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所羅門的偽證》直視校園霸凌的殘酷現實──專訪宮部美幸(上)

  • 字級


宮部美幸-1
宮部美幸為《所羅門的偽證》預購抽獎贈品,親筆寫上「書是一生的朋友」(圖/獨步提供)

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
所羅門的偽證Ⅰ:事件
宮部美幸費時15年構思寫作,於雜誌上連載長達9年,共寫下4700張稿紙,最終集結成三大部的長篇推理巨作──《所羅門的偽證》正式在台登場。本作是宮部美幸睽違5年多的長篇社會推理小說,從一名國中男學生於校內墜樓身亡的事件為開端,書寫日本校園殘酷的現況。在日本出版後廣獲各界讚譽,目前已籌拍電影中。

《所羅門的偽證》是宮部美幸出道25周年紀念代表作,為了將如此重量級的作品慎重引介給台灣讀者,獨步文化於2013年底前往日本採訪宮部美幸,請她和台灣讀者聊聊這部作品的創作始末,並分享長達9年連載工作的甘苦。


採訪時間|2013/12/05
採訪地點|日本大極宮事務所
提問|張麗嫺(獨步文化主編)


Q:台灣讀者已經很久沒讀到老師的現代推理小說,大家都非常期待。
宮部美幸(以下簡稱宮部)真的是很久沒推出現代推理小說了,尤其是這麼長的作品。

Q:請老師先為台灣讀者介紹《所羅門的偽證》是部怎麼樣的作品。
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套書不分售)
所羅門的偽證Ⅱ:決心
宮部:這本推理小說的時代背景是20年前的東京,而非當下的日本。故事主舞台是某間國中,登場角色幾乎都是國三的學生,雖然老師和學生家長也會登場,但故事主要是環繞在孩子們身上。時空之所以要設定在20年前,是希望能讓長大後的他們登場,倒算回去大概是20年前。

雖然舞台設定在校園,故事主題包含霸凌、學生間的溝通問題,但我並不認為這些問題只會在學校內發生,我們成年後在職場面對同事,或身處團體之中,總會在意他人是否不想和自己往來?或自己是否無法圓融地與他人相處?這類問題不只在小孩間會出現,成年人亦然。因此這次故事雖是發生在校園,但我這9年所連載的推理作品,其實談的是一部無論成人、孩子皆會經歷的日常問題。

Q:作品中的時代是1990年,我當時也和登場人物們一樣都是14歲,回想起當時的自己,其實對這個故事很能感同身受。
宮部:這真是太好了。新潮社(日本原出版社)負責我這部作品的女編輯應該和你同年,在我故事設定的年代中,她剛好也是國中三年級,也說過這簡直就是在寫自己年代的作品。

Q:台灣和日本其實也沒差太多呢,或許全世界這個年紀的小孩所煩惱的事情都一樣。

宮部:是啊,在和平、經濟安定的國家,或許都差不多;如果是戰亂、有難民的國家,應該就完全不同。不過在和平又經濟安定的國家,思春期青少年的感受、煩惱,我覺得雖略有不同,但大部分應該都很類似,有很多共通點。

Q:《所羅門的偽證》是從2002年開始於雜誌上連載,連載時間長達9年,是您目前時間最長的一部嗎?

宮部:是的,這部是最長的。一開始責編說,從連載到成書大概要5年吧。結果變成兩倍呢。而且連載9年,還花一年整理成書,總共經歷10年。真的變成兩倍。

Q:故事結局是在開始連載的時候便決定好的嗎?
宮部:是的,故事大方向都決定好了。不過擔任陪審員的小孩性格稍微有點更動,擔任的角色也有點改變,其他差不多都按照原來的計畫完成。

Q:也就是說,最後的差異,其實只有登場人物性格的更動?
宮部:是的。另外還有連載的時候,我還寫了序幕,讓20年後長大成人的孩子在序幕裡登場,但單行本我拿掉了。原本預計讓所有長大成人的小孩登場,不過後來我想,我不寫出來,而是讓讀者讀完後,自由想像自己喜歡的角色長大成人是什麼樣子,應該也不錯,因此只寫了一個人。

Q:那麼從《所羅門的偽證》連載初始到最後完成間,自己心境上有什麼轉變嗎?
宮部:學生間的霸凌問題是引爆事件的一個重要元素。我剛開始寫時,以為等到成書後,校園裡面這種問題應該大多都解決了。第一個當然是「學校制度的改革」,我認為這麼長的時間內,教育機關應該不會放任霸凌問題繼續發生;另一個是「社會少子化現象」,孩子變少、學校數量和學生都減少、班級數量也變少。但在我的年代,學校很多,到處都是學生,小孩非常難以控制,而且一個學年有七班,一班會有40人,這也不是少見的事。老師也忙不過來,因此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問題。但現在學數量減少,老師們應該可以照顧到各方面的狀況吧。

