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認識野澤尚|03】陳國偉:當我們被深淵凝視——野澤尚的小說

  • 字級





虛線的惡意
虛線的惡意
《虛線的惡意》是編劇大師野澤尚(日劇《戀人啊》、《青鳥》、《沉睡的森林》、《冰的世界》)三度叩關日本新人推理作家最高榮耀「江戶川亂步獎」終獲肯定之作,也是他深入探討媒體現狀的一部良心之作。

野澤尚是編劇,是小說家,亦是閱聽大眾中的一員。「現在的媒體可信嗎?我們該用什麼方法理解日常接收到的資訊?該以怎樣的態度面對其他人告訴我們的事?」野澤尚把你我心中共同的疑惑,寫成
《虛線的惡意》這部精采的作品。同時,我們在此邀請了幾位不同領域的達人,從幾個不同的角度解讀、介紹野澤尚以及他的各種作品。


文/陳國偉
中興大學台灣文學與跨國文化所副教授

一卷內部告發的錄影帶,交到了媒體手中,揭露政府弊案引發的凶殺案線索,在影像中,神祕男子離開調查的警局時,露出了微笑,於是剪輯師抓住了這個畫面,暗示當事人的嫌疑。於是一場真相的風暴來襲,他們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所有人賴以維生的世界,將全部崩潰。

這是野澤尚的推理小說出道作,獲得江戶川亂步獎的《虛線的惡意》

一場畢業旅行,讓女孩躲開了滅門血案的慘劇,但隨著真相揭露,她必須抵禦咎由自取的懷疑眼光,並與倖存者的罪惡感心理創傷搏鬥逐漸長大。不料她意外得知犯罪者也有女兒,面對著兩人同而不同的「遺族」命運軌跡,她突然有著強烈的欲望想知道對方過著怎樣的生活。

深紅
深紅
這是野澤尚生前最後一部得獎作品──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的《深紅》

有別於以夫婦、大人之愛的題材受到歡迎的單純腳本家時期,1997年後多了小說家身分的野澤尚,在創作題材上有了很大程度的跨越與拓展。像是1999年的《呼人》是關於因為恐怖主義造成身體停止長大的少年,所遭遇的殺戮、暴力與友情的成長小說;或是高中生為了追求理想,獨自到西班牙奮鬥的足球小說「龍時」系列(2002-2004);又或是以友情為題材,被譽為野澤尚版《Stand By Me》的《Stay Gold》,都可以看出他挑戰自我的軌跡。

擁抱不眠的夜
擁抱不眠的夜
當然,在推理小說的部分,他更開創出非常與眾不同的風景。1999年他在《LIMIT》中以幼童的連續綁架事件為主軸,透過這些為了工作、一己情欲而失職的父母,探討了現代社會中的親子關係,當孩子們一個個消失,卻沒有被要求贖金,背後連結的竟是恐怖的跨國犯罪集團。同樣延續著家庭議題,在2001年的《擁抱不眠的夜》中,他以三個為了追求理想的居住環境、因而搬入遠離東京都的郊外休閒社區的家庭,卻開始一一人間蒸發為謎團,辯證對於人來說,所謂的幸福到底是什麼?如果沒有好好地清算過去,是否可能有美好的未來?

除此之外,在《虛線的惡意》得獎後五年,他再度在2002年以《沒有退路的人》探究媒體的社會意義以及價值,充滿個人魅力的青年以犯罪事件的關係人,獲得媒體的高度矚目,到底有什麼目的,他的身世又隱藏著怎樣的秘密。一如《虛線的惡意》般,真正的謎底並不是在究竟誰犯了罪,而是犯罪所造成的後續效應,那沿著關係人與報導者形成的人際葛藤,攀爬而來的撲面惡意。

對野澤尚來說,那惡意從人性與社會現實的深淵中而來,挾帶著真相的誘惑,隨時準備將人一口吞噬,而似乎鮮少有人能夠真正醒悟而逃脫。就像《LIMIT》結尾犯罪者的自白:因為在南國的烈陽下,人要漸漸腐敗了,於是他想看看地獄是什麼樣子,如果沒有到達地獄的盡頭,人是沒有辦法回來的。

的確,尼采曾說,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凝視著你。

但我相信野澤尚更想說的是,深淵總是凝視著我們,而我們一旦凝視回應,活生生的人間地獄便從此開啟。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