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封存、分離、結束,這正是回憶的意義。

  • 字級

你有過局部麻醉的經驗嗎?躺在手術檯上,意識清醒,可是被麻醉的部位卻像是跟身體斷了線,任憑醫師在皮肉上操弄著精細的手術,卻感覺不到痛楚。你擁有這段時間的所有記憶,記得手術室裡冰冷的空調,也記得手術室裡亮得刺眼的燈光,但對於手術本身卻無從感知,更遑論記憶。於是這個手術成了細節繁複的空白,無法否認它的存在,但回想起彼時感受,卻又茫然得徹底。

小川洋子的《無名指的標本》,講述的就是記憶裡這樣一段形體俱全卻無從索驥的空白。

《無名指的標本》包含了兩個短篇故事,其一為同名的〈無名指的標本〉,其二為〈六角形的小屋〉,兩個故事主題都圍繞著記憶及情感。兩篇故事的女主角,各自背負著一段負面回憶,但卻都各自像是自我麻醉般,雖然不會鴕鳥心態般的把整起事件遺忘,但卻選擇把回憶中最不願面對的部份,淡化成一片空白,再把這片空白詮釋為釋懷,然後理所當然地繼續往後的人生。然而就在她們分別踏進了標本實驗室以及傾吐小屋後,傷痛的回憶與情感開始甦醒,她們被逼著面對重新顯影的空白,於是她們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正視那段從未好好處理的過往,或是用上更強烈的麻醉劑,好再一次騙過自己。

聽來是一個沉重的故事,然而作者小川洋子的文字卻有一股奇特的魅力,所有的情緒在她筆下都輕盈無比,再佐以略有奇幻色彩的背景設定,兩篇故事讀起來,我們也彷彿吸了麻藥一般,看著作者像是醫師一般,用精準的文字代替刀刃,劃開女主角們的重重偽裝,但卻不覺得沉重。而兩篇故事女主角不同的情緒反應,以及開放式的結局,更留給讀者莫大的思考空間。

〈無名指的標本〉一篇裡,標本技術師說,「封存、分離、結束,這正是標本的意義。」其實我們何嘗不是這樣對待過去。回憶無論好壞,我們總在處理完紛亂的情緒後,將其封存至心底深處,一如標本。但回憶自有其生命,在我們決定將其封存前,請記得先還給它本來的面貌。唯有如此,它才會甘願安靜待在玻璃瓶內,而不會在夜深人靜時,擾亂我們的心。

上下則文章

主題推薦RELATED STORIES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四位小說家×四個光與暗的故事──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的鱈魚角之晨

《光與暗的故事》由史蒂芬・金、傑佛瑞・迪佛、李・查德和麥可・康納利等18位天王級作家,一人以一幅愛德華・霍普名畫為題材,自由想像,創作全新小說,台灣四位不同風格的作家──李維菁、張國立、傅月庵、黃麗群也各自創作,為讀者提供了這幅畫各異其趣的故事版本。

279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