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影評

【馬欣專欄|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給這世上無數的女配角們──《誰先愛上他的》的劉三蓮

  • 字級



這世界啊!我沒有什麼本錢跟你齜牙裂嘴的搏鬥,
但我仍有一支筆來當小刀,以為陰暗可以被我劃出一道一道縫隙來。讓那裡透出來稀微的光,能刺眼出我久違的眼淚。
一起敬這殘酷又美好的世界吧!
它被我們搞壞了,但我們仍有傾斜看它的角度,一眼認出它曾經的美好,於是抱得滿懷,即使即將失去。
這就是電影存在的理由,紀念我們所有可能失去的美好,還有我們曾經被拍下的純真。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都已經這麼乖了,她還是無法原諒自己,彷彿非要有人指稱她哪裡錯了才好過一點。她想滿足別人的願望,卻沒有人的願望需要被她滿足,她期待別人對她說聲類似「做得好」的鼓勵,拿到跟他人同樣的獎賞,卻連伸手要都無法理直氣壯。

這世界對「劉三蓮」是無動於衷的,而她的反應也是習慣了沒人聽到她在說什麼。

《誰先愛上他的》電影原聲帶(Dear EX OST)

《誰先愛上他的》電影原聲帶(Dear EX OST)

如同世界跟她隔了一道水族箱的距離,她聲嘶力竭的,來確認這一切的徒勞。別人以為她歇斯底里,她是在跟自己的存在感搏鬥。

把她的名字這樣標點出來,是因她是一群人。「劉三蓮」們在這二十年反覆出現在各類戲劇中出任配角,是標準「女二」與「女三」的人物性格。

一般戲劇中的女配角女生如灰姑娘的姐姐一樣,沒名沒姓也沒人聽她在說什麼,只有女主角講話時,男主角會為她駐足,掌握到發話的權力。

而這樣的女配角在這部電影裡是主角,嚴格說起來,有可能是「女二」,但我們為終於看清楚了這眾多「劉三蓮」而感到驚喜,因為這故事裡面並沒有異男的視角,世界再也不會只為一個女人駐足傾聽,這才有人注意到一旁狼狽許久的劉三蓮,鏡頭的目光頂多是問了一句,「你今天好嗎?」足以讓她潰堤。身為女性的觀眾是高興的,彷彿眾多的「劉三蓮」打開柵欄跑了出來,日子有了輕快一點的可能。

劉三蓮第一次碰到阿山飾演的宋正遠時,是在一個下班昏暗的辦公室,旁邊有著大量待處理的包裹,她一身除去任何錯誤可能性的裝扮,說不上是為了端莊,或是為了凸顯什麼,她尷尬地隱身在那身無法說明什麼的服裝裡,看著心動對象的出現,妳幾乎有預感,這女生小時候是會咬指甲的吧。

其實我們生命中每個人都認識一個「劉三蓮」,不斷準備好「除錯」的安分,還有著夢的影子,但只能很淺地引渡到生活裡,小心翼翼地摺疊好自己的心意,不佔位置地怕太過受傷,不覺得自己夠好或美到多說些什麼,久了以後就習慣順應同儕的話題,比方是最會被聆聽的「星座、血型與男友」,或者是更拓展一點的去印度靈修、或是大家都有興趣的有機與點心採購等大宗,她的影子都怕站錯位置地挪進了一定的腹地。

在她還沒有老到可以「管他一切去死」之前,她習慣當一個女配角一樣的糾正自己。就像表面上是一張乾淨作答的考卷,自己能看到的卻是被紅筆畫出的滿江紅。妳看著她如此熟悉,曾執著於那用立可白的小心工整,用尺畫時的全然整齊。默默地,你知道她在「安分乖巧才有糖吃」的教育環境中長大,於是她後來爆發式的呼嘯,字句沾黏又沒有重點的宣示,都考驗她前半生對講真話這件事有多安靜,接近於打撈不出的零星字句,失語於在自己的角色定位之中。

在她還沒有老到可以「管他一切去死」之前,她習慣當一個女配角一樣的糾正自己。


因此幾幕劉三蓮獨處的戲,她都像洩了氣的氣球,失去那吊著木偶的線,情緒全癱在那裡,她不知道自己人生那張塗改過多的考卷,到底還有什麼地方可以再修正的,還可以再塗掉什麼,她幾乎想用原子筆畫亂人生的這整張考卷,但已經不能再重寫。

她說最多的就是連續劇女二最常說的:「我到底做錯了什麼?」這種直接跳到結論的問題,都不會有人回答的,於是她一個人像坐在教室中央,等人再發考卷給她,但她等不到下一個如教鞭般的指令,她彷彿還是一身白衣素服的學生樣,獨自坐在那裡的寒暑無盡。

都已經這麼乖了,都這樣流著眼淚沒真去想自己要的是什麼了,但還是無法原諒自己。彷彿有人說她哪裡錯了才好過一點,三蓮太辛苦了,她想滿足別人的願望,卻沒有人的願望需要她來滿足,她期待別人對她說聲類似「做得好」的鼓勵,拿到跟他人同樣的獎賞,卻連伸手去拿都無法理直氣壯。

