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本月精選

逛展覽、扮裝派對、朗讀馬拉松……英國人這樣規劃「珍奧斯汀逝世200週年」展

  • 字級



文/蔡明燁(歐洲台灣研究協會秘書長暨文字工作者)


2017年是珍.奧斯汀(Jane Austen, 1775–1817)逝世200週年,許多展覽、演講、及會議等文化與學術活動紛紛在各地舉行,慶祝這位英國女作家歷久彌新的文學成就。

事實上,這幾年來不同形式的奧斯汀「200週年慶」從未間斷過,而這須從奧斯汀的個人簡史說起。奧斯汀在1775年12月16日出生於南英格蘭的漢普夏(Hampshire),短暫移居牛津(Oxford)後不久,就又遷往南漢普敦(Southampton),並於1783年在南漢普敦入學。

傲慢與偏見(200週年經典重譯紀念版)

傲慢與偏見(200週年經典重譯紀念版)

理性與感性(珍奧斯汀逝世兩百週年紀念精裝系列)

理性與感性(珍奧斯汀逝世兩百週年紀念精裝系列)

從11歲起,奧斯汀便習於寫詩、短篇故事、生活見聞等文字,供家人娛樂,但到了1790年,14歲的奧斯汀決心走上專業作家之路,於是她開始嘗試撰寫更精緻的長篇小說。1810年,她的處女作《理性與感性》Sense and Sensibility)終於被出版社接受,於1811年問世;隔兩年,《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被推出市場;隔年1814年,《曼斯菲爾德公園》Mansfield Park)和讀者見面;緊接著在1815年,又見《艾瑪》Emma)進入市場。

奧斯汀病死於1817年7月18日,享年41歲。在她生前,雖然出版的小說都很暢銷,卻均未以本名發表,直到她過世之後,才獲得正名,連她生前的三部小說手稿都被陸續出版,包括1818年的《諾斯安格修道院》(Northanger Abbey)《勸說》Persuasion),以及1871年的《蘇珊小姐》(Lady Susan)

奧斯汀的「200週年」慶祝活動,可以說從2013年起就已隨著《傲慢與偏見》出版第200週年而掀起了一波高潮,例如連續12小時的「朗讀馬拉松」,邀請遍布世界各角落的專家、學者、書迷來閱讀本書,透過網路廣播和全球粉絲共襄盛舉。此外,以本書為主題的各項演講、影片放映、即興表演、論文比賽、專題展覽及國際會議等,稱得上包羅萬象;至於出版社配合時機推出的各種相關作品,更是琳瑯滿目。

《曼斯菲爾德公園》是所有奧斯汀小說中最不被奧迷們喜歡的作品,很可能因為本書不像其他小說,都是以女主角如何追求幸福婚姻為主題,而且書中揭發了作家文字晦暗的一面,充滿激情、慾望、危險與不倫。但當《曼斯菲爾德公園》在2014年慶祝出版200週年時,書迷們熱情不減,召集550位穿著英國攝政期間(Regency Period, 1812–1830)服飾的男、女、老、幼,群聚在英國巴斯(Bath)集會大廳(Assembly Rooms)外,拍下大合照,比先前在美國由491人共同締造的紀錄多出59人,改寫金氏世界紀錄,為當年度巴斯為期十天的「珍.奧斯汀節(Jane Austen Festival)」發出先聲。

2014年《曼斯菲爾德公園》慶祝出版200週年的共聚集550名參與者,打破金氏世界紀錄。

珍.奧斯汀節(Jane Austen Festival)活動照(圖/珍.奧斯汀節官網


喬頓莊園 Chawton House(圖/wiki

到了2015年,以「艾瑪200」為主題的迷你慶典在各地一一開鑼,例如布朗斯威克廣場之友(Friends of Brunswick Square)就籌辦了一個周末派對,內容包括演講、展覽、音樂演奏、現場表演、以及電影放映等;另外,《艾瑪》書中的丹威爾修道院(Donwell Abbey),乃是以喬頓莊園(Chawton House)為雛形,因此喬頓莊園圖書館也針對《艾瑪》、小說地理背景、19世紀期間的全球出版文化、以及奧斯汀小說如何引用莎士比亞(Shakespeare)等主題,策畫了一個跨年展覽,展期從2015年底直到2016年9月方剛結束。

