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NEW 熱門專欄

【詩詞扭蛋機】清明時節:愛得死去活來的桃花運

  • 字級



陪小學生讀詩詞,有時候亂念,有時候認真教;
就像扭蛋機,下次念哪首詩,我自己也不知道。



這個月一開始就是清明節連假,很多人可能會脫口唸出這首詩:

〈清明〉 唐.杜牧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

這可能是杜牧傳誦最廣的一首詩,但有趣的是這首詩他自己的《樊川文集》中未收,所以是否後人偽託是杜牧所寫,目前還有爭議。不過現在路上行人會斷魂,應該是因為疫情多擾,去哪都心驚吧?而且多下點雨比較好,此時比起戴口罩,更怕缺水。

從這首詩可以看出,清明時節也正是杏花盛開的時候。連假如果還是想去戶外踏青,女生可以用韋莊這首詞趁(人心大)亂告白,不過要先確認妳是否已經愛到無怨無悔了:

〈思帝鄉〉 唐.韋莊
春日遊,杏花吹滿頭。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妾擬將身嫁與,一生休。縱被無情棄,不能羞。

關於清明出遊,還有一個現代人看來相當詭異的著名故事。據唐人孟棨《本事詩.情感》的記載,有一個「姿質甚美」的文人崔護,他在清明日獨遊都城南,看到一間開滿了花的房子便去敲門,有個女生從門縫窺看問他是誰啊,崔護回答,討杯水喝。女生竟然也讓他進屋了,給他一杯水之後(古書中沒說他們是否先洗了手),自己倚在一棵桃花樹下。崔護看著她的「妖姿媚態」,發現真是美女呢!隔年清明節時,崔護又想到這件事,而且「情不可抑」,便去城南找到那間桃花屋,但是門鎖著,沒人應門,他在門上寫下這首詩才走(可以這樣嗎?):

〈題都城南莊〉 唐.崔護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隔了幾天,崔護又去了桃花屋,一個老父看到他就問:「你是崔護嗎?」確認後哭說:「你殺了我女兒啊!」原來老父的女兒從15歲之後讀了些書,還沒嫁人,去年以來一直「恍惚若有所失」,前幾天他們父女回家時看到門上這首詩,女兒讀了「入門而病,遂絕食數日而死!」崔護聽了很難過,跟老父進門之後,捧著女生的頭大哭說:我來了,我來了(某在斯,某在斯)。然後,女生張開眼睛活過來了!老父大喜,就把女兒嫁給他了。

這個名符其實「走桃花運」的故事看來處處不合理,不是《本事詩》杜撰的,就是桃花女看到崔護「姿質甚美」,所以才演了這齣愛得「死去活來」的戲吧?崔護流傳下來的詩作很少,他也因為這首詩成為史上最有名的一片歌手。

與清明節相關的還有寒食節,這是在每年冬至後105日,約在清明節前後,所以古詩詞中,常常將這兩個節日一起寫。寒食節是為了紀念春秋時的介子推,據說他協助晉文公重登王位之後入山隱居,後來晉文公為了逼他出山而下令放火燒山(!)然後介子推就被燒死了(!!)從此當天禁火,只能吃冷食。

不過並非所有人都需要遵守這個規定,韓翃就寫了一首〈寒食〉說,在春暖花開、春風拂柳的寒食日,皇帝特別派人送蠟燭去王公貴族(五侯)家,所以貴族家才會傳出輕煙。

〈寒食〉 唐.韓翃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
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

相較於五侯家的特權,我們雖然也可以在清明、寒食的時候吃潤餅這類冷食,但是如果想要吃火鍋也是可以的,果然時代在進步。

寒食日還有一個有趣的習俗,我覺得比較值得提倡:盪秋千(我們這個年代寫作「鞦韆」,但我看現在小學課本都寫「秋千」了)。


(圖片來源 / 「清明上河圖」,國立故宮博物院館藏

 

據五代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記載,唐玄宗天寶年間,皇宮在寒食節時會架起秋千,「令宮嬪輩戲笑以為宴樂」,玄宗說這是「半仙之戲」,然後這個習慣也流傳到民間。

不過當時盪秋千的都是女生,例如韋莊這首詩,就描寫女郎盪秋千的春光旖旎:

〈丙辰年鄜州遇寒食城外醉飲五首〉其一 唐.韋莊
滿街楊柳綠絲煙,畫出清明二月天。
好是隔簾花樹動,女郎撩亂送秋千。

韓偓寫了七首秋千詩,這麼愛秋千的詩人很少見,看看這一首:

〈寒食夜〉 唐.韓偓
惻惻輕寒翦翦風,小梅飄雪杏花紅。
夜深斜搭秋千索,樓閣朦朧煙雨中。
*第二句一作「杏花飄雪小桃紅」。

為什麼在這個寒風吹拂的深夜,白梅紅杏的花園,會有一個男人不居家隔離,跟別人保持好社會距離,反而在外面一邊手斜搭著秋千,一邊望著朦朧煙雨中的樓閣呢?這要搭配其他詩詞看,才知道原來是個癡漢。

李清照說:「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點絳脣〉)吳文英也說:「黃蜂頻撲秋千索,有當時,纖手香凝」(〈風入松.聽風聽雨過清明〉)。白天被佳人纖手握過的秋千,香香的,引來了他這隻狂蜂浪蝶。

韓偓還有一首〈想得〉說得更清楚:「兩重門裡玉堂前,寒食花枝月午天。想得那人垂手立,嬌羞不肯上秋千。」這大概是元宵節之外,古代少數男女可以一起遊戲的場合吧。在這一天聯誼時盪秋千,真是清新愉快的活動。不過再怎麼動人的纖纖手,最好還是要勤洗手比較好。

韓偓〈想得〉中的「花枝」,當然是真正的花,花枝招展的花枝,雖然也可以借指美人,但無論如何都不是海裡的花枝。李商隱的〈流鶯〉也寫到花枝,描述一隻漂流不定的黃鶯,無法控制自身命運,牠的鳴唱無法得到共鳴,無論是早晚風露、晴天雨天都是形單影隻,即使城中有千門萬戶,京城(鳳城)何處有牠可以棲息的花枝呢?詩人已經為春天即將結束而哀傷,真是不忍心再聽到黃鶯的叫聲。

〈流鶯〉 李商隱
流鶯漂蕩復參差,度陌臨流不自持。巧囀豈能無本意,良辰未必有佳期。
風朝露夜陰晴裡,萬戶千門開閉時。曾苦傷春不忍聽,鳳城何處有花枝?

不過四月的確也是捕釣海裡花枝的季節就是了,因為這首詩的最後一句「鳳城何處有花枝」,我每次經過鳳城燒臘店時,都很想吃花枝。

hello?你找我?(設計對白)Hello?你找我嗎?(設計對白)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你有看過文言文的格林童話嗎?跟翻譯偵探賴慈芸一起遇見美好的老譯本

19世紀初的格林童話帶有文言腔、徐志摩翻譯的《渦堤孩》竟是用來「藉譯傳情」?眾多從譯文考古出的趣味故事,讓賴慈芸為你娓娓道來......

244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