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人物專訪

  • 暗黑、血腥、暴力……讀原版的格林童話給小孩聽可以嗎?

    作者:馬尼尼為 /2019-04-25

    一本厚厚的格林童話是很難令人下咽的,直到看了河合隼雄在《民間故事啟示錄》以「殺害」為題:「沒做錯事卻莫名被殺」、「自殺」、「全部死光」、「殺害的委託」、「異類婚姻中的殺害」這種分類來看格林童話,實在令人為之一振,就這樣我把格林童話再拿出來當字典用,這才好好看進了格林童話。

    More
  • 【太陽之西】「異常」是家庭失能的唯一原因嗎?體罰與暴力的距離有多遠?——讀《異常的正常家庭》

    作者:島本 /2019-04-30

    親子關係的發生來自血緣,關係的品質卻來自於相處。涓滴的感動與積累的相知能締造無可取代的愛與羈絆,長期的愁怨、爭吵、權控甚至暴力與羞辱,則會導致難以挽回的扭曲。不幸的是,這兩種情形最可能發生的場域,都在家庭之中,而愛雖是人類最浪漫的超能力,親子之愛卻是最現實的人際關係,家庭這個單位所衍生出的許多活動與法律關係,諸如生日、出遊、婚喪、資源分配、財產繼承等,又進一步強化了其中的所有。 長久以來,「幸福家庭」的畫面不斷在大眾媒體與行銷廣告中放送,新聞與影劇則不斷強化父母犧牲奉獻的愛,天倫之樂的完形想...

    More
  • 「讀者不一定要洞悉繪本細節,但創作者一定要深思。」──「橘子行星」河野雅拉的創作觀

    作者:賴嘉綾 /2019-04-12

    不論是造型、擺置、畫、貼、轉印,以往作畫的過程顧忌較多,隨著經驗,我現在畫畫時非常自在,而且想法集中,更能夠掌握細節。我的做法從純數位又重回講究質感、觸感的拼貼與蠟筆。 其實每一本書的做法都不同,不過,最重要的是動手做之前的構想,我總是想著如何挑戰讀者。這樣才可以在我的書裡提供「閱讀以外」的互動,過程中,不論是經過自己的多方設想,或藉由團隊的腦力激盪,書一定要到讀者手上才能說是完成。另外,我會在前扉頁和後扉頁上做出一些變化,這些很重要。我經常在各個畫面中安放了細節,雖然讀者不一定要洞悉,但創...

    More
  • 如果有人上山 而你為此困擾──來讀3本「山之書」

    作者:鄒欣寧 /2019-04-25

    自從把登山納為日常,頻繁吆喝朋友和我一起上山後,偶然被問過幾次:你為什麼要去爬山? 會這麼問的人,會這樣問的場合,當然不在山上。順應問的人和問的場合,我的答案也幾乎不一樣,養生、健身、觀景、交友、遠離城市人群……有一次我這樣說,「再不去就活不下去了。」別問我對方反應。記憶截頭去尾,只留下刺點。我被自己的答案刺著。 你為什麼爬山?更多時候我是發問的人,問的場合多半在山上。不,不在可以大休息的山屋,也不在大景當前,通常是極微小缺乏戲劇性的時刻:躲在一片箭竹草原的低凹土穴避風等候,或是踢...

    More
  • 散文的另一種極致:巧婦能為無米之炊!──讀黃麗群《我與貍奴不出門》

    作者:吳曉樂 /2019-04-26

    黃麗群出書了。這很重要,要不是怕被編輯認為在拖台錢,真想說三次。這背後其來有自,在出版《背後歌》時,她接受專訪,稱:「寫一年的專欄把我30年來所有要講的話講完了,我對世界已經無話可說了。」對讀者而言,此語總是有點驚心的。於是這幾年的延伸,許是時間換取空間的明證,對話的空間又撐出來了,而這回黃麗群詞彙堆疊嵌合的畫面,引人依舊。剔透依舊。 我與貍奴不出門 每個作家心中都有個用以格物的濾鏡,閱讀的過程像是逐步套用,有些濾鏡把生活給蒼涼了,有些則讓日子變成粗顆粒,不清不楚的於是很快活。而黃麗群則把「...

    More

文章類別

最新文章NEW ST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