至於今年的作家逝世200週年紀念,自然又是另一波高峰,大型展覽活動至少有四,其一是在溫徹斯特(Winchester)舉辦的「神秘的奧斯汀小姐(The Mysterious Miss Austen)」,展期自今年5月13日至7月24日止,首度將六幅奧斯汀畫像在同一個空間共同展出,其中有一幅畫像因由私人收藏,40餘年未曾公開展示過。其他展覽物件還包括奧斯汀的寫作手稿,以及各種作家的私人用品,如絲質外套、小皮包等。

\\「神秘的奧斯汀小姐」展覽預告影片//

溫徹斯特另一重要展覽主題為「疾病與醫藥(Malady and Medicine)」,展期亦為5月13日至7月24日。奧斯汀患病之後,於1817年5月24日抵達溫徹斯特接受治療,本展覽試圖鮮活再現當時的溫徹斯特,包括奧斯汀可能親眼所見、親耳所聽的諸般細節,並介紹照顧她的醫生,以及來醫院探望的親朋好友。奧斯汀曾在一封家書裡,講述自己如何被用轎子從城市的一端送到另一端,本展覽便蒐集到一張200年前遺留下來的轎子,是當年的溫徹斯特醫院載送病患的交通工具。


(圖/hampshireculturaltrust)

「疾病與醫藥(Malady and Medicine)」展重現奧斯汀1817年於此接受治療時的溫徹斯特樣貌(圖/Jane Austen 200


藥劑師威廉.寇蒂斯(William Curtis)

第三個相關展覽在奧爾頓(Alton)舉行,題為「奧爾頓的藥劑師(Alton Apothecary)」,展期自6月3日至8月20日止。奧斯汀開始感到不適但尚未送醫之前,首先尋求奧爾頓一名藥劑師的協助,名喚威廉.寇蒂斯(William Curtis)。本展覽的焦點放在寇帝斯身上,讓觀者進一步了解當時的英國社會民情,以及如寇帝斯這樣的藥劑師,在社區裡所扮演的角色。根據了解,《艾瑪》書中「派瑞先生(Mr Perry)」這個角色的塑造,極可能便是受到寇帝斯的影響。

第四個展覽地點為高斯伯爾特(Gosport),以奧斯汀時代的海軍為主題,展期從7月15日到9月20日。奧斯汀晚期的小說裡,開始塑造出一種新的英雄形象,他們憑藉辛勤工作與智慧,創造自己的財富和社會地位。《曼斯菲爾德公園》和《勸說》裡的海軍軍官,無疑都是從奧斯汀的兄長法蘭西斯(Francis, 1774–1865)和弟弟查爾斯(Charles, 1779–1852)身上獲得的靈感。法蘭西斯和查爾斯都是在大英帝國海軍的黃金時代入伍,兩人都有出類拔萃的表現,在同袍間建立了良好的聲望。本展覽旨在透過奧斯汀的小說、書信、及與她同時期的各種其他陳述,展現當年海軍所面臨的危險、挑戰、與刺激,以及海上生活的娛樂和社交活動。


The Navy at the Time of Jane Austen: Fighting, Flirting and Fortune(圖/Jane Austen 200


除此之外,劍橋大學圖書館、劍橋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 Cambridge)都有相關展覽和學術研討會;巴斯隱修院(The Bath Priory)舉辦奧斯汀講座兼餐會;位於北英格蘭的喬爾立圖書館(Chorley Library),則針對不同年齡層的讀者群——從幼兒到銀髮族——設計了一系列的奧斯汀讀書會與團體活動,簡直是老少咸宜,應有盡有。

這些年復一年層出不窮的奧斯汀200週年各色宴饗,證明了奧斯汀的雅俗共賞,使其小說衍生成世界性的文化產業,造成了奧斯汀旋風的風靡全球,並透過對原著的現代化解讀,一再賦予奧斯汀作品新的生命,使之歷久不衰,永不退流行。



 延伸閱讀 
1. 珍奧斯汀如何變成戀愛教主?──顏擇雅讀珍奧斯汀
2. 【個人意見專欄|親愛的...】親愛的珍奧斯汀
3. 施舜翔:好姊妹與壞姊妹──珍奧斯汀書信與小說中的「姊妹」關係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