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阿潑:民主落地生根,就是我溫柔的復仇──讀奧比.薩克思《斷臂上的花朵》

  • 字級


作家讀書筆記bn

不知是否是我的錯覺,總覺近來的氣氛很「南非」。

曼德拉:漫漫自由路 DVD(Mandela:Long Walk To Freedom)

曼德拉:漫漫自由路 DVD(Mandela:Long Walk To Freedom)

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彩虹之國的和解與重建之路

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彩虹之國的和解與重建之路

除了反種族隔離運動領導人、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傳記電影《漫漫自由路》即將全球上映(包含台灣),而台灣出版書市也一連推出兩本南非重要人物的著述:前「南非真相和解委員會」主席屠圖主教的《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以及南非民主化後首屆憲法法庭大法官奧比.薩克思的《斷臂上的花朵》

這兩本著作都觸及同樣的概念,即「轉型正義」和「真相和解」,但比起屠圖主教大談真相和解委員會處理的各個案例和背後的故事,薩克思法官戮力的卻不僅僅是種族隔離時期的罪行和調解,而是國家的藍圖和方向,也就是憲法──透過憲法來保障人權、福祉,以及各種價值。

──南非的這部憲法也因其具有進步價值與和解典範,而被稱為「世界上最值得尊敬的憲法」。

斷臂上的花朵:從囚徒到大法官,用一生開創全球憲法典範

斷臂上的花朵:從囚徒到大法官,用一生開創全球憲法典範

《斷臂上的花朵》這本書,就是薩克思將過去數次針對「一個本來要陷入種族相互屠殺的國家,如何建立民主憲政」演說經驗整理出來,藉著南非新憲法的原則和意義,援引各個憲法法庭的判決,來耙梳一個具有理想憲法的理想國家的樣貌。

如果讀者想在這本書上看到南非這個國家如何掙脫種族隔離,走向民主的奮鬥經驗,或者希望看到對白人政府或威權歷史的控訴,恐怕會失望,因為這本書就是一個因反種族隔離而被視為恐怖份子的法律人,即便被炸斷一條手臂、炸毀一隻眼睛,卻仍堅持「和解共生」,因此,筆墨之間充滿了自我經驗的反思、法律哲學的思索,以及人權和正義的實踐。

炸彈把我逐出我日復一日的例行法律生活,從而讓我能自由地從頭開始過我的人生。我學習如何走路、站立、奔跑……以及草擬南非的新憲法……」薩克思說,「法律不再構成不義的拒馬,以至於為了追求自由而非衝撞、拆毀它不可,相反的,如今他是達成和平革命的主要工具。……如果制定新根本大法的過程治癒了我的國家,那麼它也一併消除我自己深層的內在分歧。

薩克思學的是法律,但他前半生卻因為政治主張,而成為國家的敵人,因祖國的法律被拘禁和傷害,他稱自己是法律的守護者,卻又是法律的敵人,時常在心理產生衝突隔閡,但他說:「若民主能在南非落地生根,那麼代表純潔和殉道的玫瑰與百合花將從我的斷臂上開出。而這就是我溫柔的復仇。

我在被監禁時所立下的誓言,現在終於實現了,但不是在意識型態鬥爭上擊敗對方,而是昇華為一套哲學與情感的圭臬,勾勒出我心中的理想人格,我想要生活於其中的理想國家,以及我願意奉行恪守的理想憲法。

作為種族隔離時期的受害者,薩克思自然遭受過拘禁甚至刑求,但他不屈服也不憤恨。「透過刑求,主事者企圖把這些人身而為人的身分剝奪,使之成為比人還低下的生物。」他思索,什麼是你所能施展的最大權力?「不管我怎麼受創,我還是比他們優越──我的行為準則和價值比他們高尚,我的信仰深度他們無法企及,我才是真正的人類,我為正義而戰、我為自由奮鬥,我永遠不會變成這個他們那種樣子。

這便是和解共生的思想根源。在《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中,屠圖主教便說了,「和解共生」原就是非洲人的文化價值,其非洲語為ubuntu和botho(在《斷臂上的花朵》中便將ubuntu-botho翻為「和解共生」),在非洲諺語中是這麼說的,「一個人之所以為人,必須要從和他人的互動表現出來,使你失去人性的東西必然使我失去人性。

基於這樣的道德上的勝利,他試著將敵人拉到「違背正義的體制」,而這正是南非將「真相和解」作為撫平歷史傷口的原因。同樣的態度,也置放在死刑存廢的立場上:「殺人者被處決了,他或她反而獲得了畸形的勝利,因為國家執行的死刑會降低社會大眾對蓄意殺人的厭惡度。

隨意翻閱這本書,都可以看到諸如以上所列的動人段落句子,我不厭其煩地打下來,但又想保留一些給讀者自己閱讀和思考。這些句子是他因個人受害經驗對法律的省思,所以他時而說生命閱歷改變了他對法律的理解,本書對法哲學的思考脈絡也有相當程度鋪陳。

他也試圖讓法律改變他人的生命,例如,透過憲法判決給予愛滋病患者應得的尊嚴、給予同性戀或宗教信仰者合理的對待,也透過憲法讓無家可居的弱勢保障和安頓。比起許多國家憲法的「消極」,南非新憲法對少數族群和弱勢給了積極的保護。在臺灣因為多元成家方案、死刑存廢、都市發展帶來的迫遷等等爭議不休的今天,《斷臂上的花朵》可以給我們更多思考上的啟發,但願我們也能夠重新思考所謂民主的價值,和國家的未來。



阿潑
媒體工作者,新聞系和人類所畢業生,換過很多工作,去過很多國家,寫了很多字,做了很多夢。著有看不見的北京憂鬱的邊界等。

  延伸閱讀  
溫柔的復仇,超現實的綻放——專訪《斷臂上的花朵》奧比.薩克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冤案如何產生?誰又該為冤案負責?從五本小說、社會論述看司法錯判的痛

有冤案,就代表「真正的壞人」沒有受到制裁,小說中的冤案有平反的可能,那現實中的呢?看五篇相關文章更了解冤罪議題。

21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