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人物專訪

貓奴注意!貓咪溢出!Pepe桑的貓咪人生

  • 字級


Pepe桑-1
(攝影/但以理)

Pepe 桑的貓咪人生
Pepe 桑的貓咪人生
來自日本福岡的Pepe Shimada,喜歡旅行、喜歡音樂、喜歡畫畫,大多時候大家稱他「Pepe桑」。他近年來以背包客的身分在台灣四處旅行,並將眼中的台灣印象,包括人與貓、西瓜、洗頭、摩托車都加進畫作裡,帶來一場貓咪滿溢的可愛旋風。會唱又會畫的他,今年四月出版了首張個人創作專輯《貓樂》,邀請黃建為蕭賀碩等音樂人聯手打造,最新推出的圖文作品《Pepe桑的貓咪人生》,則是以明亮溫暖的畫作搭配短篇文字,那是貓咪和動物們的幸福遊樂園。

採訪地點約在Pepe桑熟悉的藝文空間「安和65」,場地剛結束一個活動,店內的幾隻貓迫不及待露臉,忙著重新巡視領土。Pepe桑抱著烏克麗麗出現,戴著帽子和招牌眼鏡,洋溢著度假般的閒適。他喜歡在咖啡廳舉辦展覽,咖啡廳也成了他的行動工作室,在他眼中,台灣的咖啡店店員相較起日本,有種更無拘無束的自在感,他想起之前一趟台東旅行的咖啡店體驗,「本來以為在旁邊喝著咖啡的也是客人,但對方卻會然走到外面晒衣服,或是端了咖啡送過來。這種輕鬆的感覺,對我來說很舒服。」

遇見100%的貓咪:interview by Pepe桑
遇見100%的貓咪:
interview by Pepe桑
不只為了抵達目的地,旅行的過程對Pepe桑來說也是重點。他通常選擇巴士加鐵路的旅行方式,「我很喜歡坐火車,看窗外不斷改變的風景,看其他客人上下車。」他喜歡搭各種交通工具,甚至坐過野雞車,搖搖晃晃的過程,即使路途再長,他也樂在其中。「還有,台鐵跟高鐵的便當也是旅途中的一種享受。」他笑著補充。

旅行時,Pepe桑通常不設定主題,而是隨意觀看,期待與新事物碰撞出創作的靈光,旅途上遇見的貓咪們,也一隻一隻走進他的畫布裡。他習慣先做素描,等到要創作時,再回過頭翻閱整理,尋找靈感,或是從印象中直接截取作畫。「我以前也養貓,貓給我很多靈感,有種被貓幫助的感覺。」無論貓的種類、脾性,他什麼貓都愛,他畫的貓有的來自台東晃晃二手書店、有的來自安和65,當然也有路上遇見的,「不過我畫最多的是戴面具的貓,牠們就像蝙蝠俠一樣。」雖然他現在沒有養貓,貓仍舊是一直以來跟他最親近的動物,貓與生活緊密聯繫。

Pepe桑-5
Pepe桑最愛畫的面具貓(圖/Pepe桑)

Pepe桑筆下的貓都像人類,牠們會騎車、會看書、會刷唱盤,模樣生動可愛,他說這比較像「擬貓化」,而非擬人化。他解釋,「比如看到幫我拍照的人,我會想像如果把對方畫成拍照的貓會怎麼樣。也可能把電腦想成貓咪,把桌上的木紋變成貓身上的紋路。」並非貓咪限定,他有時也會畫成北極熊、大象、小豬等其他動物,想到什麼就畫什麼,只是想到貓的時候總是比較多。

Pepe桑-3
Pepe桑-4
除了貓咪,各種動物都可能是Pepe桑的主角(圖/Pepe桑)

Pepe Shimada / 貓樂
Pepe Shimada / 貓樂
我畫畫的過程會有更多想法跑出來,三天三夜都不夠畫。」Pepe桑說,素描是平日的準備功課,在旅行中、在稍事休息的日常生活不斷累積,等到創作的時候再拿出來參考,從中尋找下一幅畫的靈感。「因為不可能一天內就完成一幅,所以我畫的時候,不一定只會畫一幅,可能會三幅一起畫。」過程中想到其他素材,就陸續加進去,不只是擬貓化,他更希望不斷創造出有趣的融合方式、連自己都沒想到的組合。

如同Pepe桑的創作內容,提起自己,他也常使用貓咪作為譬喻,他認為自己就像野貓,無拘無束,非常隨性,早上起床開始畫畫,下午喝茶,晚上就去看場電影。「不過我也可能一整天都在畫廊裡工作,或是看一整天的電影。」即使在訪問的中途,Pepe桑還是難免被周遭走動的貓咪吸引,忍不住分神觀察貓咪的一舉一動。問他想變成貓嗎?Pepe桑笑咪咪地說,「我已經是貓了。」在那樣的笑容底下,他似乎擁有一條看不見的貓尾巴,早已繞在腳邊妥善收好。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養寵物的時刻又苦又甜,動物真的能夠愛我們嗎?給飼主的推薦文章

相處的時光有時幸福有時失落(尤其是貓都叫不來的時候),選擇把一部分人生與寵物度過的你,這些心事想與你共享。

180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