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可以快遞「惡意」給不可原諒的人嗎?

  • 字級


米果專欄

《片桐酒舖的副業》是德永圭的小說,描述一家位於「澤北商店街」的小酒舖,除了賣酒的主要業務之外,還兼營副業,只要客戶指定,「任何東西都可以幫忙配送」。

片桐酒舖的副業
片桐酒舖的副業
「片桐章」是酒舖的二代目經營者,在父親倒下之後,離開職場,不僅承接酒舖生意,就連配送的副業也繼續下去。因為一個生命難以抹平的缺憾,他總是穿著上班族一樣的黑色西裝,表情有點難以親近。酒鋪有位喜歡做醬菜的婆婆幫忙顧店,生意好的時候,另外雇用一位生活費欠缺的大學生來打工。

客戶指定配送的東西千奇百怪,有死忠歌迷親手做的蛋糕,必須突破重重保全才能送抵演唱會休息室給天后級的偶像歌手;有爺爺送給孫子的烏龜,而且是活生生的烏龜,不是絨毛玩具,但媳婦對於爺爺送來的禮物,總是覺得很「麻煩」;有父母離異的小男孩自己做的勞作,要送給住院的母親,而小男孩可以支付的運費只有幾個銅板;有小女孩寫了一封信,指名要給七年後的自己;有老年被妻子感情背叛的男人,委託片桐酒舖將當年夫妻重要的定情物,丟向沖繩的海洋……

最困難的一項任務,則是一個在職場不得意的派遣OL,因為能力不好、體型肥胖、頻頻出錯,不斷被主管挑剔,被同事排擠,於是在片桐酒舖的網頁提出配送的請求,配送的標的物,是指名給主管的「惡意」。

口語或行動的歧視與詆毀,等同於職場集體霸凌,受歧視的OL已經忍無可忍,發現了片桐酒舖的宅配服務,標榜什麼物件都可以宅配,原本只是情緒性的下單,沒想到,片桐酒舖真的接單,也報價,並且確實執行了。

「妳的委託真特別,居然是『惡意』。請問有什麼比較具體的要求嗎?」
「我只是想要讓主管傷一下腦筋。」
「也就是說,妳希望能給這位先生一點厲害瞧瞧,是嗎?」
「是的。那傢伙完全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討人厭。我希望能有一個方法,可讓他也嚐嚐我心裡這股不知道該怎麼發洩的怒氣。老是只有我接受到這種待遇,那傢伙卻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在旁邊看戲,光想到我都要吐了。」
「可能是我多管閒事也說不定,這真的不是妳一時氣急攻心所下的決定嗎?我的意思是,一旦委託正式成立,這項宅配任務就會一直持續到對方求饒為止……那麼,具體的方法和道具就由我這邊全權處理了……請不用擔心,並不會對對方造成實質的傷害……本店的做法都是在人類能力所及的範圍內,而且是在不會違反法律的範圍內,請不用擔心。」


片桐酒舖的負責人,真的順利配送了「惡意」給那個主管,「惡意」的內容到底是什麼?足以讓主管每天都慘白著臉色出勤,黑眼圈逐漸加深,直到下單的派遣OL自動喊停。

讀完小說,我已經知道片桐酒舖宅配「惡意」的方法了,再重新翻回前頁,讀到以上那些對話,簡直拍案叫絕。但我不能透露詳情,畢竟,老派商店街的小酒舖,還是要靠這種人情味的副業繼續支撐下去,因為財團的連鎖事業來勢洶洶,幾乎要打垮這些街角獨立店鋪了。

作者德永圭在中文版自序裡面提到,2013年秋天第一次到台灣旅行,沒有參加旅行社的套裝行程,自己找飯店,搭捷運、公車,在小店看到附近的老太太聚在一起熱烈交談,阿公和孫子玩著木製玩具,車窗外的風景有種「懷舊感」,於是想起自己的奶奶家,而片桐酒舖的人物身上帶有的人情味,就和自己在台灣感受到的溫暖一模一樣。

其實,我也很想找類似片桐酒舖這樣的宅配快遞「惡意」給那些不可原諒的人,當然,也想快遞「溫暖」給那些正在努力的人。片桐酒舖的老闆啊,這宅配交易,應該可以成立吧!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博客來獨家限量書封】
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台北.同棲生活》,最新作品《13年不上班卻沒餓死的秘密》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2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