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Cure(上)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由於同名書很多,所以要事先說明一下,這本《The Cure》是美國作家Athol Dickson的小說。

近兩年酒駕肇事在台灣愈來愈得到重視,這很好,不過,追根究底起來,我覺得酒害的問題應該才是根本,因為酒鬼鬧事並不是只在駕駛座上而已,他回到家後經常也是家暴的來源,在國外,酒鬼放到社會上則常是遊民的來源。很多人一開始是藉著酒精逃離自己的問題或苦痛,久了就開始對它產生依賴,再更久之後他的人生逐漸完全失控了,他不再想要對誰負責,更完全無法對自己負責,到了這種程度時,傷人已經不算什麼了(即使對自己的親人,就更別說是路人了),運氣好的還能在家作威作福奴役妻小,運氣差的自然連家人也放棄他了,不是把他趕走任其自生自滅,要不就是家人自己離去另尋人生,然後酒鬼繼續喝到連房子都沒得保住,最後只能流浪街頭……

The Cure
The Cure
《The Cure》就是這樣的一個主題背景,男主角Riley Keep本來是個教授,有美麗的妻子和可愛的女兒,可是某種原因讓他開始沉迷於酒精,酒,導致他失去工作,也逐漸失去家庭,他的妻子事實上是個不離不棄的好女人,儘管她用盡方法試圖要老公脫離酒精,儘管她看見女兒厭惡著老是喝酒頹廢的爸爸,可是她卻從沒趕老公出家門,是Riley有著最後的那麼一點廉恥心,自己出走的。他知道他無法戰勝酒精,所以他選擇了離家,並且到了個離鄉很遠的地方當流浪漢。

Riley就這樣街友一當就當了好幾年,也有了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好友Brice。Brice自然也是個酒鬼,不過一場病後,他被醫生警告不能再喝酒,再喝必死無疑,Riley的人生中就只剩下這樣一個好友了,他不願失去Brice,可是身為酒鬼的自己也知道,不讓Brice喝酒等同和叫Brice去死沒有兩樣,於是Riley想起在街友們間流傳著的那個傳言──在緬因州一個叫做「都柏林」的小鎮上,有個能治好酒癮的藥方。而這個小鎮沒人比他們更熟悉,因為Riley和Brice就來自那裡。

就因為這樣,Riley決定拖著孱弱的Brice回鄉找那個希望,如果Brice再也沒有酒癮,自然就不用在給不給他酒之間兩難。Riley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從南到北終於把自己和Brice帶到都柏林(從佛羅里達到緬因州),入住一家收容所,收容所此刻擠滿了和Riley一樣聞風而來的遊民,不過這家收容所的管理人卻還是好心地收了Riley和Brice,畢竟這位老婦當初經營這個收容所,等的就是這一天啊……

不幸的是,Brice才到收容所沒多久就死了,因為像他這樣一個酒鬼忍不到奇蹟的到來,酒癮一犯,連櫃子裡的消毒用酒精都拿來喝,因而一命嗚呼。而Riley也沒多好,他不顧廉恥地去上了教堂,把做禮拜用的「聖血」(也就是酒)拿來自己灌到飽,甚至還從信徒的捐款籃子裡偷了一個看來飽滿的信封,他在為他未來的酒費做準備.……當然,他被趕出教堂了。這本小說真的把嗜酒如命的人那可憐可悲又可鄙寫得很真實,總是讓讀者不知該同情好還是該厭惡好,是的,他們是很可惡很沒救,但一個人能把自己搞得這麼面目可憎,毫無羞恥,「不能自己」,又何嘗不是很令人同情嘆息……

Riley偷到的信封並不是錢,裡面有一包藥粉和短信,說明這是可以治酒癮的解藥,匿名的捐贈者希望將這個祕方交由牧師來放送,治好那些流浪漢的酒癮。這本來是Riley回都柏林鎮的目的,不過現在他的朋友已經死了,他自己還醉臥在垃圾箱旁,已經入冬了,他其實想跟著朋友而去,成為路旁凍死屍之一,結果隔天醒來他沒死,所以他試了一點袋子裡的白藥粉,奇蹟地,他真的成功地脫離了酒癮!Riley於是拿著這包白粉回收容所大放送,沒多久就把藥都分完了,幾天後這些人都成為奇蹟的見證,那些當初沒拿到藥的,以及新來乍到求奇蹟的流浪漢們開始暴動,逼著Riley去弄更多的藥給他們,管理收容所的老婦也在這場暴動中受了傷並失蹤,警方於是逮捕了暴動的遊民並關閉了收容所。

都柏林鎮自從幾年前開始謠傳有著治酒癮的秘方後,從全美各州陸續湧入大批遊民來此,也由於這樣造成觀光客敬而遠之,這個小鎮的經濟和環境日衰一日,鎮長如今不幸就是Riley的前妻,她雖想振興本鎮的經濟,不過她和收容所的管理老婦一樣,都對遊民還有著人道關懷,不願趕盡殺絕,而這也導致鎮上其他權勢份子的不滿。Riley在那場暴動後被釋放,他也一夕成名,因為媒體也開始來追神秘治癒秘方一事,為免更多遊民前來,Riley被鎮上一個權勢人物載離都柏林,丟棄在荒郊野外,對方同時也警告他別再回都柏林,不過無處可去的Riley還是在寒冬中走回家了,是的,回家,回到他和前妻的家。

Riley不敢肖想破鏡重圓,更何況前妻現在看來已有男友,雖然對方是個歇業律師,不過電視上沸騰的神蹟新聞也給了Riley一個點子,Riley得到的那包藥粉雖已散盡,但那位匿名人士其實在紙條中有留下藥物的配方,他想,如果他能透過律師去和製藥商談判,至少他就有機會彌補他對前妻和女兒的愧欠。狀況,會是如他預期的那樣嗎?……

〔接下集〕

Bad conduct soils the finest ornament more than filth.
不良的行為比穢物更能玷污最精美的飾品。

She was thinking of leaving when Steve pulled his new truck into the space beside her and the die was cast.
當 Steve 把他的新卡車停進她旁邊的空位時她正想著離開,而且她心意已決(骰子已經擲下)

Well, I guess we'll have to agree to disagree on that.

我想在那件事上我們得同意保留各自意見
妙138
(圖/張妙如)



交換日記15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5》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04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