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作家讀書筆記

在改變世界前,就先被犧牲的女人們──讀《我是金智恩》與《您已登入N號房》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我是金智恩》
《您已登入N號房》兩本書,分別描述了兩件韓國具有指標性的性暴力、性別歧視與不平等的重大事件,二書的作者都並非旁觀的第三者,而是與事件切身相關的當事人。《我是金智恩》作者是韓國#Metoo運動中,上新聞節目現身講述自己被上司安熙正性騷擾與性侵的金智恩本人,當時安熙正是忠清南道知事,有著相當良好的政治名聲,並被認定為下一屆總統的熱門候選人;《您已登入N號房》作者「追蹤團火花」則是獨立記者團體,兩人在大學時因為製作報名新聞獎的專題,發現了「N號房」的存在,成為韓國史上最大網路性犯罪的吹哨者,並在N號房與博士房等案見諸於主流媒體後,持續在網路上以自媒體的方式傳遞正確的消息及資訊,目前也持續在追蹤其他網路性犯罪案件。

讀這兩本書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並不是說作者或譯者的文筆不好,相反的,無論是追蹤團火花或金智恩,都以超乎我們所能想像的理智和堅忍,用流暢的文筆描述發生自己身上以及他們看到的悲劇。但當你意識到那些事,每一件,都曾經真實發生在世界上,就覺得自己再閱讀下去,實在難以呼吸。

【韓國性暴力事件全紀錄套書】我是金智恩+您已登入N號房

【韓國性暴力事件全紀錄套書】我是金智恩+您已登入N號房

在「大事」面前不值一提的小事

其中最讓我坐立難安的,是那些我們認為可以改變世界的東西,像Telegram本來是為了抵抗威權監控而生,標榜「永不審查」的通訊軟體,是極具社運個性的平台。在香港反送中抗爭中,也看到Telegram讓對抗威權體制的社運人士,在網路上有了安心傳遞訊息的空間。可是,這個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的軟體,卻成為一群女人與女孩的惡夢與監牢,讓她們困在某群男人的剝削與控制下,幾乎永恆地承受著無法被追蹤的暴力。

金智恩在一審陳述中提到,她最痛苦的,莫過於被告的表裡不一。安熙正做為當時韓國自由派的政治人物代表,一直以來強調民主、人權、溝通與性別平等,書中其他人也提到,安熙正可說是韓國最能代表進步價值的候選人之一,可是他卻濫用自己在職位跟政治上的權力,不僅對受害者進行性暴力與剝削,還創造不友善的勞動環境,讓受害者不得不時時顧慮自己那不穩定的工作與聘僱關係,而不敢對外求援。金智恩,以及書中許多受到安熙正政治理念號召卻感到失望的同行者,在討論到自己為什麼會加入安的陣容,都提到自己感受到安熙正想要改變世界的信念,深深相信這個人可以改變世界,於是選擇追隨他;諷刺的是,在改變世界的這個大事之前,身為幕僚的他們,有許多「小事」就這樣被忽略了。

\\安熙正曾是進步價值代表,卻以權勢對受害者進行性暴力與剝削//


為什麼你們沒有站在受害者旁邊?

他們忽略了自身的勞動權益、在政治場域裡屢見不鮮的性騷擾、上司不合理的要求,以及,「做為一個人」的良心。書中有一段是支持金智恩的同事在接受媒體訪談時的紀錄,當媒體詢問該名同事,為什麼選擇站在受害者身邊時,他說:

我並不只是為了政治人物工作,而是因為安熙正是大韓民國標榜最進步價值觀的政治人物......我對安熙正提倡的價值,關於女性與弱勢族群都深表贊同,所以才支持他,從首爾到忠南工作。基於我追求的價值與真心,發生這種事,我理所當然要站在受害者身邊。......但現在倒想問問其他人,為什麼你們沒有站在受害者身旁?至少我以為我們是信奉同樣價值、以為我們是邁向相同目標......」(P.203)

這問題問得真好,如果那些替安熙正工作的人,真心相信擁戴安熙正所相信的價值(安熙正還沒被揭發前,甚至表態支持#Metoo,但他卻威脅受害者不可以參與#Metoo,並再次強暴),如果這些人真的相信性別平等、培力且關注弱勢族群、支持勞動權益等「進步價值」,為什麼,他們沒有站在受害者旁邊?

