采。

1778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