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日常中的小小惡意】戴偉傑:惡意,有時是自以為是的道德審判

  • 字級


小小惡意BN

日本作家辻村深月擅長揣度普通人的犯罪動機,發現生活中的小小惡意──那種你有我也有的念頭。她的小說《沒有鑰匙的夢》女主角良枝在懷孕期間患得患失,擔心自己沒照顧好寶寶,還有寶寶不定時的啼叫哭嚎,她有時忍不住竟這麼想:真的好希望寶寶就此消失……;《太陽坐落之處》裡的紗江子撕毀了好朋友的信件,美意是保護朋友,但事實上不懷好意。

作家黃麗群這樣推崇辻村深月:「除了『講一個有趣的故事』之外,我仍然覺得辻村深月有些作品具備了『更多一點』的什麼,那 『多一點』的關鍵,即在於她不僅擅長,也非常執迷與『人是如何走到這一天』的辯解與求索;而這句話本身即可以作為辻村深月風格的註腳。」日常中的小小惡意不斷層層疊疊,在人心最幽微的深處,上演一幕幕不可告人的劇碼。

究竟該把重點放在「小」還是「惡」?無論意念是什麼,終究是釀不成罪的「小」?抑或不論其大小,「惡」之意念終將帶來非比尋常的遺憾?我們邀請了幾位重度讀者,從他們讀過的小說裡,挖掘出更多的「小小惡意」。
今日諸事大吉
今日諸事大吉
沒有鑰匙的夢
沒有鑰匙的夢
太陽坐落之處
太陽坐落之處


〔讀者|O6〕戴偉傑
青空文化總編輯。清水祖師爺子弟,目前正積極鼓吹友人在中目黑的目黑川旁置產,無所事事、喜歡發懶和以柔軟的性格強迫他人完成自志,以及玩史努比、神魔之塔。


Q1. 日常之中,您會在哪一種時刻或情境特別無可容忍,進而萌生「小小惡意」?那「惡意」的具體形貌是?
戴偉傑:出題者問錯人了,以我的修養幾乎沒有無法容忍的時刻。好吧,硬要說,前陣子一隻踩到自己大便的狗,極度熱情地抬起牠的前腳往我身上抹來……,就在那一刻,不僅小小的惡意,我甚至萌生了殺意!只是,有鑒於身邊全是愛狗人士(老王原諒我!),我不敢造次,只好將恨意轉嫁到飼主身上,你們全都給我去XXX吧!

惡意是一種怨念,它的樣子應該是從黑暗中伸出來的一隻手,趁人不備推人一把;或是坐在你肩上的鬼,緊緊跟隨……

Q2. 當「小小惡意」萌生後,會透過哪些方式排解?
戴偉傑:個人比較念舊又傳統,因此還是會花時間紮個紙人用針狠狠地給它刺下去!(甄嬛也都這麼做的),或學學香港阿婆拿拖鞋打也是不錯的選擇。

Q3. 您編輯過的作品裡,哪個角色曾有過這樣「小小惡意」的心情?
戴偉傑:呃,原本想把最近編的《讓愛靠過來》《ST警視廳科學特搜班:青色調查檔案》硬拉進來,無奈一本是文體爽快的戀愛小說,一本是讀來很歡樂的警察小說,哪來的惡意啊(抓頭)。
冰點(上下套書)
冰點(上下套書)

所以若要舉印象最深刻的惡意,首推《冰點》裡的辻口啓造。為了報復妻子的不忠,竟去領養了殺女兇手的女兒,讓妻子全心全意地愛她,然後想在自己心裡暗爽:哼,妳愛的可是兇手的女兒呢!沒想到,真相竟被揭露,最後造成難以復合的悲劇。各位瞧瞧,這箇中的惡意有多麼陰險啊。嘖嘖,莫怪張惠妹會唱「最後的人傷我最深」哪。

Q4. 若「惡人」值得崇拜、值得同情、值得欣羨,您會推薦誰呢?
戴偉傑:我想鄭重推薦《神奇寶貝》裡的火箭隊。畢竟他們可是「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啊。

再見溪谷(電影書衣版)
再見溪谷(電影書衣版)
咦?小說裡的人物嗎?好吧,那我希望是《再見溪谷》的尾崎俊介。每每讀完,還是不由得同情他。雖然在15年前強暴了女主角,但讓她從此過上悲慘生活的,是社會上那些偽善、自以為高尚,有道德潔癖的「正常人」。惡意,有時往往都是自以為是的道德審判。只有一心想贖罪的尾崎俊介沒有對她另眼相待……他們是社會裡的邊緣人,他們希望重新來過。

我們原諒他們好嗎?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