同樣的問題,我也想問Telegram的經營者,做為曾經遭受威權政府監控的受害者,他們難道不應該理解,面對這種權力不對等的監控時,人們難以反抗嗎?難道不知道這群女人與女孩所面臨的,跟他們曾經遭遇的一樣,是來自極度暴力的監視與宰制嗎?他們為什麼沒有辦法站在受害者身邊?

又為什麼這些為了改變世界而生的發明與價值,變成了女人惡夢的搖籃?

看似中立卻不平等的事與物

或許我們目前尚不得而知,但我們能夠看見的是,技術、體制與價值並非如同我們想像的那麼中立平等。在N號房事件中,我們看到所謂「自由的」網路,對於女人跟男人、女孩跟男孩,其自由與個資保障完全不對等,甚至有害於女人與女孩的自由。當N號房事件爆發時,大多數人卻選擇先箝制女性的網路言論自由,例如,指責受害者曾在網路上發布過暴露照片所以才被威脅;或告誡身邊女性要格外小心使用網路以免透漏個資,卻甚少去限制加害者或針對男性網路使用者加強教育。

網路上的強暴文化無處不在,不僅韓國,在台灣也是,當「盆栽要剪,女人要扁」變成哏,嗆女人「回去當洗衣機」是可以的網路文化,便是在鼓勵網路裡的男性去輕視與踐踏女性。

網路上的人格不是虛構的,暴力就更不是。可是我們無須太過悲觀,網路雖然讓男人對於女人的暴力與監控無遠弗屆,同時也讓女人在網路上尋找到同伴。無論是「追蹤團火花」用自媒體為自己跟受害者發聲,還是金智恩在社群媒體上找到了支持自己的人,網路也提供了互相陪伴與培力的可能。上述所提到的體制、價值與技術皆然,如果我們抱持著互相協助與連結的可能,這些工具都有可能重新成為每一個金智恩、每一個N號房受害者的力量。

直視暴力,凝聚改變世界的力量

兩本書都有許多可以深論著力之處,例如,金智恩與N號房受害者所遭受的壓迫,都來自於一個整體的性別暴力,從勞動到身體、再到對於女性的性與汙名;又或是這兩起案件中,施暴男性所展現的,是認為自己比女性更優越、有「資格」擁有女性,即使暴行被揭發,這種心態仍然沒有消失。而我在前面提到的,這些女性受暴事件被認為是小事,部分原因也來自於韓國社會「為了男人的前途或偉大目標」,連帶包容了他們的醜聞。

我所描述的不過是這兩本書的一星半點,而這兩本書或許也僅是這個世界對於女人仇視與暴力的一星半點。所以我們都應該直視它,避免下一個我們期待促成改變世界的那些美好事物,再次成為女人與女孩的夢魘。

我是金智恩 (電子書)

我是金智恩 (電子書)

您已登入N號房 (電子書)

您已登入N號房 (電子書)


蔡宜文
七年級,清大社會所畢,前上班族,現為家庭主婦、自宅警備員、自由作家。研究興趣為親密關係、情感教育。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李琴峰特輯】作家是永遠的異鄉人:首位獲得日本芥川獎的臺灣作家 李琴峰

「之所以能存活之今,我仰賴的是知識與文學的力量。知識賦予我客觀視野,使我得以抽離自身體驗,在時間與空間上拉開距離,客觀看待自身的處境與狀況,同時也獲得了摸索自身苦痛根源的線索;文學則賜予我表達的手段,使我得以將自身的絕望、無力、憤怒、憎恨、憂煩、苦悶等主觀情緒,加以消化昇華。」─摘自李琴峰獲獎演說文

17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