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The City & The City(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有幾個規則依然要在這裡先提出來說明。上回說,Breach專司違規越界問題,但這兩城對於違規越界的定義,可不只是居民非法跨過「兩城邊界」,到達另一邊這麼簡單而已,這違法越界的定義包括從人的舉止所製造出的延伸物,比如說,住在貝澤爾的小明如果在沒超出自己身處的貝澤爾的境內,對邊界另一頭的烏廓瑪的小莉吐口水,這樣就算違規越界了,因為不論是住在哪一邊的居民,本來就該對另一邊的人事物都視而不見(所以眼睛超時對上了,也是犯法的),更何況小明不只是看了小莉,還讓他的口水(或武器)飛出國界了呢!
(對不起,我真的覺得這本書裡兩城的法律實在是太荒謬、太好笑了啊!)

The City & the City
The City & the City
再者,其實兩城的邊界也有模糊地帶,它們城中各自分有「完全區」、「交疊區」和「爭議區」等。完全區就不用解釋了,就是沒有領土爭議,完全屬於各自政府人民之管轄的區域;而交疊區就是兩邊人民都有混居之區域,不過即使不是直線切割,各自領土界線還算是清楚的,就算馬路的另一邊就已經是另一國,也依然清楚;爭議區也是有兩邊人民混住,不過雙方對於領土界線至今還沒有共識,還有爭議。從這樣的分類當然可推估,交疊區和爭議區都是位在兩城的邊界線上,這裡往往會混雜著兩邊居民,所以大家要極力讓自己對對方的人事物視而不見,走路當然也不能隨便越入模糊地帶。還有,像泰亞鐸督察從貝澤爾來到烏廓瑪辦案(合法入境),儘管他是貝澤爾人,他入境烏廓瑪之後就反而要對自己貝澤爾的人事物視而不見,也不能隨便回其實就在不遠之處的他家,總之,你身處於哪一國就要遵守該國法律,即便是觀光客。

然後可以繼續說命案進展了。瑪哈莉亞為何被殺,調查下去自然是發現她樹敵太多,什麼樣的敵人呢?其實瑪哈莉亞曾有一段時間對於兩城分裂的歷史很有興趣,她更著迷於Orciny的傳說──一個不為人知的第三個城市,傳說界於貝澤爾和烏廓瑪之間,有一個雙方都各自以為是對方領土的地方,這第三個城市的居民非常低調地活著,他們讓兩邊的人民都誤以為自己是另一邊的人民,而實際上他們是屬於自己的Orciny人。

被謀殺的城市
被謀殺的城市
老一輩的人自然有聽過Orciny的傳說,但他們並不相信這是真的,只當它是個兒時故事書裡的奇幻故事,而年輕一代的很多人甚至連聽都沒聽說過有Orciny。瑪哈莉亞為了尋找傳說中的Orciny,她混入了不少雙城裡的政治地下組織查資訊,包括兩邊各自想追求雙城統一的統派,以及有其他政治理念的各秘密黨派,而她拚命挖掘大家的機密之舉動,自然是把所有的人都惹毛了,因為多數的政治教派其秘密的活動或對外聯絡並不合法,他們也許都有自己的中心理念和理想,可是在目前雙城的法律下,他們都盡力避免被抓到進行違規之舉。他們也並不知瑪哈莉亞是否在幫哪個黨派或機構做間諜,就算瑪哈莉亞誠實表明她自己的動機,誰又能知道那是否只是她自我掩護的藉詞?更何況,探查Orciny本身就有非法之嫌……

不過,瑪哈莉亞死亡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是乖乖跟著指導教授考古,她似乎並沒有偷回貝澤爾的違規越界行為(不然早該被Breach給人間蒸發了),泰亞鐸督察感到納悶的是,瑪哈莉亞似乎早在幾年前就停止了她對Orciny的興趣,因為其實這裡有另一個教授鮑登才是研究Orciny的專人,但瑪哈莉亞沒有請鮑登做她的指導教授,反而和另一位南西教授開始挖古。如果瑪哈莉亞早已停止她危險的秘密調查,何以還是遇害了?而正在此時,瑪哈莉亞最要好的朋友尤蘭達竟然失蹤了,尤蘭達對於Orciny的興趣也不亞於瑪哈莉亞,她和瑪哈莉亞一向無所不談,而且她的指導教授正是鮑登本人,而鮑登沒多久也收到一個包裹炸彈!一切都指向同一個方位:追查Orciny,而且可能知道其秘密的人,正在被滅口中……

