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4月號 他的心被炸出巨大黑洞,洞裡是無法化為灰燼的灼人秘密

  • 字級

博客來會員只要於2021/04/21~2021/05/06讀完此篇獨家試讀內容,並前往《成為真正的人(minBunun)》書籍商品頁的我要寫評鑑,留下一篇200字以上書評(需登入會員),並在書評的第一段加上#我是試讀偵探,即可參加評選,活動結束後由博客來選出10篇優秀書評,各致贈1組100元E-Coupon,共10名。(詳細辦法請見活動頁最下方)
獨家試讀內容!故事由此開始↓↓↓↓↓

P.1

多少次了,他痛哭失聲,躲在無人知曉的角落是他要的,能讓卡在心眼的淚水流出來。不久,他看見一團黑影游進他眼裡的淚水。麻魯叼了什麼回來?是黃臉框的花嘴鴨幼禽。花嘴鴨常在水面游,飛行能力強,拍翅聲音響亮。但農民視為搶稻穀的惡雁,抓到後,將牠們的身軀與翅膀綁在十字竹架,懸屍示警。有時候農夫會預估花嘴鴨的哺育區,衝過去嚇飛母鴨,滅族式把留下的一窩的小鴨群打死。

成為真正的人(minBunun)

成為真正的人(minBunun)

「麻魯,這是你的餐點。」哈魯牧特大喊。

麻魯眼神無辜,叼著的幼禽在牠嘴中拍翅掙扎。這隻來自城市的狗,上次的生食是生魚片,會對廚房暗處傳來的聲響咆哮,卻被跑出來的老鼠嚇到。很多的時候,牠誤以為自己是一隻貓,喜愛曬冬陽,安安靜靜匍匐。

「麻魯,成為一個獵人吧!殺掉小鴨。」

黑狗無辜,搖擺尾巴,放開嘴中的幼鴨。

「不行,殺掉牠。」哈魯牧特握住幼鴨頸部,越勒越緊,直到牠斷氣,拉出一坨稀糞,他才說,「吃掉牠。」

黑狗不懂,搖搖尾巴。

「現在吃掉牠,從現在開始,你已經回到了小百步蛇溪,你如果不能成為一個獵人,會讓嘎嘎浪很失望。」

嘎嘎浪是哈魯牧特的祖父。

嘎嘎浪說,名字有靈力,受人呼喚而甦醒。河流喜歡緩慢,穿上有力量的名字才能逆流往上,於是小百步蛇溪越爬越高,發出激烈的水聲霧鹿霧鹿(bulbul)穿開山谷,創造了我們霧鹿部落;不久小百步蛇溪用野枇杷(Lidu)治療激烈爬行的氣喘,有另一個部落;接著河流有了抉擇,要鑿過多石灰(Halipusu)地方,還是鑿過狹谷(Masaboru)而得名。

嘎嘎浪說,河流比人更勇敢,它兩個名字都選,就像他把雙胞胎留下來。於是河流分成兩邊,揹著湍急汗水,爬上海拔三千公尺的回望山。嘎嘎浪艱辛的帶著雙胞胎孫子來到這裡回頭,望著他們走過的漫長警備道,詢問河流在鹿角般的分岔抉擇。那時是四月,高山的春天要來了,氣溫低得使愛鬧的雙胞胎靠著取暖,靜觀一隻褐鷽飛去。嘎嘎浪要他們注意褐鷽的去向,那是沿著小百步蛇溪闢建的警備道,在關節處長著痛風石,分別是為監視而設立的向陽駐在所、哈利卜松駐在所、戒茂斯駐在所、馬典古魯駐在所、利稻駐在所、霧鹿駐在所等等,痛風石甚至流血,鮮血是駐在所內的櫻花盛開。日本人的美,是布農人的傷,流著布農血。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