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Black Seconds(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Black Seconds
Black Seconds
到底,一本小說的精彩度是取決於什麼呢?新穎的點子、動作派的緊張絕倫,還是只要寫得流利順暢就好?同樣是挪威作家,我很難不把奈斯博和卡琳佛孫的書拿來做比較,其實《Black Seconds》都還沒看到一半我就已經猜出兇手,看完後也有一種猜對了的滿足,這點在讀奈斯博的書就比較不容易做到,因為他的書,架構通常龐大,分支眾多。可是若你要問我的個人偏好,我會回答我事實上比較喜歡卡琳佛孫,雖然我很清楚青菜蘿蔔各有所愛,這兩個人的風格不但相當不同,還有點對比,硬要去比較也不是太公平,只能說,真好,我們讀者能有不同的口味可選擇!

蠻有意思的是,奈斯博怎樣複雜,佛孫就怎樣簡單;一個重,一個輕;一個花樣令人目眩神迷;一個是樸實無華的真誠。

如同我說的,書還沒看到一半我就猜出兇手,雖然這功力多少是建立在我大量閱讀此類型書籍的深厚根柢,別人不見得能像我這樣這麼快就猜出,可是我還是要說,下半本還是讓我讀得很享受,而且讓我很訝異──雖說我是猜到了,也是抱著印證的心在閱讀,可是佛孫對人性的描寫真是讓我驚喜地連連按讚!或許對我而言,她這部分的精雕就是她絕對值得讀,且不容錯過的地方,她使我想起我最喜歡的北歐作家賀寧曼凱爾(Henning Mankell,瑞典人)。

卡琳佛孫對她的警探Sejer的設定也同樣讓我感到迷惘,Sejer除了長得高之外,並沒有像其他作家的警探那麼多個性化的設定,他不是酒鬼也沒脾氣不好,沒聽聞長得好看或處處留情,他的戲份甚至感覺起來沒有很重,可以說是相當平易近人的一個角色,是的,平易近人就是他的特色,可是這又算哪門子的特色呢?

Ida失蹤了近十天左右,屍體終於被人發現在某條公路路邊,她失蹤時穿的衣服已經不在身上,取而代之的是一件新睡衣,屍體還被一床棉被裹得好好的,沒有明顯外傷,不過,她身上的睡衣和棉被沾有可疑的羽毛,疑似某種鳥羽。所以警方針對兩個線索追蹤,一是最近買兒童睡衣的顧客,二是家裡有養鳥者。

這兩個線索很快地就追到鎮上那位憂心的老媽媽和她那個精神有點問題的兒子,警方發現已經七十多的老媽媽曾經去買一件兒童睡衣,而她那被人誤以為是啞巴的五十多歲的兒子,家裡就養了隻鳥……。這個獨居孤僻的兒子事實上不是啞巴,不過他確實有說話的困難,他唯一會說的一句話是「不」(雖然他的「不」也能夾雜著各種情緒,而有抑揚頓挫之分),雖然他聽得懂別人的言語,也還可以閱讀,可是他唯一會寫的字也只是他自己的名字。

一般而言,這就叫證據確鑿了吧?就算兇手沒有能力招供或回答警方問話,也沒有以寫代答的能力,也不代表他就能逃離法律的制裁,況且,連他那精神無礙的老媽媽都認為這案是她兒子做的了,所以她才會幫兒子清理屍體並棄屍,如果是一般警察早就宣布破案而結案了。可是這位Sejer有點好奇,是的,並非不甘心而是一種敬業的好奇,他還是想知道這個只會說不的男人,還有什麼話要說。

連我都覺得這怎麼有可能?他就是只會說「不」啊,他有一次自己私下練習說話,連想要說個「Yes」都只能勉強發出個「s」的音,雖然後來他還是以點頭代替說「Yes」,可是問案如果只能回答是或不是,這樣能得到什麼細節?除非Sejer有通靈之能,能自己把來龍去脈說出來讓兇嫌回答是或否,不然這個處境有誰能解?

我想,大概就是警探Sejer在這一段中展現的耐心和平易,讓我覺得認真的男人最帥吧!他可以在偵訊室和嫌疑者默默無語地對坐個半小時,那種無聲勝有聲的炮兒(power),又有誰能比卡琳佛孫爆得更神妙!就只是這樣,而非文字上的說明,警探Sejer就擄獲了我的心,誰都別來和我說Sejer又帥又聰明又有魅力又怎樣,我自己已經有我的斷定了!

Don’t Look Back
Don’t Look Back
雖然卡琳佛孫和賀寧曼凱爾都不是幽默型的作家,可是他們的書都有一種特別的趣味感存在,我唯一對卡琳佛孫的質疑是,她取那什麼書名啊!尤其我第一本被亞馬遜書店推薦的是《Don't Look Back》,光是看這書名實在是讓我一點都沒有按下「立即買」的慾望啊!個人意見你也幫我說說她嘛!





"You've been talking to Tomme Rix," Sejer said. "What do you make of him?"
「你和湯姆談過,」Sejer 說。「你對他有什麼樣的了解?

It was a slip of the tongue.
那是一時的說溜嘴。(失言)
妙85
(圖/張妙如)


He felt caught in a trap; everything was closing in on him.
他感覺被一個陷阱困住了;每件事都向他團團包圍而來

Skarre's curiosity was kindled.
Skarre的好奇被點燃

Or they might not want to mention them. Not wanting to speak ill of the dead. Kids could be merciless. Sejer was aware of that.
或者是他們不想提及那些。不想去說死人的壞話小孩也可以很殘酷的,Sejer 並不是不知道。

西雅圖妙記7
西雅圖妙記7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4》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23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