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Blindsighted《盲視》

  • 字級


妙筆記banner

我通常並不喜歡拿兩個不同的作者來比較,不過,我相信不知不覺會把泰絲格里森(Tess Gerritsen)和凱琳史勞特(Karin Slaughter)做比較的,絕對不只我一人。原因很簡單,兩個人的「女法醫、警探系列」及「格蘭特郡系列」的設定實在是相當神似,「格蘭特郡系列」也有一個女醫主角(小兒科醫生兼營驗屍官)一樣在感情生活中茫然掙扎,同樣有個女警探是逞強不服輸性格,差別只在「格蘭特郡系列」多個警長男主角,而且兩位作者分別創作的兩個系列還都在同一年(2001)開始出版,這麼多的要素雷同,很難讓人不去做比較。

必須更正我上星期說的,《盲視》不但不難看,故事還相當刺激,只不過我很難不去注意到書中許多不合常理的地方!而且這些不合理從故事一開始就不斷發生:

盲視
盲視
小兒科女醫莎拉‧林頓和妹妹約在一家餐廳吃「醫事繁忙者」的遲午餐,莎拉去上洗手間時,發現了一位身上被十字開膛坐在馬桶上淌血的女性受害者,這個小鎮上幾乎人人認識人人,莎拉自然一眼就認出她是自幼就失明的一位鎮上教授西碧兒‧亞當斯,不過莎拉並不確定西碧兒當時還活著──身為兼職驗屍官的她,不但在尚未確認西碧兒是死是活之時就移動「屍體」破壞現場,也沒立刻打電話報警或叫救護車,在發現西碧兒還一息尚存之時,竟然開始在被人十字開膛、血流不止的受害者身上大力按壓心臟──儘管莎拉妳自恃是個會救人的醫生,也許受傷者無論怎樣大失血也要做心肺復甦術,但是,如果沒有先連絡專業的設備和救援前來,我實在是不知道奶下有個十字的大出血的受害者,是如何能單靠無後援的CPR回命?我的意思不是說身為醫生的莎拉的專業是錯的,而是說,有十幾年經驗的醫生,怎麼會僅有一介草民的緊急事故處理水準?

好吧,受害者的血終於被莎拉壓得噴流滿地而且死了,莎拉大舉破壞案發現場之後,也終於想到要報警了,可是她那探長前夫來了之後呢?他倆竟然在案發現場屍體旁邊,不疾不徐地開廂回憶兩人失敗婚姻之過往!我能不尖叫嗎?我能不暗醮連連嗎?我沒當場對摺那台NOOK就已經是很有EQ了吧!

西碧兒是女警探麗娜亞當斯的雙胞胎姊妹(這點是不是又和女法醫莫拉有個雙生有雷同?),我常識以為被害人的家屬不該參加此案偵查,不過考量格蘭特郡是個小地方,連小兒科醫生都得兼做驗屍官了,格蘭特郡警力不如波士頓也是可以理解,就讓麗娜偵查案子順便預防她陷入低潮憂鬱,大概也是勉強說得通,只是這本書中的勉強實在是不少啊……

Blindsighted
Blindsighted
我這麼不能忍受「不符常理」劇情的人,都沒丟開書而繼續看下去,就可見故事一定出現了我不能不看的點──死者西碧兒經驗屍後證實被姦殺,但兇手強姦的,竟然是他開在死者肚子上那十字傷的縱線處(抖),這實在是噁心殘忍得讓人無法接受啊!一般而言,如果劇情寫得合情合理地真實,這麼殘暴血腥的劇情我大概也是吞不下去的,不過此作者有個奇妙的平衡,就正因為她的故事諸多地方不符常理,反而讓殘酷的細節變得可以接受──又恐怖又離譜,反正一切都不是真的,如此一來,這本書就變得像是迪士尼樂園中的幽靈公館(Haunted Mansion)一樣,你不會覺得裡面的鬼是真的,但同時,你會開始享受這一切玄妙的設計,有驚嘆有尖叫,你也承認技術運用得真好,但你不會信那是真的鬧鬼。

我後來除了注意作者用心安排的殘酷姦殺手法之外,也很享受挑剔書中不合情理的部分,例如男主角傑佛瑞警長腿部受到槍傷隔天就出院,從此劇情像是瘋了一樣,傑佛瑞似乎想到時就跛腳難行一下,忘記了就當下痊癒跑蹲無礙,彷彿一切都是夢;第二個受害者明明被發現時是兩掌兩腳像耶穌一樣被大釘子打穿,雙手由於受暴時的強力掙扎,也猶如中了化骨綿掌般破碎,但她性命被搶救回來後,居然「打斷手骨顛倒勇」地搶了警槍,並成功舉槍自盡(台大輸了);女警探麗娜後來也被兇手抓去了,她被關在一個全黑無一點光的密室,被下了瞳孔會放大的迷幻藥,當她一個人時,那黑暗是連自己的手都看不到的絕黑,當歹徒來暗室強暴她時,他們卻又有辦法用眼神對眼神彼此示威或傳遞恐懼,而此時劇情居然還正常地說:麗娜是靠著聽歹徒的聲音,及歹徒說話的內容而認出歹徒的身分!然後後段劇情揭露,原來女醫莎拉也是個強暴受害者,而這個主角級的受害者也是一樣,只有應劇情需要時,才會突然記起自己彷彿是個受害者,要不然,她迷糊可愛的受暴後生活習慣是粗枝到連家門都不鎖,船鑰匙會留在船上忘記拔的人。此書中諸如此類不合理的小節多到嚇人,《Blindsighted》,恕我想把它翻譯成《瞎》。

這本本來可以九十幾分的《Blindsighted》,就是因為這麼瞎,我只能給七十,看在具有附加娛樂價值上,可以再加十分。但恕我質疑,這麼漏洞百出的書怎麼會被評價得如此高?還說它細膩地埋藏人性?是什麼樣的人性會讓人總是輕易忘記自己受過傷?又是什麼樣的人性,有兩個受害者居然會用「Making love」來形容自己受到的暴行?這真是個謎啊。

此外,在這本理應當是「精彩的文字」的書中,我並沒有特別看到值得大提的英文用語(但是要查的醫學相關單字倒是很多,比正港的醫生作家泰絲的書,更需要查單字),只有下面這句a tall drink of water可以說一下:

Sara Linton was what Jeffrey's father liked to call a tall drink of water.
莎拉林頓是傑佛瑞的爸爸喜歡形容的「一杯高水」。

我覺得蠻心虛的,這句話除了說它是個英文成語,意思就是「又瘦又高的人」、「細長型的人」,a tall glass of water亦可替用,此外毫無特殊之處。我反而覺得書中有一個單字可以分享一下:antidote(解藥)。硬要再補一個的話,我認為公共廁所中一間一間的隔間廁所,英文要怎麼說?這也還值得一提:a stall(一間)。

妙筆記8
(圖/張妙如)

平心而論回來,《盲視》是凱琳史勞特的處女作,處女作誰能不犯很多過失?我相信她後面的書應該會因經驗的增加而愈寫愈好吧?如同我前面說的,就算這本《盲視》是如同遊樂園之鬼屋一樣的娛樂性,凱琳也還算是一出手就是迪士尼層級的幽靈公館,應該仍是個值得期待的作家吧?

妒忌私家偵探社:姊妹花之死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知名作品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21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