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米果|吃一口日本小說

【米果|日本小說教我的事】這本小說,讓人驚呼連連——《箱庭圖書館》

  • 字級


米果專欄
 
箱庭圖書館
箱庭圖書館
《箱庭圖書館》是我閱讀乙一的第二本小說,前一本是《寂寞的頻率》,究竟是多久前閱讀的,實在想不起來,只記得在閱讀過程中,內心不斷驚呼,這作者太厲害了吧,連這麼困難的梗都想得出來,最恐怖的是,再怎麼難解的情節,都有辦法安排合適的收尾,劃下讓人讚嘆的句點。譬如《寂寞的頻率》有個篇章,一位想要開發新產品的年輕人,因為欠缺資金,一時腦充血,決定鋌而走險當小偷,好不容易勘查好地形,確認偷竊目標的屋內方位,在牆上鑽了一個洞,才將手伸進洞內,就被牆內另一隻手抓住,怎麼辦?倘若放手,牆內那人就會立刻打電話報警,要是不放手,等於是另一種型態的囚禁,最終還是會被逮到,想逃也逃不掉。

寂寞的頻率
寂寞的頻率
總之,《寂寞的頻率》讀過之後,閡上書本,放進書架前,還特別看了一眼小說封面的作者姓名,我記住了,乙一,是個厲害的小說寫作者。

閱讀小說,就像棒球場上的打擊者,總要想盡辦法適應不同的投手球路,倘若是經常對戰的投手,多少猜得出對方擅長曲球還是伸卡或是滑球,兩好三壞之後對決的武器是什麼,可是一旦遇到陌生的投手,就只能倚賴自己的選球能力,想辦法先觀察幾球再說,當然也可以事先研究球探報告,或是教練團提供的數據,但是如何掌握擊球甜蜜點,就只能靠正式比賽的對決,才能定勝負了。

那麼,閱讀小說,也是一樣的道理。出版社的行銷語彙、名家的推薦書評、其他讀者的口碑,就像球探報告或是教練團提供的數據,有參考價值,至於合不合自己閱讀胃口,讀起來有沒有共鳴,那就非得親自拎著球棒上去對決不可。尤其,閱讀喜好又是那麼主觀、那麼私密的事情,當然也有因為銷售排行榜的加持而增加了閱讀的慾望,至於喜不喜歡,就另當別論了。

可是買書可沒有七天鑑賞期這種事情,只能因為書本外觀有毀損,書內有缺頁,才能換貨,不能因為讀了幾頁之後,實在沒辦法再撐下去了,而拿去書店櫃臺,或是打客服電話,「對不起,這本書我讀不下去,因為還在鑑賞期之內,發票在這裡,麻煩退我錢!」

如果有這種行徑,應該被視作異類吧!

我也有過買書之後,為了不辜負作者的美意和出版社的用心,即使翻了幾頁就發現不對勁,還是會想辦法再努力一下,但最終還是放棄。但我知道,那不是作品好不好的問題,而是自己閱讀的喜好,沒有誰對誰錯,也不用自卑或客氣,一本書頂多兩、三百塊錢,相較於人生其他嘗試與考驗,只是讀起來不太順暢而已,應該不用感覺挫敗,何況可以把書送給適合閱讀的人,或是送到二手書店讓書本重新進入交易市場,書本其實比我們想像得還要堅強

離題了,其實我要談的是,乙一這本《箱庭圖書館》。雖然是六個短篇故事,可是故事背景似乎都跟一個虛構的「文善寺町」有關係,各個篇章的主角、配角、事件,互相穿插,時間與空間不斷抽換,結束上一個篇章,掌聲還未歇止,隨即翻閱下一個篇章,隨著文字循序追蹤下去,到底要跟上個篇章的人物故事如何串連?如何對照?忍不住就拿起筆在便條紙上面做筆記,甚至畫起人物關係樹狀圖。

尤其是第二篇〈上便利店去!〉敘述兩個超商打工族和深夜搶匪與一個突然在搶案進行中,跑來買玉米棒的胖子警察之間的對峙,節奏很快,毫無艱澀與多餘的技巧炫耀,可是文字卻精準犀利帶著讀者不斷往前衝刺,雖然面對白紙鉛字,卻好像看了一場剪接緊湊的微電影,尤其是結局,即使我一個人坐在窗邊讀著小說,都忍不住從沙發彈起來,用力握拳,還拚命鼓掌。

最後一篇〈白色足跡〉敘述雪地上的腳印來自兩個平行世界空間,彼此看不見彼此,憑藉腳印和雪地上的訊息書寫,幫這個世界喪母的女兒,找到另一個世界喪女的母親。糟糕,我講太多了。

讀完六個短篇,猶有欲罷不能的遺憾。看了書末的解說,才知道這是集英社文藝網站一項命為「RENZABURO」的實驗企畫,透過網站向讀者募集從未被採用的小說原稿,透過乙一的觀點與文字改寫,有那麼一些「小說再生工廠」的意味。

作者乙一在小說後記裡面提到所謂的「箱庭圖書館」建成記,原來,乙一也面臨創意枯竭的瓶頸,於是對編輯發出「向讀者徵求點子」的訊號,這六個短篇,就是經過再生程序而來,倘若把它看成作家與讀者的集體創作,好像也可以。

乙一提到,這本小說的書名是透過網路twitter徵求來的,覺得再適合不過了。我也就透過網路查詢了「箱庭」的意思,原來不是字面那樣簡單,而是在江戶時代後半到明治時代相當盛行的一種藝術,在小小淺淺的箱子裡面,以小型的樹木、人形、橋樑、船隻等元素,模擬庭園或名勝造景,也許是類似縮小尺寸的模型,譬如有一陣子,台灣也很流行的「小人國」。

我大概懂乙一的意思了,六個短篇小說,把發生在文善寺町的故事,以縮小尺寸的模型,在小而淺的箱子裡面重組,構築成六個故事。不同的風景,微妙的交錯,而每篇故事當中,或多或少都會出現那位在圖書館工作,一旦閱讀小說就無法停歇的少女,名字叫做「潮音」。

這是一本讓我驚呼連連的精采小說啊,當然,也很想走入小說之中,前去虛擬的文善寺町,住上幾天,也好。


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米果MIMIKO

寫小說、散文、棒球隨筆、部落格/重度網路使用者,很少看歐美電影與歐美翻譯小說,因為對西洋人有辨識障礙/喜歡書寫,但恐懼出書/想要靠書寫小說維生,但已經知道不可能。部落格【私‧生活意見】。最新作品有《慾望街右轉》《只想一個人,不行嗎?》《極地天堂》《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68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