當我收集資料、開始寫作時,以為霸凌已經是過去式,但是等到成書後的現在,情況看來其實完全沒改變,可說是更為陰溼。甚至以大人難以注意到的形式出現,像暴力問題、金錢威脅、受欺負的孩子被迫付出高額保護費之類的,事情居然演變成這樣。
所以,比起說心境上的轉變,發現霸凌問題在這世上、在學校間居然變得如此荒唐,我真的很吃驚。

Q:《所羅門的偽證》是從2002年開始連載,差不多在《模仿犯》三年後,兩者都是長篇群像劇。《所羅門的偽證》有受到《模仿犯》的影響嗎?
模仿犯(經典書衣版)
模仿犯(經典書衣版)
宮部:《模仿犯》裡接連不斷發生令人髮指的事,犯人很明顯就是壞人,而且我是站在壞人的立場來寫,完成後,一直有種不舒服的感覺。而且我身為女性作家,卻描寫被害者是女性的連續殺人事件,那時很厭惡自己。但寫《所羅門的偽證》的時候卻不是,而且一直令我回想起國中時代,啊,有這樣的老師在、喜歡過哪個老師、討厭過哪個老師,而幾個擔任陪審員學生的形像也取材於一些我國中時代的好友、喜歡的人,無論男女。我不斷想起很多令人懷念的事,非常開心。

不過,《所羅門的偽證》是寫一名國中男學生的死亡事件,後來還有別的孩子死掉,不斷這樣寫下來後,還是覺得很辛苦,內心想著「好想快點寫到審判、好想快點寫到審判、好想寫到審判啊!」(注)……一直只想著這件事,我的責編也一路看著我愈寫愈辛苦,總是鼓勵我說再撐一下,就到審判了。最後進度終於到審判時,責編、新潮社內負責校對我稿子的人都非常高興終於寫到審判,終於寫到了啊(拍手)!大家都替我高興。在這意義上,其實是一樣痛苦的。但是《所羅門的偽證》中有正面的場景,也有陪審團這種熱血的場景,所以我寫得很高興。相較於寫《模仿犯》的時期,我在寫本作時的心情一直很正面。

注:《所羅門的偽證》共分三部曲,《Ⅰ:事件》、《Ⅱ:決心》、《Ⅲ:法庭》,故事描述一名國中男學生於校園內墜樓身亡,正當校方與警察要以自殺定論之際,一名匿名告發信直指死者生前曾遭霸凌,施暴者正是此案真凶。就此,校園內潛藏的惡意被引爆,第二名死者接著出現,眼看大人仍無具體有效的作為,死者的同學們決定不再信任大人,挺身而出,自組虛擬法庭審判,為揭露真相而努力。

Q:剛剛提到,關於學生的形象,老師都有取材的對象......
宮部:因為這涉及到相當個人的事情,我在描寫時會將不同的兩人混在一起,或將男學生寫成女性角色,雖然不是和這些存在現實的人直接相關,不過讓我想起很多過去的事,也借了一下高中時代朋友的名字。

Q:這次的登場人物中,有個寫告發信的女孩,這個角色實在是很驚人啊。
宮部:是的,三宅樹理。有些怪異之處的人,連我在寫她時內心也想著「對不起,把妳寫成這樣討厭的女孩」,在作品最後會明白到這角色的重要性,但我實在覺得非常抱歉,居然寫出這樣討人厭的女孩。可是出版之後,我收到其他出版社編輯、讀者回響,告訴我他們能理解這女孩的心情,這種說法讓我得救了。

Q:真的,一方面想著這人到底在想什麼,另一方面某種程度卻可以理解這個女孩的言行。

宮部:思春期的女孩果然最在意的就是外表了,我也是這樣,真的非常在意,例如長青春痘、腿太胖等,這些問題被視為生命中最重要之事。然後這個時期的女孩通常都會被別人用外表評判,是人生中最在意外貌的時期。



延伸閱讀|《所羅門的偽證》直視校園霸凌的殘酷現實──專訪宮部美幸(下)
〔宮部美幸作品〕
附身
附身
忍耐箱
忍耐箱
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暗獸:續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樂園-套書(上下冊合售)
樂園-套書(上下冊合售)
小暮照相館(上)
小暮照相館(上)
孤宿之人(套書)
孤宿之人(套書)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