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鄭聿:不讓自己掉進月台的間隙──讀鄭哲涵〈別人〉

  • 字級


一早走進捷運站,就像踏入一張蜘蛛網。我到公司的路徑是橘線換成綠線,其他上班族類或許是騎車再搭捷運,在同車落難(早起跟早起上班都是一場苦難啊)的此刻,每個人看似靠得很近、交纏緊密,但除非發生一些故事或事故,否則大家都是到了目的地即星散離去。

車廂裡的人多數是不交談的,獨自拉環站立或睏倦坐著,用手機與世界各處或虛或實地連線——聽串流音樂的佔十分之一,看線上影片的佔十分之一,瀏覽臉書或新聞或通訊app等等大概超過一半。前陣子,利用通勤時間讀《名為我之物》,陷在作者那種退兩步進三步的觀察、進兩步退三步的反省之時,一抬頭發現已經到站了,自己還停在原地,立刻急急忙忙奔出去。

名為我之物

名為我之物

液態之愛:論人際紐帶的脆弱

液態之愛:論人際紐帶的脆弱

說捷運站像蜘蛛網,卻也是一張沒有蜘蛛據守、黏性不高的網。當世上所有的關係皆是連線容易、抽身為難,《液態之愛》是這麼回應的:「在網路上,連線、離線這兩種選擇都一樣正常,享有同等的位階,也具有同樣的重要性。要問這兩種互補的活動,哪一種才是網路的本質,是沒有道理的。

在宇宙的網路中,在連線與離線之間,好似有一條狹長而深不見底的縫,令人必須謹慎,不能突然從此端,跨到彼端。一如進出捷運車門,擔憂手機會意外掉進月台間隙的那種心情。一如每天上班,與各窗口連線溝通,也小心翼翼不讓自己掉下去。這樣的空隙,也曾出現在上班與下班、20歲與30歲、我的與他的之間。

「這兩件事相關嗎?」詩人用兩行兩行的形式問道。

我彷彿看見那條深不見底的縫下面,是一大片一整塊、互通相連的無限之地,沒有分線轉乘,沒有正反方向。但現實生活中的我,就只是跨越月台的間隙,宛如跨越了這輩子一樣。

-

〈別人〉 / 鄭哲涵

留落腮鬍的男人
會想刮掉鬍子的事嗎

最快樂的一天

最快樂的一天

20歲左右的男生說
30歲前他要多交一些女朋友

女子淋著雨講電話
男子淋著雨拍照

他的頭髮被剪壞了
他說女人不可信
這兩件事相關嗎

後座的女孩對前座的男孩說
如果這樣騎過去
會是反方向


玻璃

玻璃


鄭聿

生於高雄鳥松,住在台北永和。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曾獲台北文學獎、吳濁流文學獎等。著有詩集《玩具刀》《玻璃》


 延伸閱讀 
1. 【專訪】孤獨、憂傷且戰鬥的世界系少年──盛浩偉《名為我之物》
2. 【馬欣專欄|人性顯相室】在鼓勵謊言的世界裡,真實的我是誰?──《何者》的拓人
3. 【詩人╱私人.讀詩】徐珮芬:失能──讀鄭哲涵〈我要當一個普通的人〉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