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博客來選書

謊言,是唯一的真實──六月選書《謊言回憶錄》

  • 字級

謊言回憶錄

謊言回憶錄

這本書讓我想起多年前私愛的小說:江國香織《流理台下的骨頭》。相較於江國香織為人所知的都會女性主題,這本溫馨雋永的家族回憶錄顯得很特別。六口之家,截然不同的家人性格,書裡叨叨絮絮關於手足親子的日常細瑣,筆調看似平淡,卻在煩躁不安的時刻給人一種神奇的療癒感。

乍讀《謊言回憶錄》的書稿,我也處於那種躁動狀態。靠著一股衝動簽下版權,然後從收到合約那一刻就開始心虛:一個默默無聞的菜鳥作家回憶錄,憑著哪一點吸引人?它又為何打動我?直到將書讀進心坎,一切豁然開朗。

平凡的回憶錄之所以可貴,正因它反應了真實生活的樣貌,每個片段都能讓人摸到一個邊角,去啟動自己對家的記憶;然而,這本回憶錄又是如此不凡,以謊言的角度切入,欲蓋彌彰地揭露那些難以面對、不忍深究的「家族黑歷史」。

實在很難想像,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夠坦誠無諱地把最私密的家事/家醜形之文字,公開展示在大眾面前。作者自承這麼做背負著強烈的罪惡感,這些家族秘密不只屬於她自己;甚至對於那些因為書寫而被迫「上台演出」的角色們來說,同樣是一種不公的霸凌。

說謊有許多動機,最親密家人之間的謊尤其如此,不管是自私的欲望,怯懦的隱瞞,為了保全或維護什麼,或者,美其名為「愛」。在這個家庭中,爸爸說謊,媽媽說謊,兄弟們也說謊,唯獨作者開宗明義跟讀者再三保證,「我一定,一定,會說真話。」

這是最弔詭的部分。作者透過謊言連篇的日記,昭示探究真相的決心,卻落入回憶會騙人,詮釋充滿歧異,真實與虛構界線模糊的矛盾。它誘引你像個偵探般在字裡行間尋找真相的蛛絲馬跡,最後卻發現連敘述者本身都不可信。本書藉此拋出一個問題:「真實性」,是回憶錄寫作的必要條件嗎?

我相信這本書可以讓人久久無法釋懷,後作力強大。因為謊話連篇的背後,是赤裸裸、真心不騙的情感。或許我們每個人都活在謊言之中,再用謊言拼湊屬於自己的真相,但那又如何?謊言承載了那麼多的重量、掩飾了那麼多的不堪、牽繫了那麼多的愛恨,當人事物隨著時間日漸湮滅,那些最終留下來的謊言,就是唯一的真實。

李嘉琪
木馬文化編輯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不管愛來了還是離開,你都需要一帖愛的處方籤

愛的處方籤:煩躁時用家事撫慰,失戀了就看電影療傷,對情人說肉麻的情話,一起做愛情的無賴

195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