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爸,我想繼續上學!爸,不要打我!兩個孩子的心聲:《法爾西.鬆動的磚頭》

  • 字級

看到《法爾西.鬆動的磚頭—雙書特別版》,千萬別認為出版社裝禎錯誤,怎麼前後顛倒啦?其實這本書是經過特別設計,由兩本書的故事匯集成一本。裡面一個故事〈法爾西〉講述伊朗男孩渴望上學,另一個故事〈鬆動的磚頭〉則是一個伊朗少年的心聲。

〈法爾西〉原文曾獲2005年的伊朗童書大獎,繪圖者也是獲獎無數,還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受邀至德國柏林國際文學展參展的伊朗插畫家。本書繪圖風格非常特別,兒童文學大師林良為這本書翻譯時,特別為文說:「樸拙的筆觸,洋溢著〝兒童畫〞的風味。」 另一個故事〈鬆動的磚頭〉作者則是伊朗最多產的兒童文學作家,許多創作也被改編成兒童劇。兩篇故事原先在伊朗是兩本書,內容是父與子,卻是兩種不同類型的父子關係,看了令人五味雜陳。

以〈法爾西〉來說,當今富裕的台灣社會已經較少聽到需輟學打工貼補家用的新聞了。猛然看到這篇〈法爾西〉,卻令人心頭一驚,這是什麼怪怪家庭啊?爸爸不讓法爾西上學,想把他帶去王爺城做工,因為那裡工錢比較高。這個不負責任的爸爸,口口聲聲說自己在王爺城的工錢很高,卻沒有拿過什麼錢回家,苦惱的媽媽呢?每年夏天釀醋賣給鄰居增加一些收入,不過腦袋不知在想什麼的媽媽,釀好醋的法寶是打孩子,每次釀醋的日子,過去是打哥哥,現在是打法爾西,因為媽媽覺得在醋甕旁邊打孩子讓他哭,可以讓醋酸得夠味,只要把小孩弄哭,媽媽就會很高興的說:「兒子,別難過。這樣才能讓我們的醋酸得有勁,酸得夠味!」(編按:這一家的爸媽是否頭?壞啦?)

還好,從小被壓抑的兄弟倆,終於不向惡勢力低頭。從小失學的哥哥不想讓功課很好的弟弟被爸爸強迫退學,於是哥哥挺身而出,捍衛弟弟法爾西的求學權益,不惜跟爸爸抗爭,要靠自己做工賺的錢讓弟弟法爾西上學。有了護衛自己的哥哥一番保證的話,愛哭的法爾西終於破涕為笑。

至於另一篇〈鬆動的磚頭〉也是讀來讓人心痛的。字裡行間表述出每個人過去被父母誤解、對著黑暗哭述的無力。故事中,父親在社區裡,當著他的朋友面前粗魯的打他耳光,當時的窘困不安,到現在摑掌之痛仍在他臉頰上燃燒。不願再回想被摑掌時街上男孩子嘲弄他的痛苦,男孩在黑暗中吶喊:「親愛的爸爸,您還沒告訴我,打人耳光是您從祖父那兒學來的,還是您自己發明的?」……兒子的憤怒一直高漲著,任憑黑暗吞噬、用沉重的睡眠忘卻哀傷。還好,這篇故事最後,父親羞愧的承認自己真糟糕,男孩的心也軟化了。

社會上經常有被父母、老師或其他大人施暴的孩子,沒有人保護他們,也少有人聽到他們心中的呼聲。對我們深愛的孩子來說,也許我們自問不是施暴者,也自認為有時氣到極點忍痛打孩子只是因為孩子太過份,所謂「不打不成器」而不得不用體罰,但是難道除了體罰之外,沒有其他方法了嗎?〈鬆動的磚頭〉這篇被打孩子的心聲,值得父母師長醒思與探討。而看完《法爾西.鬆動的磚頭—雙書特別版》這本書呢!我只想回到家擁抱孩子,並且打電話跟我媽說:「媽媽,謝謝您!因為我小時候您就說『再怎樣沒錢也要讓你們這些孩子唸書』。」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一定要認識這位又正經又搞笑的繪本作家長谷川義史

長谷川義史 :「我總是在創作完後,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有時是聽人家說,才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全然忘我的創作中,隱藏了那樣的結構。」

102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