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即使放蕩不羈也要對人生負責

  • 字級


米果專欄

少爺
少爺
閱讀山崎豐子的小說,向來都得戰戰兢兢,因為有近代歷史的真實殘影,讀來往往無比沉重。然而這次閱讀這部以昭和初年的大阪船場知名和服襪商家的故事,卻是迷人又暢快。《少爺》裡的主角分明是花心多情的少爺啊,但是其花心的二十數年間,有其爽快愜意的一面,又有身不由己的悲哀,山崎豐子書寫這般人生似乎很上手,倘若在現實世界過著那樣的人生,光是收拾四處留情的殘局,應該也不輕鬆。

《少爺》寫於昭和34年(西元1959年),早於我出生的年代,然而彼時濃厚的大阪商業風華與大戶人家的規矩,以及茶屋藝伎舞伎和有錢人家老爺少爺之間的男女關係,山崎豐子寫來仍有紮實的取材縝密功夫,光是那些和服與配件的鉅細靡遺考究便令人讚歎不已。文字盡是飄著大阪氣味,不期然竟有閱讀張愛玲書寫上海豪門家族恩怨的既視感。

故事描述位於大阪船場的百年和服襪製造商「河內屋」,歷經前三代女系單傳,店主都靠招贅,直到第四代少爺喜久治喪父之後,才獨自扛起家計,卻一生受到母親與外祖母的牽制,從結婚、生子、納妾到風月場所玩樂的種種,既有放浪的率性又有規矩的妥協。可是少爺儘管放蕩不羈,卻也將人生與事業的責任一肩扛起,「即使沉迷女色,也必須成為一個擅長思考的人」。根據山崎豐子在小說後記的說明,「有錢人家的子弟頂多稱之為『少公子』(bon-bon),但是那些具有魄力、腳踏實地,就算花天酒地,仍然對人生負起應有責任的少公子,大阪人則是充滿敬愛的稱他們為『少爺』(bon-chi)。」

一開始,22歲的喜久治覺得父親很窩囊,對於家裡地位崇高且揮霍享樂的妻子與丈母娘,從來不敢吭聲,實在難以判斷是他氣度好,還是生性過於膽小。在喜久治的眼中,成為女系家族代表的外祖母與母親簡直是「產生了如同焚燒垃圾時感受到的嗆鼻反感跟警戒。」

外祖母和母親雖然是代代相傳的老店女繼承人,卻無法踏進店裡做生意,只能沉迷於華美考究的和服,或藉由率領女僕一起去觀劇茶屋玩樂,才足以發洩內心的怒氣。

未想父親臨終前,留給兒子喜久治的遺言竟是,「不能成為少公子,要當少爺;被男人騙無妨,千萬不能被女人欺騙……

少爺去茶屋和藝伎玩樂,愛上的女人各有脾氣風情,不管是替藝伎贖身,或是替她們購屋,只要到本家正式請安過的側室,相關費用都可以用「女眾費」的項目列入正式支出,這是大阪船場商家的規矩。喜久治的女人們,就算沒有正式婚姻的名分,但也關係到商家的面子,和服襪跟季節所需的和服都馬虎不得,倘若生子,禮金跟寄養家庭的安排也都要按照規矩。可是,一旦外頭的女人死去,身為旦那的丈夫卻不得送終,喜久治所處的女系家族和他自己的女人關係,便形成了弔詭的傾斜與諷刺的對比。男人們看似快意,女人們最終卻自由了。

然而,山崎豐子卻認為,具有這種大阪商家特色的少爺已經找不到了,其嚴格的家族制度與特殊的風俗習慣,也已經封印在舊時代。喜久治這個少爺從二十出頭到四十好幾,經歷戰爭的不景氣和火災燒盡百年老屋,仍然扛下和服襪的家業,甚至讓跟隨他的每個女人都有了選擇人生的自由,雖不是什麼值得鼓勵歌頌的美事,若從浪漫的愛情著眼,這小說故事讀來,真有舊歲月的蒼涼美感啊!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博客來獨家限量書封】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最新作品《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52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