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嚇!有屍體~瓢蟲與殺手們的新幹線大亂鬥

  • 字級


米果專欄
 
開始讀伊坂幸太郎的小說之前,就像站在清早的迪士尼樂園等待開園,不曉得是米老鼠還是唐老鴨會先跳出來,當然不是屬於「歡樂」的那種等級,伊坂特有的碎唸功力其實有其魅力,歡樂之餘,心頭會有點澀,即使一整本書的份量不是太輕鬆,但是一開動之後,就很難停住了,非得一鼓作氣讀完不可

瓢蟲
瓢蟲
《瓢蟲》應該是《蚱蜢》的後傳,可是我卻錯過蚱蜢,直接跟瓢蟲對決了。唉,犯這種錯誤也不是第一次,譬如應該先讀過《魔王》再來讀《摩登時代》,我也錯過魔王就跳到摩登時代,但絲毫沒有錯過上半場的違和感,因為已經習慣伊坂幸太郎的節奏與球路了嗎?也許是吧!還是要找機會回頭的,畢竟補足了,才成敬意啊!

總之,某日高鐵南下列車,開始閱讀《瓢蟲》,這真是個糟糕的巧合啊!

故事背景設定在一列從東京出發的東北新幹線,終點在盛岡。車廂內,被黑道老大委任救出被綁架的少爺,同時還搶回裝滿贖金的行李箱,有著「蜜柑+檸檬」暱稱的水果殺手二人組,只要把人和行李箱送抵終點站就完成任務,但是少爺突然死了,行李箱也不見了。熱愛文學的「蜜柑」是個謹慎細膩的A型人,熟知湯瑪士小火車的「檸檬」是個樂天的B型人,蜜柑開始滔滔不絕轉述中意的小說文章,就是生氣的前兆,而檸檬開始講述湯瑪士小火車的伙伴與特質時,簡直讓人忘記他的殺手身分,畢竟殺手還能熟記玩具產品說明書,總覺得有點可愛。

另一位恰好也接了任務的殺手,綽號「瓢蟲」的七尾先生,經紀人叫「真莉亞」,殺手業務也有層層轉包,不是每次都要殺人,但是瓢蟲的運氣太差,搞得非要殺人收場才行。譬如某任務只要到推出新產品的速食店,吃了漢堡,大喊一聲「真是好吃到爆炸」,看起來是廣告置入行銷的輕鬆案子,沒想到瓢蟲喊過經紀人交代的口號之後,速食店就真的爆炸了。

這次瓢蟲被經紀人交付的任務就是搭上東京車站出發的東北新幹線,從某車廂行李置放處竊取某行李箱,在上野車站下車,預計只要5分鐘,拉著行李箱,交給業主,就完成了。但是一連串「不幸運」的偶然與巧合,瓢蟲直到終點站盛岡都無法下車,甚至還不小心扭斷幾個人的脖子,跟水果二人組在新幹線列車展開殺人大亂鬥,屍體數目不斷增加,屍體也有擺在車廂靠窗位子偽裝成熟睡或喝醉的乘客,也有塞進廁所直到滿出來,至於那個裝滿鈔票的行李箱,則是成為殺手之間亂鬥與談條件的籌碼,一直無法下車的瓢蟲到後來放棄掙扎了,「我住在新幹線裡,沒辦法在任何一站下車,大概是被詛咒了吧……每次想要下車,都一定會出意外,我已經前前後後在這裡被困了十年……(瓢蟲是開玩笑的,但是殺手在極度絕望之下還有心情開玩笑,真是讓人敬佩)

喔,對了,車廂內,還有一個外表無邪的國中生「王子」,以及一位行動遭到國中生控制的酒鬼大叔「木村」,酒鬼大叔跟國中生有些恩怨,原本打算拿著加裝了滅音器的手槍轟掉國中生之後就離開,卻被國中生電擊綑綁要脅,唉,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在東北新幹線嗎?我看著高鐵車廂,開始疑神疑鬼了,我甚至擔心放在車廂前方的行李箱是否被瓢蟲偷走,還有,前座倘若有個國中生,他也會跟小說裡面的那位「王子」一樣,回頭問我,「為什麼不可以殺人嗎?」「發動戰爭的國家與執行死刑的國家,不也殺人嗎?」

新幹線,一路往北,屍體數目一直增加……等等,這不是殺手的遊戲,這是一則諷刺挖苦國家權力的寓言,我發現伊坂幸太郎的用意了。

許多統治者都長於此道,他們隱藏自己的意圖,不說出這輛列車的終點在哪裡,極為自然的搬運乘客,乘客其實可以在中途下車,但盡量不讓他們發現這個事實,裝作自然地讓列車通過。當人們後悔『早知道那時候就下車了』的時候,都已經太遲了。無論是大屠殺還是戰爭,或是對自己毫無益處的條文修訂,幾乎都是『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變成這樣了』、『早知道會變成這樣,我就反抗了。』(不寒而慄,對吧?!)

總之要讓人把『根本不對的事』當成『對』的,是很簡單的。而且國家和政治家當時或許也深信那樣就是『對』的,沒打算騙人也說不定……操控國家的不是政治家,是政治家以外的力量,官僚或企業代表等,是這些人的意志在推動社會。不過這些人是不會上電視的,一般人只會看到電視報紙上的政治家臉孔和表現,這對躲在他們背後的人來說正方便。(這不是小說的對白,不是新幹線上的大人與國中生的交談了,這是台灣現狀吧?)

伊坂幸太郎筆下的東北新幹線列車儼然就是一個黑吃黑的移動式密室,殺手與殺手之間的對話,互相把槍瞄準對方的腦袋,或國中生與大人之間的勢力翻轉,其實就是黑吃黑的國家政治權力縮影。伊坂幸太郎甚至把戰爭、死刑、核電問題,借位在殺手的大亂鬥之中,殺手反倒成為弱勢,成為被操控的棋子,甚至,有點可愛,令人同情,都已經來到窮途末日了,還是堅持「水分和營養,該補充的時候就該補充,廁所也是」,這是弱勢者的掙扎吧,我想。

總之,下次有機會搭乘新幹線,可能要小心一點,即使是高鐵列車,也不要掉以輕心,但是我們所無法掙脫的這個國家組織儼然就是殺人密室車廂了,只是權力者如何動手,弱勢者如何遭到殺戮,已經不是扭斷脖子或安裝了消音器的手槍那種等級的武器了。



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最新作品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86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