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Death of a Cad《惡棍之死》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Death of a CAD
Death of a CAD
M.C. Beaton的書給人一種雖八卦通俗卻帶著某種潮流之感,很難讓文青提起勇氣說她好,可是看過那麼多偵探和犯罪型小說的我,還真的要說,像她這樣的風格,在此類型的小說中還真找不出第二人來!所以每隔一陣子,我就是無可救藥地等著她的新書。不過這本《惡棍之死》並不是新書,只是重發行的電子版本的新書,我一時不察就買下去了……

這是警探「漢米須系列」(Hamish Macbeth)的第二本之早!所以其實也還沒有我最喜歡的回音姐妹花出現在書中,我本來有點懊悔眼睛怎麼沒睜大點,錯買了一本舊書,可是看下去卻還是覺得Beaton沒讓我失望!(註:我在《煙囪清潔工之死》一文中有提過,由於警探漢米須所處的Lochdubh地區,是有蘇格蘭口音的,所以作者Beaton在寫這系列時也經常隨口音改變英文之正確拼法,對我來說讀起來較不容易,因此警探漢米須系列我只有心血來潮時才挑跳著讀,這本如此早期的幸好還沒讀過。)

我以前的文章說過,漢米須半輩子的感情生活都不太脫離當地大地主的女兒Priscilla(普里西拉),所以在這本《惡棍之死》中,漢米須和普里西拉還在早期剛曖昧互有好感的情況而已,普里西拉也不是一直住在Lochdubh,這時她還很年輕,她在倫敦闖自己的事業(服裝流行雜誌的編輯助理),不過這一回,她從倫敦帶了個未婚夫回鄉!她的未婚夫是個新崛起的劇作家,所以普里西拉那勢力的父母高興得不得了,籌備了一個私人上流社會趴等著迎接這個有頭有臉的準女婿。

但,可別以為上流社會人士就一定都是很有水準的,這些人中,有的是有地位名號(爵位等)卻沒什麼錢的,有的是有錢但沒地位名聲的,更多夫妻是為了彼此的好處而以婚姻來結盟的。賓客中就有一位蠻爛的人,他其實是個單身帥哥,由於長相風采賽明星,深受這些深閨怨婦和年輕女性歡迎,他也來者不拒,不過從來沒有要負責的意思,而他自己的生計更似乎是建立在這些富豪間的賭局──普里西拉的父母每年都有辦狩獵活動,這些參與者也會在事前開賭盤,看誰的狩獵成果最優異,這個美男子不但和這些名流人夫賭很大,四處賭,也到處睡這些名流女,甚至是人妻!

在普里西拉的父母舉辦的這個上流趴中,美男第一晚就睡了兩個互相爭風吃醋的名流女,還外加一個人妻,而且他居然也不避嫌地讓這三女彼此知道!導致一時相信真愛的人妻在宴會中忍不住地潑了他一臉酒,搞到她老公當場嗅出異狀,而另外兩個單身名流女其實更早就和美男有淵源,兩人很早以前就開始搶這個男人,不過這兩人此次都是抱著搶奪普里西拉的劇作家未婚夫而來的。這兩個女人很有意思,她們可以是「必娶二人組」般地合體一起打擊共同敵人,也可以在緊要關頭各自散開呈標準敵對狀態,有時前塵舊怨忘光光,有時又連資源回收也搶得你死我活,渾然忘記新目標。

總之,那個爛美男很快就死了,他在狩獵活動開始的那天一大早,被人發現死於從狩獵場回程的路上,一開始大家都覺得那是槍枝走火的意外,因為美男在遠遠早於比賽開始的早上九點之前就自己先行作弊地出發了,當時大家都還在睡夢甚至宿醉中呢!可是,漢米須卻不如此覺得。

漢米須其實有被普里西拉邀去參加前一晚的晚宴,雖然普里西拉勢力的父母得知後快馬請人去通知漢米須別來了,可是下人因為還要順便去採買物資,就忘了這個通知漢米須的主要任務,所以漢米須當晚還是穿著向別人借來的短小好幾號的緊身西裝出席,嚇得普里西拉趕快拿她舅舅的舊衣服讓他換,而普里西拉邀請漢米須來晚宴也並不是要炫耀她的未婚夫或怎樣,純粹就只是因為漢米須是她的好朋友,而且她也知道漢米須老家有父母弟妹要養,不常有機會讓自己吃一餐好的。

漢米須在晚宴中早已注意到幾個小事故,除了三女爭美男的事件之外,也另有一位賓客懷疑美男哪來的錢能和大家賭那麼大,還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而美男的酒品和習慣也不是很好,賓客中被他這個爛人得罪到的大有人在,所以他在案發後帶著狗去現場東挖西挖,果然讓他發現美男是被謀殺的事實。

不但如此,再更進一步調查後他發現,其實在場的每一個賓客在過去都和美男有恩怨,甚至連普里西拉的未婚夫也不例外!他和美男在倫敦早就認識了,也有過恩怨……。其實漢米須在這個案子中多次被阻止查案,幾股勢力暗暗鬥來鬥去,最後上級警方抓到他們自己認定是兇手的人,那個嫌疑犯被逮捕後還招供了,以為一切終於落幕了的上流賓主們在鬆了一口氣之時,卻又馬上發現了第二個死者……


Diana dreamt of snatching this famous playwright from under Priscilla's nose.
黛安娜夢想著公然地從普里西拉那裡奪走這個著名的劇作家。

Henry bristled like an angry dog. Who did this village bobby think he was, addressing Priscilla by her first name?

亨利氣得像隻憤怒的狗。這個鄉下警察以為他是誰?居然直呼普里西拉的名。

You cheeky bugger.

你這厚顏(不要臉)的畜牲。

He had had chances of promotion and had sidestepped them all.
他曾有多次升官的機會但他全部躲開了

Seems this social editor has a memory like an elephant.

看來這個愛社交的編輯有個極佳的記憶力

It was like trying to get a statement from Tweedledum and Tweedledee.

這簡直像是要從半斤和八兩那裡問到話。
妙87
(圖/張妙如)

"That's torn it," said Priscilla. "She'll tell Daddy."

漏餡了,」普里西拉說。「她會去和我爸說的。」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6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