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事態嚴重時,政府絕對不會告訴你……電影《希望之國》

  • 字級


米果專欄

村上收音機 2:大蕪菁、難挑的酪梨
村上收音機 2:大蕪菁、難挑的酪梨
週末早晨,讀了《村上收音機2》其中一個篇章,提到二次世界大戰時,主持原子彈研究開發的猶太裔美國物理學家,被譽為「原子彈之父」的「奧本海默」,「雖是個腦筋極好的天才,唯獨缺乏政治感覺。能專注研製出原子彈固然很好,但是看到那實驗結果卻臉色慘白地說『我製造出來的東西竟然這麼可怕嗎?』當原子彈被投擲到廣島之後,他對當時的杜魯門總統說,『我的雙手沾滿了血』,可是總統面不改色,遞給他折疊得整整齊齊的手帕說『用這個擦擦』」,村上春樹下了一個註解:「政治家真厲害啊!

週末下午,我來到距離核電廠40公里的台北繁華市中心,觀賞園子溫導演的電影作品,《希望之國》

其實不是「觀賞」,而是,學習。或者,與「觀賞」不同層次的,關於Reset或Upgrade的,類似那樣的感覺。

貢寮你好嗎?
貢寮你好嗎?
我的第一次反核影片啟蒙,其實在2005年,崔愫欣的紀錄片《貢寮,你好嗎》,之後就即刻寫了一篇〈貢寮,你好嗎?台灣,你好嗎?〉

因為日本311地震引發後續的福島電廠核災,距離核電廠最近的福島縣某些小市町,被畫為強制疏散區之後,成為永遠回不去的家園。我看過一些紀錄片,讀過一些文字與影像資料,再重新回頭看自己7年前寫的文章,有著微妙的疼痛,彷彿,當時的自己沒有多點努力,因而十分自責。

如果那不是核災,而是人生與家族的生離死別層次呢?偶爾我這麼想,但是日本導演園子溫,也想到了,甚至拍成電影,真好。

在日本,大家都認為我很另類,甚至有點變態,一直忽略我的存在,但我不會停止拍核災、震災題材……」在金馬影展的映後座談,這位「非商業典型」的鬼才導演這麼說。

雖是劇情片,雖是虛構的某個叫做「長島」的地方,故事當中,「福島核災」已經變成一個歷史的警示,但是編寫劇本的園子溫導演說,他在災後的福島停留了半年多,每一個情節,甚至每一句台詞,都不是「空想」而來的,而是實際發生的事,真實從災民口中聽到的話。

核電廠爆炸時,多少公里才是安全距離?20公里?40公里?或更長的距離?封鎖線的內外,共同呼吸的空氣與飲水,即使只有一公分相隔,就保證安全嗎?

這不是劇情片,這是複製與整理了真實發生在日本311震災後的福島核災現況。不肯撤離的酪農夫婦;回到海嘯現場尋找家人的女孩;為了生育下一代因而撤離的年輕夫妻;以及,倉促收拾行李,以為只要兩、三天就可以返家,卻從此回不去的危險區域住民;以及避難所之中,早先贊成核電廠興建的鄰居被眾人咒罵為「元兇」,而「元兇」再指責其他人,「當初你也收了禮物啊」……

那不是距離的問題,而是與自己生命相關的有形無形財產,硬生生被抽離的痛苦,但是「事態最嚴重的時候,政府什麼都不會告訴你」,這句話從劇中主角小野先生的口中說出時,我在戲院當中,沉重到渾身癱軟。

希望之國
電影之中,年輕的孕婦開始穿防護衣,戴口罩,在超市隨時拿檢測器檢驗蔬果的輻射含量,戲院觀眾竟然爆出笑聲,好像看了什麼喜劇電影,我對那樣的集體笑聲,開始擔憂了起來。

這樣的行為汙辱了我們的家園……」開始接受政府和媒體的輻射安全無虞說法的其他住民,對於輻射恐慌者發出如此抗議的聲音。加油站不願意替來自災區的車輛加油,因為他們不想「被輻射污染」。從災區來到所謂「安全區」避難的孩子,則是遭到同學霸凌。甚至,醫師沒有說實話,「輻射被爆」的真相被「安全安心」的宣傳政策包裹,遮掩多數災區小孩已經遭到輻射污染的事實。

電影的襯底音樂是馬勒交響曲第10號第一樂章,園子溫導演說,「平淡過日子不會浮現希望,當你絕望,才有期盼,這是一股活下去的力量。日本現在是個絕望之國,但對我來說也是希望,保持這樣的心,才能繼續走下去。我不想捏造一個很假的希望,實際上並非如此,片尾小孩喊著「一步一步」往前走,現狀是絕望的,但每踏出一步就有希望……

啊,我懂了,我終於知道命名為《希望之國》的用意了。電影並沒有清楚批判核能政策的好壞,卻給了絕望之下生存的人,應該去做點什麼的使命,因為,「現狀是絕望的」,想辦法踏出一步,做點什麼,也許就有希望。

1945年8月6日,一枚原子彈在廣島上空爆炸,有30多萬人喪生,幾天之後,另一枚原子彈在長崎上空爆炸,超過13萬人罹難。一星期後,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而兩個月後,美國陸軍授予研發原子彈的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榮譽狀。人稱「原子彈之父」的奧本海默致答詞時,語出驚人,說了這麼一段話:
如果原子彈被一個好戰的世界用於擴充它的軍備,或被準備發動戰爭的國家用於武裝自己,屆時人類將要詛咒洛斯阿拉莫斯的名字與廣島事件。全世界人民必須團結,否則人類將毀滅自己……

村上春樹曾經在311地震後的一次得獎演說之中,提到日本在戰後興建核電廠,是對廣島和長崎核爆罹難者最大的背叛。而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一定沒想到,原子力,也就是我們說的核能,即使不用來擴充軍備與發動戰爭,還是披著「促進用電福祉」的甜美外衣,毀了車諾比與福島最鄰近電廠的幾個村町,那是比戰爭還要恐怖的侵略,那是看不見的戰役,「全世界人民必須團結,否則人類將毀滅自己……

台灣有全世界最危險的核電廠,政府一方面說,「除非保證在安全無虞的狀況之下,核四不會商轉」,一方面卻像騙子一般,不斷砸下天文數字的預算,我想起《希望之國》那位堅持不撤離的酪農說的,「國家、鄉市、村鎮、或是首長,誰都不能輕易相信。

新寶島康樂隊 / 第狗張
新寶島康樂隊 / 第狗張
可以請那些贊成通過核四追加預算的立委來看這部片子嗎?不過這些人也許如同陳昇的新歌說的,投下贊成票的人,都以為核四是柴油發電吧!

這部電影,因為觸及核電的敏感問題,部分日方資金縮手,後來靠台灣與英國的資金挹注才能完成,再怎麼樣,台灣的觀眾,也不應該缺席才對。


園子溫導演專訪


《希望之國》電影預告







台北.同棲生活
台北.同棲生活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著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最新作品《台北.同棲生活》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進入日本詩人谷川俊太郎的詩作世界

日本國民詩人谷川俊太郎1952年以《二十億光年的孤獨》詩集出道,至今累積許多經典作品。其中〈活著〉一詩在311東日本大地震之後膾炙人心。透過谷川俊太郎的專訪、《活著》改編繪本的讀書筆記、將其作品中譯的譯者訪談等內容,全面性的認識這位具代表性的詩人。

168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