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那麼近,那麼遠

【黃麗如專欄|囧途】蒙塵的杜拜

  • 字級

「因為沙塵暴的關係,我們的飛機無法在杜哈降落,將轉降杜拜。」機長廣播著。本以為再一個小時就可以降落杜哈,然後狂奔另一個登機門,轉機去卡薩布蘭加。機長的廣播直接宣告:此路不通。鄰座的英國人焦慮地說:「本以為搭中東的航空公司風險最低,沒颱風、沒暴風雪,不會延誤行程,沒想到還有沙塵暴來亂。」

我搭的是卡達航空,但因為和國泰航空共用班號,這班飛機是用國泰的飛機、國泰的機組人員。國泰獲得去年Skytrax評比為全球第一名的航空公司,我對國泰航空沒有特別的感情,但因為從香港到杜哈這一路上影音設備頗佳,而且剛好此檔均是奧斯卡大片,所以一路看片看到杜哈上空都沒闔眼。本想下一段飛機再來好好睡覺,但飛機改降杜拜,我的睡眠計畫完全被推翻。

半夜抵達杜拜,整輛飛機兩百多人大部分都是轉機客。理想狀態下,兩個小時後就要搭另一班飛機到歐洲或非洲。一個義大利人看我滿臉愁容,他說:「別擔心,這裡是杜拜,杜拜就是飛機多,我們應該很快就可以轉機離開。」但事情沒那麼樂觀,半夜十二點,到哪裡找飛機?而且國泰航空的地勤只有兩個人來「服務」我們兩百多人。大家擠在櫃台前想要搞清楚狀況,但那兩個人的說詞永遠是:「我們正在處理,請大家耐心等候。」等了兩個小時後,櫃檯的人又說:「請大家耐心等候,不要離開太遠,我們隨時可能起飛。」看到窗外懸浮粒子那麼多,一片霧茫茫,甚至看不到飛機的形體,我直覺:這應該是要等到天亮吧!這時候突然有人喊:「那你們總要給我們水或食物吧!如果要等很久,你們是不是要給我們住宿!」櫃檯的人焦慮地拿著電話講很久,然後說:「我們正在安排。」又過了一個小時,櫃檯的人說:「請大家先到樓上麥當勞吃東西、休息一下,我們還在處理續飛的事情。」

完全沒睡覺的我,非常累,看到眼前的狀況除了無奈也無能為力。只見兩百多人擁到樓上麥當勞前,排了好長好長的人龍,我因為沒力氣排隊,就癱在椅子上,想最後再去吃東西。很睏很睏,知道應該接不上一天只有一班飛往卡薩布蘭加的飛機,更是沮喪。於是上網準備取消在摩洛哥的第一晚住宿,但因為已過了24小時前取消的規定,因此第一晚的住宿費就全額沒收了。萬念俱灰,接著,網路斷線。螢幕跳出若要繼續上網請選付費方案。這個對話框激起我的怒火,很想吶喊:這是杜拜,不是什麼都要很厲害!那麼有錢的國家怎麼連機場網路也要錢!(這其實是錯誤觀念,許多高貴的五星級飯店網路也要錢,但一旦動怒就會無理的仇富。)

人在冏途只求有可平躺歇息之處人在冏途只求有可平躺歇息之處


天有點微光,但外頭還是很濛,能見度極低,和我第一次造訪杜拜看到的閃亮完全不同。當時,在43度的高溫下,仰望著高聳的哈里發塔(Burj khalifa),高塔反射著日光,亮到我的眼睛都快灼傷。當時,Armani旅店剛開幕不久,進出Armani的人穿金戴銀高調放閃。當時適逢周末,Dubai Mall擠滿了人,吃東西、買東西、吃東西、買東西,嫁來杜拜的黑龍江姑娘說:「在杜拜沒有買不到的東西、沒有辦不到的事,連要吃豬肉我都可以幫你張羅!」

我住在21樓高的房間裡,窗外每天亮得刺眼,高樓大廈的玻璃折射成一條條的光束穿到我的床沿。然而,在大廈的外圍則是無垠的黃沙,那是杜拜原本的樣子。沙漠包圍的城市裡瀰漫著人定勝天的氣氛,滑雪場、水族館的存在相當不可思議,在驚訝中總有微微的不安。為了拚觀光而在乾涸之地造雪玩水,此般超現實場景令人心慌。這一切閃亮、夢幻到我一點都不想再來。

沙漠裡大樓拔高而起的杜拜相當超現實沙漠裡大樓拔高而起的杜拜相當超現實


沒想到再見杜拜是遭逢沙塵暴的時刻,市區黯淡、機場停擺,六個小時過去,國泰航空仍然沒有什麼作為,只是不斷地重複:「請耐心等待,我們正在處理。」很多人都累了、倦了、絕望了,便就地而睡。那情景就像在第三世界的機場一樣,一點都沒有杜拜的氣勢。七點,卡達航空的人來了,開始處理我們這兩百多人;十一點,我們搭上飛機,飛了一個小時,飛回杜哈。起初安慰我的義大利人狂飆髒話,他說:「我錯過了會議,然後就是周末,我也不能洽公,星期一我又要搭飛機回香港,這次出差是個X!」

被沙塵暴包圍的杜拜,看不到光鮮亮麗,卻看到其原來的身世被沙塵暴包圍的杜拜,看不到光鮮亮麗,卻看到其原來的身世


12點,回到杜哈,繼續排長長的隊,開始改機票、辦轉機。由於杜哈飛往歐洲的下午班機不夠多,我們那班飛機有一半的人,又要搭飛機去杜拜,然後再轉機。義大利人已經氣到沒力氣抱怨了,拿到新的登機證,準備又要飛回杜拜,再轉巴黎,他只幽幽的說:「我要去寫Trip Advisor,那個最佳航空公司評比應該要增列危機處理能力。」然後祝福我:Good Luck!

我則被送進杜哈市中心的五星級旅館,準備搭十九個小時後的飛機去摩洛哥。卡達還給了約台幣2,100的旅館餐食消費券。從機場到市區的半小時車程,人人面有難色,儘管街景風和日麗,但沒人有心情想要觀光。一進房間,洗個澡,癱在床上狂睡。既然飛機是19個小時後,鬧鐘也不用調,就睡到天荒地老吧!醒來,把消費券的額度換來一杯又一杯的智利紅酒。天空是無限透明的藍,打開電腦,開始寫Trip Advisor。


酒途的告白:環遊世界酒單
酒途的告白:環遊世界酒單

黃麗如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
個人部落格:「
享樂遊牧民族
Fb:「
享樂遊牧民族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一部28年前的漫畫為何到今日仍然前衛?重讀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

被書迷、影迷譽為經典不是沒有道理,即便誕生至今已過20多年,現在重看仍能感受到原作中前衛的世界觀......隨著漫畫重新出版以及真人版電影上映的,一起重新體會士郎正宗《攻殼機動隊》的魅力!

65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