妳看到她,想到了「令人討厭的松子」那角色,「可不可以不要討厭我?」的回音處處。這樣自認是配角的邊緣恐懼,做了一堆別人不需要她做的事,實在太害怕再被拒絕了。也讓人想到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女主角時時掛在臉上的啦啦隊笑容,被另一個人直言:「她笑得好噁心。」是多麼戰兢,那僵掉的笑臉像是有淚滴的面具,即使這樣還是要笑著來保心安,劉三蓮在戲中的每一次笑都是這樣的,求符似的,除了最後結局的釋然之外。

她與阿傑的相遇,一開始認為對方是偷自己老公的小三,罵了一連串她所聽過罵同志的話,若說她有同志歧視,倒也不盡然。她對性別只有主從概念,她人生整個都沒想過考試卷外規定的答案,她的簷外那一點天空,只夠她許願著一線光的垂青,她連自己身為一個女人都沒了主意,於是阿傑對她罵著「大嬸」,她罵著阿傑「臭Gay」,兩人都活在性別歧視中,卻猛踩對方的痛處。

兩人都活在性別歧視中,卻猛踩對方的痛處。


但三蓮不用在評估自己之於對方的價值下,這才終於解脫了女配角的宿命,不用再被打分數了,她氣憤但鬆軟於阿傑面前,百無禁忌地開口、張牙舞爪的發洩,對阿傑最用力的反擊是跑去他母親面前自行為他出櫃,之後她整個人搖搖晃晃的,她人生最大的復仇讓她一點也不痛快。

妳還記得三蓮第一次看到正遠的表情嗎?當正遠拿出紙箱裡那竹子做的風鈴,聽到那清脆的聲響,三蓮第一次覺得有世上哪一刻真是為她存在的,固然因為定遠的魅力,另一方面則是那鈴聲清遠,是溫柔的照拂,她眼睛發亮地稀奇著。

妳由此約略知道這女生從來沒有人好好地對她說過幾個月的床邊故事、沒有人特地帶她看過大千世界的美好。她因此在風鈴聲中失神著,有一個不用自我評估的存在許可,藉由一點點的樂器聲響、藉由一點點正遠的說明,她輕輕碰觸這世界,彷彿那之於她是易碎品。妳由此知道她是在充滿規訓的世界裡長大,沒有花草的照拂、少了風吹鈴動的瞬間,她從沒有被這些溫柔給接住過;她沒有被無條件地接住過。

因此她兒子表面上非常討厭她,被諮商師點出:「你知道你的討厭是無能為力嗎?」也是劉三蓮長久以來在他兒子面前流露出的無能為力,無論對於自己兒子的反覆過敏、對自己丈夫的離家與離世,她都沒有時間好好消化過她的無能為力。這個以為要怎麼樣才有人喜歡(你看她姐姐灌輸給她的所有當好女人的教條),她都無能為力,但卻盡力了,直到沒有人要接收她的重考考卷了,連她兒子都不要,她整個人就要飄忽飛走了。

她從沒有被這些溫柔給接住過;她沒有被無條件地接住過。


幸好這仍是一個企圖溫柔的故事,阿傑如陷入泥沙的人生,她兒子黏在人家家裡,讓她只好一把拉住了兒子與阿傑,她自己也才能在一場克難而真情的舞台劇中從自己的戲裡醒過來。「難道全部都是假的嗎?(指正遠對她的感情)」她問諮商師,慢慢地她才知道人生中假戲總有真做時,再真的仍有謊言,人性是瀝不乾的。

「劉三蓮」應該是個樣板人物,你到處看得到她,她的故事應該是不足掛齒,但這故事裡的劉三蓮,少了異男視角的皮相評分,公主們這次徹底缺席,她代替了許許多多女生在這二分法的世界裡,破涕為笑了。


《判決》《誰先愛上他的》


《誰先愛上他的》(Dear Ex),由編劇徐譽庭聯手新銳導演許智彥共同執導,劇本由金鐘編劇呂蒔媛執筆,邱澤、謝盈萱、陳如山與黃聖球主演。故事描述媽媽三蓮(謝盈萱飾)為家付出一切,可怎樣也無法忍受外遇的亡夫(陳如山飾)竟把保險理賠金留給外人,還是個男人(邱澤飾)。她決定代子出征,直踏小王門戶開戰。卻沒想到叛逆兒子(黃聖球飾)竟然窩裡反,倒陣入宿外人家。三蓮恨亡夫讓她變成不被愛的「小三」。更焦慮於她生命中的另一個男人也可能離她而去。本片2018台北電影節獲四項成大贏家,榮獲最佳劇情長片、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和媒體推薦獎。2018金馬入圍8項,拿下最佳女主角、剪接、原創電影歌曲3大獎。


作者簡介

階級病院(限量題字親簽珍藏版)

階級病院(限量題字親簽珍藏版)

多年寫樂評也寫電影,曾當過金曲、金音獎評審,但嗜好是用專欄文偷渡點觀察,有個部落格【我的Live House】,文章看似是憤青寫的(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跟我說的),但自認是個內心溫暖的少女前輩(咦?)著有《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和階級病院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想看賀歲片?春節推薦你這部

今年入圍的奧斯卡強片你都看過了嗎?馬欣幫你一次複習(內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146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