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禁忌、獵奇,卻讓人欲罷不能!──專訪異色漫畫大師丸尾末廣

  • 字級


漫畫家丸尾末廣(攝影/陳佩芸


接待丸尾末廣並進行訪問,委實是一困難的工作。越是在網路與雜誌、書刊上面蒐集過往的訪談資料,越是逼自己認清與丸尾末廣的知識量差距如此懸殊,畢竟他的名字背後乘載了60年的歷史,各個七八零年代崛起,如今輝煌如明星閃耀的漫畫、文化大家,都與他生活在同一時期。

好比前陣子來到台北為自傳《革命青春:高校1968》進行座談的日本知名學者四方田犬彥,便曾在丸尾末廣1989年出版的單行本《國立少年》(国立少年 ナショナルキッド)中撰寫跋文。將近20年後,大學畢業前夕,丸尾末廣才成為我們人生分岔路的指標:彼時他的漫畫自箱型電腦螢幕入眼,跨越不適感後更強烈的是發現新世界的狂喜,深深為其表現力所傾倒,從網路大海中一個接一個打撈出的關鍵字,鋪就一深林秘徑,引領我們走向現今Mangasick的所在。

《少女椿》繼動畫、舞台劇之後,改編為真人電影版

懷著感激、同時也是難以置信的戲劇化心情,告訴丸尾末廣他如何影響了我們終至開始經營這個空間,只得到對桌大師的一抹簡單微笑。自己心底也覺得這樣的告白有點傻氣,其實何止我們,丸尾末廣自1980年出道以來,便以獨到的殘酷美學與妖冶的緻密繪畫,吸引了一派狂熱愛好者,以1984年第四本單行本《少女椿》為例,此書堪稱日本另類異色漫畫經典名作之一,在1992年改編成動畫電影,並在歐洲各國巡迴播放,最終返日時卻因日本國內的禁播令,動畫膠捲遭海關強行沒收,也算為丸尾末廣的創作生涯更添傳奇了。隨後《少女椿》也曾改編成舞台劇,在今年五月,與初版時隔32年後,甚至還拍成了真人電影版!《發笑的吸血鬼》(笑う吸血鬼)今年也改編戲劇作品,丸尾末廣漫畫不僅與各種藝術創作相互激盪,其影響力與魅力更是跨越時代,由此可見一斑。

異色大師的養成

丸尾末廣出身長崎,其上有六個兄弟姊妹。自幼與家人格格不入,在貧窮與沉默中渡過童年,15歲便離家前往東京。一直對漫畫懷著極大興趣的他,在17歲時攜帶自己的稿件到《少年JUMP》編輯部被退稿後,對漫畫暫時失去了感覺。他曾表示,回頭看當時投稿的作品,並不是自己真正想畫的內容,導致畫風或劇情看起來全是半調子,會有這種結果也是難免。一直到28歲正式以漫畫家身分出道之前,七零年代的丸尾末廣四處浮沉,亦曾有過居無定所無職的浪蕩時期,但此時他在電影與書籍方面所吸收的養分,大大奠定了日後創作的基礎。丸尾末廣熱愛電影,卓別林的黑白默劇、B級CULT片、日本俠義電影等等,他如數家珍。在他來訪時,Mangasick正好在播放大衛.林區《橡皮頭》原聲帶,他也一下子就認出來了,覺得和自己的展覽氛圍很合。

「我17歲那時有票價很便宜的電影院,兩部只要100日圓,而當時的咖啡一杯要150日圓。」黑白電影高反差的鏡頭語言,與實驗電影的刺激性,都不難在他早期的作品中覓得端倪。路易斯.布紐爾便是丸尾末廣相當喜愛的導演,當讀者因他筆下舔拭眼球的畫面而感到噁心驚悚的時候,是不是也和《安達魯之犬》的觀影經驗有些相似呢?

>>>《安達魯西亞之犬》中著名的割眼球片段(慎入!!)

《新世紀SM畫報》《新世紀SM畫報》

《丸尾畫報DX I》《丸尾畫報DX I》

當時除了電影外,丸尾末廣也常到書店看白書,閱讀小說以及攝取繪畫方面的知識(這讓開書店的我心情相當複雜)。只要翻看丸尾末廣早期的作品,即可以發現超現實主義繪畫與電影的影響無所不在。除了挪用構圖外,也會在作品中畫上名人的臉孔,三島由紀夫大衛.鮑伊寺山修司美輪明宏都曾出現在他的筆下。他漫畫中那些冰冷美艷的苦命女子臉龐,也是受到大正畫家高畠華宵的強烈啟發。他曾戲稱自己的作品是「盜作大全」,這正是將街頭遊蕩的10年內所吸收到的事物全部融會貫通後,傾倒於筆下所流淌出來充滿拼貼惡趣味的特殊風格。在畫冊《丸尾畫報DX I》(丸尾画報DX I)中,丸尾末廣甚至還撰寫了一篇與高畠華宵的「對談」,然高畠華宵早已逝世多年,他卻煞有介事地透過這篇文章,對心中的華宵幽靈自剖畫風養成,並暢談浮世繪等影響他的美術作品,令人折服於他知識豐沛的同時,卻又忍俊不住。

