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打開時空膠囊》林亮妏:電影已經跟我的人生攪和在一起了

  • 字級


林亮妏-1
(攝影/但以理)

開懷縱笑的林亮妏,自詡為家庭主婦,青春荒老,從前嚮往的自由給劃了邊界,幸而親愛的老公與兩歲大的寶貝女兒予她安穩依靠,勤勉照養小孩之餘,偶能偷空,將孩子暫寄娘家,投注心力於電影書寫上,雙邊皆是快樂時光。

打開時空膠囊:舊時代的電影青春物語
打開時空膠囊:舊時代的電影青春物語
兩年前,高雄市電影館每月出刊的館訊規劃開闢「大搜查線」專欄,以館藏文物為線索,鉤沉電影經緯,林亮妏乃該專欄寫手之一。而後館內起意擴充深化,於是有了《打開時空膠囊:舊時代的電影青春物語》這本書。文物是由電影衍生而來,這書不僅聚焦古早文物,更回歸源頭,以鮮活輕快的語言引介影史與縱橫其中的風雲人物。

「我一開始野心很大,想從這些文物和老電影看台灣電影史。」林亮妏坦言,她起初的企劃一板一眼,始於日治時代的默片,而後從1950、1960年代依序而下,一路爬梳台灣電影源流,孰料眾人一看,勸她三思,她才另闢蹊徑,擘畫「情愛歌舞」、「政宣愛國」,及「文物歷史」三大軸線,如此一來,既巧妙地藏了影史脈絡在裡頭,亦高調地突出她私心所愛。

早期青春歌舞片經典《曼波女郎》是林亮妏的心頭好,能歌善舞的葛蘭在片中飾演一位天真爛漫、活潑熱情的大學生,不禁讓林亮妏尋思,會否是自己對葛蘭所詮釋的人物形象有所投射,所以格外鍾意?「這部片是比較正面、勵志的,看這種電影真的會心情很好。」

葛蘭現年81歲,自小學習聲樂,1957年因《曼波女郎》一片走紅後,又接續主演多部電影,1964年宣告息影,轉而研習京劇,日後仍不時公開獻唱或表演。「早期這些香港女明星不是早逝,就是婚姻不順,但葛蘭既可以在她的領域發光發熱,又可以好好處理她的現實生活,把自己過得很好、很自在、很愉快。」林亮妏說,回溯起來,之所以喜歡這類型的電影、喜歡葛蘭,其實是有跡可循的,因為她也期許自己得以在工作領域上有所發揮,同時又能怡然自得地打理好現實種種,「喜歡的人、喜歡的事,其實投射了自己的意念和想像在裡面。」

輯一「唱歌跳舞.情情愛愛」最末篇寫的是讓她看到哭的《桂花巷》,林亮妏說,「我覺得那也是投射自己啦。」本片改編自蕭麗紅的小說,講述一個斷掌女人和生命中四個男人的故事,電影她早看過,但沒什麼深刻感觸,某一晚,她跟老公聊起這電影,他沒看過片,卻知道由吳念真填詞的同名片尾曲〈桂花巷〉,直讚歎歌詞寫得真好,單單幾句歌詞,道盡了女人一生。經他一說,三更半夜,待老公女兒皆入睡後,她又重看了一遍《桂花巷》,看到片尾,竟止不住猛掉眼淚。

「那就是電影藝術的力量在勾著你,看到一些自己可能沒有看到、或不想看到的部分。坦白說,我的人生就是挑著比較簡單容易的路在走。」她老公成長於高雄哈瑪星,自小與討海人家為鄰,見多了傳統婦女的辛勤付出,對於身不由己的命運及婚姻主題,自然有著比她深沉的領會,反觀自己,林亮妏的省思誠實得教人心驚,「我覺得自己從這個社會、身邊的人身上獲得太多了,我付出得很少。」

林亮妏-2
(攝影/但以理)

幸好眼淚擦乾抹淨,一覺醒來,她還是那個在電影中勤快尋寶的「幸福快樂的家庭主婦」。除了葛蘭主演的歌舞片,標榜「天然景禽獸裝台語童話故事片」的《大俠梅花鹿》、以及《舊情綿綿》中那名勇猛追求真愛的搞笑女配角也是林亮妏的菜,不由得好奇,老注意到這些搞笑的東西,反映的應該正是她的本性吧?「我覺得是耶!本性就是這樣啊!」此話一出,又是伴隨著一陣哈哈大笑,怎料,下一刻,她竟透露,以前她其實一直以為自己是「多愁善感的文藝少女」!自大學時期開始接觸所謂的藝術電影,讓她(誤)以為自己血液裡或多或少流竄著多愁善感的因子,後來自覺「要走出自己的路」,才有了如今這番天地。

「這本書對我意義重大,」林亮妏說得篤定而堅決。「之前我好像一直在轉來轉去,在電影這領域,我不是很抓得住自己比較擅長跟喜歡做什麼。」畢竟學電影者眾,總得各擅其場。她喜歡電影,也自知不專精於寫影評、做美學分析,卻始終不清楚自身的定位。直至支援《海埔十七番地:高雄大舞台戲院》一書寫作,須在短時間內寫就「電影本事」相關章節,才驚覺這是她的強項。

大俠梅花鹿 DVD
大俠梅花鹿 DVD
舊情綿綿 DVD
舊情綿綿 DVD
海埔十七番地:高雄大舞台戲院
海埔十七番地:高雄大舞台戲院

「到這本《打開時空膠囊》之後,總算知道什麼叫『享受工作』。」她從去年9月正式開始動筆,今年1月完稿,因先前已有「大搜查線」專欄寫作累積的基礎,加上又是興致所在,下筆頗為神速。「這真的是第一次覺得,每天早上好想趕快起床,把小孩弄一弄,然後趕快寫,再看看還有什麼好玩的東西,再查一些資料、看一些影片,找切入主題。」

書名訂為「打開時空膠囊」,書序卻以「我吞下的電影膠囊」為題,林亮妏說,從「打開」、「吞下」這兩個動詞的歧異,即可窺見她的心思。「『打開』雖然是一個主動的動作,但仍是以旁觀者的方式去看、去感受、去想像爸爸媽媽阿公阿嬤所經歷的電影年代;『吞下』則意味著,電影已經跟我的人生攪和在一起了,我不再只是單純地打開來展示給你看。」

她已經吞下了電影膠囊,電影的效力持續在她體內作用著,迷醉歡快的她,最盼望的,莫過邀約讀者一道同遊電影古堡。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懂武士的浪漫嗎?看「武士」如何成為日本作家使用不輟的題材

即使被形容成是一個「像黃昏一樣乏力的武士」,但為什麼他有真正活著的姿態?有著兩腳站穩於天地不求人的姿態?

35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