難道Orciny真的存在?為了保護它自己的秘密,不惜殺人滅口?因為,繼尤蘭達失蹤之後,沒被炸到的鮑登教授也失蹤了,想當初,瑪哈莉亞也是先失蹤一段時日之後,屍體才被人發現在貝澤爾,Orciny如果真的存在的話,它的神能顯然也不下於Breach。

不過還好尤蘭達沒死,不只,鮑登教授也沒死,他們兩個人都太害怕Orciny的神通鬼大,各自偷偷溜去躲藏起來了。泰亞鐸督察使計找到尤蘭達,尤蘭達說出瑪哈莉亞死前似乎已經解開Orciny之謎,不過為了好友的安全,她並沒有將Orciny的事全告訴尤蘭達,她感覺她身陷危險,她很害怕,如今瑪哈莉亞已死,尤蘭達也開始害怕起來,任何知道Orciny的,似乎只有死路一條,哪怕是根本還不清楚Orciny的全貌的人,如今泰亞鐸督察也已經知道這事了,這代表他自己也有生命危險!

泰亞鐸督察於是決定想辦法帶著尤蘭達,甚至鮑登也一起逃出烏廓瑪,雖然他們在貝澤爾一樣會有危險,不過那裡起碼是他熟知的地盤,他有更多的人脈和權力偷助大家平安地永離雙城,可是他不確定自己有能力帶著兩人逃出烏廓瑪,所以他想起了Breach!如果他帶著兩人故意違法越界,Breach自然會立刻到來,讓Breach去和Orciny較勁,神力和神力抗衡,不是比較有勝算?可是不,因為,尤蘭達認為,Orciny其實就是Breach……
(故事當然不結束於此,不過我決定只講到此。)

其實我覺得這本書……很不錯,我對這雙城荒謬的法律笑得有多大聲,後面的明覺就有多深銳……因為闔上書的那一刻,我是想著,真實的人治世界何嘗沒有那麼荒謬?我們之所以不察覺,只是因為,我們從出生以來就在這樣的世界中學習如何生存,這和雙城人民自小學習怎樣對彼此視而不見又有何大差別?我們的世界一直以來也就是我們知道的這樣,如果今天有個外星人來看地球人怎樣生活,他何嘗不會像我大笑雙城居民一樣地大笑著地球人?作者柴納.米耶維China Mieville)何以要在真實的世界中嵌上這麼奇怪的The City & The City,難道他沒有要製造出一個讓人能輕易抽脫現實,好好反視自己所處的人治世界的意圖嗎?

泰亞鐸督察,後來因為在烏廓瑪的交疊區開槍打死在貝澤爾奔逃的殺手(這段實在太好笑了!你能想像貓和老鼠於法不能互看,也不能隨便越界,卻還要一追一逃的樣子嗎!),泰亞鐸擊發的子彈當然是違法越界,他當場被Breach抓去,最後只得告別前塵舊世,成為Breach的一員。

尾聲時,Breach告訴他,讓兩城一直維持著分裂的,並不只是Breach,事實上如果不是貝澤爾和烏廓瑪的全體人民的協力,誰都無法讓它們保持分離……是啊,人們要分要離都有它無法合的原因,其實,什麼時後真正輪到神或第三強權來介入了?不一直就是我們自己集體意志的決定嗎!……當塵埃落定後,你能看得清楚自己為什麼要在荒謬的世上守法或不得不違法,你能知道那條邊界線的重要性嗎?

(本書之繁體中文版《被謀殺的城市》由謬思出版社發行)


So when this lot get drunk or whatever, don't they egg each other on to go stand in a crosshatch bit of the park?
當這批人喝醉酒或諸如此類的,他們難道不會慫恿彼此去站在這公園的交疊區的某一角?

What I object to is you cutting me out then coming the “How could you”?
我抗議的是你先把我排除在外卻反過來問我「你怎能這樣」?
(註:這一段是泰亞鐸被他在烏廓瑪的搭擋指責他都不分享偵查進展,我一直以為我就要讀到「惡人先告狀」的英文說法,結果,只是如上而已。不過還是寫出來讓大家參考。)

Serious, Walls have ears.
認真的,隔牆有耳
妙97
(圖/張妙如)

Is something more invisible if there are no others around, or if it is one of many?
一件東西是單獨時會比較不顯眼,還是在許多東西之中?

"I'm tired of this." I stood. "Really." I turned. "This is wearing."
「我厭倦這了。」我站著說。「真的。」我轉身。「這太磨人了。」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部28年前的漫畫為何到今日仍然前衛?重讀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

被書迷、影迷譽為經典不是沒有道理,即便誕生至今已過20多年,現在重看仍能感受到原作中前衛的世界觀......隨著漫畫重新出版以及真人版電影上映的,一起重新體會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的魅力!

263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