其實丸尾末廣的漫畫一直都帶有奇妙的幽默感,除了是作者性格所致,也是因為他其實非常喜歡娛樂性高的王道少年漫畫作品,這是來自幼時閱讀《少年Magazine》等主流雜誌的影響,眼尖的讀者也會在他的作品中發現小男孩所寶貝的ㄤ仔標之類的玩具出沒。京極夏彥在畫冊《新世紀SM畫報》(新世紀SM画報)的書腰上寫著「孩童尚無法企及的成人之闇;成人已無法重獲的孩童之闇」,簡直是最完美的評論了。

(攝影/陳佩芸)(攝影/陳佩芸)


色情雜誌成為創作沃土

出道作《薔薇色的怪物》出道作《薔薇色的怪物》

談到如何開始漫畫家生涯,丸尾末廣向來都說自己只是為了生活才開始重新畫畫。他出道的雜誌是色情雜誌,但當時的色情雜誌存在一種與現在人們的想像有所不同的性格:七零年代晚期,有一部分的色情雜誌,相當鼓勵漫畫的實驗性與開創性,成為不少漫畫家嶄新嘗試的溫床。丸尾末廣剛好在這波風潮的尾端出道,只要加入情色要素,其他的內容不管畫得多奇怪,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出道作《薔薇色的怪物》(薔薇色ノ怪物)就這樣誕生了,短短四頁即獲得極大的關注與評價,隨後相關的漫畫工作接踵而來,使丸尾末廣很快地累積出第一本單行本,並一直以穩定的質量創作至九零年代。

在台灣,丸尾末廣專擅的情色與怪誕題材即便到了2016年的現代,也還是大眾眼中唯恐避之不及的禁忌。許多人不能理解此類作品的閱讀性與價值在哪裡,而台灣的文化中也缺乏此文類的代表性創作者。我們大膽向他提問,為什麼他會走向這樣的道路?他僅認為情色文化是日本固有的文化之一,而因為當時發表的雜誌屬性關係,自然就會偏往情色怪誕的方向了。「色情雜誌的發表門檻非常低,只要有一定程度的畫技就能接到案子了,很好入行。」駕籠真太郎也曾在這類雜誌上發表作品,由此可見色情雜誌裹著情色的外皮,卻能在內裡徹底胡搞一番的自由度,確實培育了許多奇才。在日本,情色怪誕系的漫畫當然不可能是人人喜歡,但大家已明白它是一種作品類型,也不太會追究讀這種作品有何意義。我們也覺得不管是何種創作,其解讀其實是有待讀者去完成,閱讀丸尾末廣此等特異的作品,更感覺他已將自己想表達的全部投入畫中,再向其探問就有點不解風情了。

與花輪和一共同向浮世繪畫家致敬的作品《江戸昭和競作無慘繪英名二十八眾句》與花輪和一共同向浮世繪畫家致敬的作品《江戸昭和競作無慘繪英名二十八眾句》

《GARO》創刊號與第二期

不過,雖然創作發表是在色情雜誌,單行本卻幾乎都是由日本最重要的另類漫畫出版社「青林堂」所出版。這是由於色情雜誌幾乎沒有出版單行本的業務,而青林堂的編輯慧眼識英雄,詢問丸尾末廣有無出版意願,許多驚世鉅作才因此得以以單行本形式保留至今。

青林堂在1965年推出了漫畫雜誌《GARO》月刊(漫画月刊ガロ),因其創辦人長井勝一鼓勵創作自由與實驗的態度,使其成為日本漫畫史中的特立獨行的耀眼存在,關於《GARO》的故事先表過不提,這本充滿活力的雜誌,當然也令丸尾末廣大開眼界,久内道夫花輪和一等人的作品讓他了解所謂「漫畫」依然能有全新的表現,間接鼓勵他探索專屬自我的風格。而花輪和一在日後也與丸尾末廣成為好友,兩人彼此激賞,一同向江戶浮世繪畫家月岡芳年落合芳幾致敬的無慘繪作品《江戸昭和競作無慘繪英名二十八眾句》(江戸昭和競作無惨絵英名二十八衆句)一書,正是不少愛好此道的讀者自傲的收藏品。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漫畫長大看更好看!OKAPI推薦你大人才懂的魅力漫畫

小時候爸媽叫你不要看漫畫是有道理的,因為有些漫畫的醍醐味,要到你成年之後才嚐得出來。OKAPI推薦幾本「大人專屬」漫畫給你,小時候看過的,長大後一定要多看幾次。

269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