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如果,絕種的度度鳥重回人間?

  • 字級

在自然浩大漫長的生命舞台,多少物種登場又退場,但度度鳥可能是第一種由於人為干預而絕種的生物。一六六二年,一位遭遇船難的荷蘭船員發現(並殺了)幾隻度度鳥,從此以後,度度鳥就成為一則傳說與博物館裡的標本。

當度度鳥絕種時,全歐洲只剩下兩副私人珍藏的度度鳥標本,而在收藏者身後即捐給牛津大學的愛希摩林博物館,但度度鳥標本無人聞問,至一七五五年該博物館館長終於決定將其銷毀。幸好,某位有先見之明的標本製作員,留下了其中一副標本的頭和一隻腳,為現代遺傳學家留下了一點度度鳥的DNA。如今,複製技術對於科學家已經不是天方夜譚,而若在更多充分的資料支援下,又能夠取得可用的度度鳥DNA,是否就該進行「再見度度鳥」計畫?

讓我們先把度度鳥的問題放在一旁,聽聽八哥的故事。

八哥並非北美原生物種,當一八九○年代晚期,八哥從東南亞被引進加拿大溫哥華之後,即使北美洲與東南亞的氣候條件截然不同,溫哥華的八哥數量仍然直衝雲霄,甚至在一九○四年,被正式認定為本土物種之一。但八哥從一九二○年大約二萬隻的數量,很快地衰退到一九七一年的九百多隻,甚至到了一九八五年只剩九十八隻。關鍵就在一九五○年代起,歐洲掠鳥被引進溫哥華強奪了八哥的食物,也占據最佳的築巢點所致。而八哥引進溫哥華的短短時間,雖然數量大增,卻尚未演化出完全適應溫哥華的生物性狀與特性,因此遇上同屬八哥科的歐洲掠鳥,更加速了八哥在溫哥華的凋零,直至完全消失。雖然亞洲還有很多八哥存在,但在溫哥華的八哥,確實是一種有如絕種的局部消失。

當某個物種絕種後,其他物種便會填補該物種在生態系所占據的地位或位置,當度度鳥絕種時,大自然也以同樣的方式處理這個生態真空,如果有朝一日我們憑藉人力而使度度鳥重回人間,將有人力無法估算的生態失衡,而且複製重生的度度鳥族群,也可能因為複製最初的細胞核缺陷,使重生的族群在短時間再次滅絕。

再見度度鳥》收錄了作者葛拉帝在加拿大《探索》雜誌的〈生物二三事〉專欄集結,希望從自然史的角度,檢視當代的生活型態,文章集結成冊時,讓葛拉帝有更充足的空間與時間重新審視各篇作品,並加以補強或更正錯誤,〈再見度度鳥〉只是其中一篇,但書中其他篇幅,也仍然是以相同的主題貫穿其間,那就是:我們一旦過於介入自然,無論如何,都是一種不當的干擾。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宜讀指南】認真不宜.輕鬆幽默解放人生

首先看到標題只是笑笑,接著點進去讀到前文會心一笑,看到三分之一時放聲大笑,到了三分之二,保持表面微笑同時有種走錯攝影棚的感覺......沒錯,正經八百的話題與研究也可以舉例的很不正經!!下班後很累、想學習知識又實在沒力氣讀難以咀嚼的理論書嗎?!不妨抱持開放心態輕鬆幽默解放一下──認真?!不宜!

30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