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百大

【2016年度選書|簡體館】「自由」遠非我們想像那樣,都是美好的。

  • 字級


如果讀者們在九○年代末,已是國高中生,那麼想必會對一些事情有印象。彼時正興起公營企業民營化的風潮。為了提高公營企業的經營效率,人們相信競爭與自負盈虧是保持良好經營績效的不二法門,於是台汽改為國光客運,電信局改成了中華電信,那個過程中,我們隱約記得冗員消失了,服務態度明顯好過以前。不過,你可能不會記得,改為國光客運因為經營績效的壓力,很多服務於偏鄉的賠錢路線,就此消失了,因為多數的我們並不需要這樣的路線。

讀者們可能也會記得,在本世紀初,主婦們料理用的紅標米酒,忽然一瓶從20元漲到上百元,記得白米炸彈客導致社會人心惶惶,這些肇因於WTO這個人們還陌生的名詞。後來我們知道它叫「世界貿易組織」,它是台灣以出口為導向的經濟體得以參與國際貿易與降低關稅的入口,為了這個目標,我們犧牲一些沒有競爭力的產業,是可以被諒解的,當然,弱勢的產業,我們會以輔助轉型的方式為他們重新找到出路(但沒有人證明他們是否真的有出路)。

從很多方面來說,我們的確得到了很多,我們能夠以更少的金錢得到便宜多樣的農產品與消費品,這種建立在自由競爭與國際貿易的觀念深深的影響了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很少懷疑它,即便有些人在這個過程掉隊了──因為是他們沒有持續提升自己的競爭力,所以我們沒有太過在乎,直到有一天,你才發現自認不斷努力的你,也失業了,成了掉隊的那一群。

是的,我們在談的是新自由主義理念漫延與實踐所造成的後果。這個後果導致了人們對全球化進程的反撲,導致對多元主義的抗拒,導致歐洲極右派的興起,導致美國的人們選出了川普。有趣的是,這位喊出要「讓美國再度偉大」,即將入主白宮的新主人,不一定會知道這一系列的推進,是源自有過同樣口號的雷根總統。

新自由主義簡史

新自由主義簡史

大衛.哈維的《新自由主義簡史》告訴我們的正是這樣一段故事。什麼是新自由主義呢?「通過一個制度框架內──此制度框架的特點是穩固的個人財產權、自由市場、自由貿易──釋放個體企業的自由與技能,能夠最大程度地促進人類的幸福。」對此,國家的角色在於創造並維持這樣的制度框架,例如,確保貨幣穩定,建立必要的軍事、國防,透過治安與法律保護人民的財產權,在需要的時候用武力保護市場運轉,或者打開市場。

同時,一旦市場建立起來之後,政府的干預必須限縮在最小的限度,因為政府不可能得到準確的市場信息,同時這些訊息也將被利益集團給扭曲。簡單的說,就是盡可能讓市場自行決定。這個淵源於「國富論」的「看不見的手」概念,在新自由主義這裡,政府的角色被加重,同時也被揚棄了。因此我們看見,鬆綁、私有化,國家從社會供給的領域退出,被信仰這些理念的國家,廣泛的執行了。

這一切並非突然展開的,關於新自由主義,人們可以追溯1947年以哈耶克、弗里德曼的朝聖山學社,他們信奉個人自由的思想,激烈的反對政府干預的理論,在經濟學科學與政治上的個人自由理念,卻不能完全相合。同時,不信任一切政府力量與要求政府必須提供強制性的力量以保護制度框架,也產生一種扞格。這些理論性的漏洞,在未來的理論與政治實踐間,造就了兩者之間的走樣。

大衛.哈維在本書中,細細闡述,新自由主義如何從概念生成到定於一尊的過程。七○年代末期,當戰後以充分就業及社會階級間平衡的施政理念,日漸產生疲態,新自由主義似乎成為當時唯一可用的一帖良方,並在雷根、柴契爾夫人聯手推動下,加速了推動的進程,此後從拉丁美洲、中國到東歐,乃至原本強調福利政策的北歐國家,莫不席捲進來,紛紛轉變國家方向,最終構築成我們眼見的這一個強調商品、金融自由的全球化世界。

這一帖看似當時經濟萬靈丹,如今深入我們行為意識的觀念,帶給我們什麼改變呢?奉行新自由主義的國家,通常會有兩項特徵,一是致力於打造「良好的經商環境」,另一則是,當金融體系與人民利益發生衝突時,國家往往傾向維護金融體系的存在。

在前者,我們看見為了致力於經商環境,對內打壓工會運作與人民抗爭,讓位於資本家的土地開發遷移與環境破壞,而資本家總能在地理差異的不平等下,持續找到下一個降低成本的地方,獲取最大的利益。在後者,幾次基於投機風潮所衍生的金融震盪,幾乎無一例外的運用一般大眾的資產,來挽救這些大到不能倒的體系。這最終的結果,就是巨大的貧富差距與階級的重建,而這就是我們唯一所能擁有的世界嗎?

可以思考,為什麼在國家體制的推進之外,人們可以這麼輕易地接收新自由主義的觀念呢?這或者跟它強烈賦予個人的自由有關係,大衛.哈維引用了波隆尼的概念「好的自由一定會伴隨不好的自由」為我們揭開甜蜜底下的毒藥,在這個體制之下,人們擁有的是信仰、言論、集會以及更多選擇的自由,而交出去的確是「剝削他人的自由,或得超額利潤卻不願貢獻社會的自由、阻止技術發明用於公益事業的自由、或發國難財的自由」。個人承擔的自由極大化了,集體性的自由卻萎縮了,當利益與公眾發生衝突時,自由流向的往往會是擁有較大資源的資產者。

曾經有一段時間,人們彼此差異並沒有那麼多,勞資之間有著巧妙的平衡,人們有過改變出身階層的機會,如今,這都不復存在了。

當人的價值,當一切的事物都商品化了;當最有錢的62位富翁的財富,等於最貧窮35億人資產的總和時,請回頭想想這個世界──「自由」遠非我們所想像的那麼美好。

那我們的選擇呢?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