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無齡生活的銀光經濟──《銀光經濟》

  • 字級

銀光經濟:55個案例,開拓銀髮產業新藍海

銀光經濟:55個案例,開拓銀髮產業新藍海

「銀光經濟」來了!無論你是否聽過、同意這個名詞,「銀光經濟」的時代真實到來了。

戰後嬰兒潮世代是人類歷史上最富有的一代,也是教育程度最好、社會影響力最大的世代。台灣的出生率與人口增加率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僅緩步增加,直到1950年因為韓戰,美國第七艦隊巡航台灣海峽,隔年(1951年)出生率明顯上升,所以台灣的戰後嬰兒潮現象約比美國晚五年,而2018年時,這些戰後新生兒已67歲。美國的戰後嬰兒潮現象,在台灣已經開始。

2016年時,台北榮總與聯合報共同舉辦的論壇中提出「銀光經濟」的名稱,當時的想法是給予「Silver Economy」較好的詮釋,天下文化所翻譯的這本《Longevity Economy》以「銀光經濟」稱呼之,是再好不過的說法,也為「銀光經濟」做了更完整的論述。

本書列舉的數十項研究案例十分契合我對國內企業界的建議。由於人口結構改變以及戰後嬰兒潮世代的現象,世界的消費行為已然改變,消費力已移往這個世代,但由於企業內部的研發設計和行銷人員多屬年輕世代,所以行銷手法上未能充分發揮功效,往往未能體察年齡增長的生理與心理變化,主打高齡者的保健食品標示文字卻小到年長者看不見,年輕世代對於年長者多以「老病殘」的樣貌描述,所以開發的商品多只能賣給自己的長輩。我們身處「銀光經濟」的時代,卻不懂得由此創造更活躍的經濟活動。

「銀光經濟」與社會整體發展高度相關,台灣實質稅收偏低,而政府與人民卻都期望擁有北歐國家的社會福利,這樣的差距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無法用稅收補齊,為了因應民眾的需求,政府只好從有限的總預算中不斷調整,這些福利措施的給予在有限預算下並不如北歐到位,卻又實質排擠其他預算項目,「挖東牆補西牆」的做法,總有捉襟見肘的一天。

「銀光經濟」對我而言有三重意義,一方面能創造社會永續發展的動能,台灣的未來必須靠經濟動力來驅動,而非將服務公共化;二方面,「銀光經濟」可以促進世代和諧,年輕世代必須花更多時間去理解長輩才能做到生意,因而更能與長輩溝通;第三,「銀光經濟」能促進實質的財富轉移,讓世代間的財富透過兩廂情願的經濟活動轉移,而非訴諸政治力,避免造成剝奪感。

「銀光經濟」時代中,生活的先驅消費者是女性,她們比同齡男性更積極追求生活中的各種幸福;「銀光經濟」時代中,「養老院」、「養生村」都是負面意涵的名詞,取而代之的是適合他們生活屬性的深度旅遊與生活體驗,對健康與活躍生活的要求高於長壽本身,然而生理上退化雖然延後但依舊困擾,商品設計與行銷須不著痕跡的因應生理退化。

「銀光經濟」的發展是超高齡社會必要的一環,除了提升內在經濟消費之外,政府更可以自然省去很多高齡友善社會的計畫,因為,人們將會自然走向跨世代融合的無齡社會。


文章由:台北榮民總醫院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陽明大學教授_陳亮恭撰寫 / 天下文化出版提供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金庸小說對現代人的感情婚姻觀有什麼啟示?跟著個人意見一起重讀金庸!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每個人心中都有一部金庸經典,這次讓我們換個角度讀金庸。

91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