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年度百大

【2007年度之最│書籍館】因為它曾如此溫柔地撫慰,所以我們如此榮幸地推薦:《失物之書》

  • 字級

文/達利

在選擇今年【文學小說】類型【年度之最】的時候,達利在兩本候選名單當中猶豫,無法下定決心。

這兩本書,一是《麥田捕手》,一是《失物之書》。

說來很有意思,這兩本讓達利難以抉擇的書,內容和主旨其實大異其趣:《麥田捕手》是個描寫現實世界的故事,《失物之書》的情節則大多發生在一個奇幻的國度;《麥田捕手》講的是幾天之內發生的故事,《失物之書》講述的時間較長(甚至還交待了主角的後半生);《麥田捕手》著重的是情境的描述,《失物之書》的重點大多隱在情節的設定當中;《麥田捕手》的故事發生在主角從青春期脫離、邁向成人的階段,《失物之書》的故事發生在主角從童年脫離、開始真正面對殘酷世界的時刻;《麥田捕手》要我們雖在現實社會生活,但不要忘懷青春時的熱血反叛精神,《失物之書》則告訴我們,學會正視無可避免的失去,才是真正成熟的處世態度……

除去這些與內容相關的部份,這兩本書還有個根本的不同:《麥田捕手》早已經是舉世公認的文學經典,而《失物之書》──至少目前還沒有──得到這樣的認同。

《失物之書》的故事背景發生在大戰期間,主角是男孩大衛;一天晚上,大衛聽見已故母親的呼喚,要他前往某處搭救自己,他在混亂中鑽入老牆裂口,跨出去時已進入一個迥異的世界。在這個幻想的國度當中,為了找尋回家的方法,大衛出發前往國王的城堡,尋覓傳說中由國王珍藏、能夠讓自己重返家門的《失物之書》;在旅途中,大衛遭遇到許多變形的童話角色,並開始面對許多未知的挑戰──如此情節,聽來是個典型的奇幻架構,但《失物之書》的奇妙,其實要在放下對奇幻類型的刻板印象、讓自己溶入閱讀當中時,才會真正打心裡頭浮現出來。

讓《失物之書》不同於一般奇幻童話的主因,在於大衛在幻想國度當中,仍然必須「現實」地生活:他要面對不可避免的死亡威脅、無所不在的欺瞞誘惑,沒有可以絕對信任的伙伴,也沒有可以讓自己瞬間進入無敵狀態的法寶;大衛在看似奇幻的背景當中,進行了人生最要緊的學習過程:面對「失去」。

這種沉重的主題,包覆在一個帶著童話色彩的故事當中,讀來於是有了種如詩一般的哀傷惆悵;康納利的敘事筆調不會故作輕鬆,也不刻意煽情,而是帶了種悠然的淡定,彷彿一個終於擁有成熟心智的成年人,用一種超脫但溫柔的眼光,回顧自己一路走來的跌跌撞撞。

2007 年 7 月份,《失物之書》的作者康納利應出版社的邀請,來了台灣一趟,達利也因工作之便,有幸同他見了一面,聊了一些關於《失物之書》的內容。

康納利沒什麼架子,聊起作品來既風趣又認真,在對談的過程當中,他指出更多在創作《失物之書》時放進故事當中的設定,也誠實地談到了這本書與自己的關係:康納利小時候曾因為父母親在他離家時將大門漆成另一種顏色,以致他找不到自己的家,以為父母親趁自己不在家時,把整個房子一起搬走了,他在那時體認到一個孩子最大的恐懼──被雙親遺棄。

雖然他不像書中的大衛幼年喪母,但在 20 歲時失去父親,也曾在年幼時被雙親帶去看心理醫生,同樣迷信數數或者某些自己規定、認為可以改變某些現實狀況的規則……《失物之書》並不在他與出版社簽定的出版計劃中,他也不曾沒有先條列寫作大綱就開始下筆;但這些同孩提時代相關的憂慮與熟悉的童話情節,在創作《失物之書》時源源不絕地自筆下湧出,在六個月內,康納利完成了這本書,除了排版後的一些小修正外,他沒有更動過任何內容──康納利將最真實、最私己的情感及思緒全部織進了這個故事裡,所以,他才會坦承:「我想我可能寫不出更好的作品了。」

溫暖、包容,既私密卻又帶著大眾閱讀的樂趣,在閱讀《失物之書》的時候,我們一面為這個故事所帶來的撫慰感觸深深著迷,一面偷偷地擔心:倘若有人因為把它當成一本尋常的奇幻小說而忽略了它,豈不可惜?

於是,雖然《麥田捕手》有積累了半個世紀的讚譽,但【年度之最】討論會議之後進行的投票,我們還是決定,將今年【文學小說】的【年度之最】頭銜,頒給《失物之書》。

或許它在時時翻攪的書市當中,終究會被新品如浪般覆沒,或許它因為帶著類型小說的色彩,終究不能被主流的文學評論者接受;但我們仍鄭重地為你介紹這本好看的故事,《失物之書》。帶著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以及一種暖暖的感動。

一如它在閱讀的時候,曾經如此溫柔地安慰了我們。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嚴厲的、像摯友的、不可靠的......父親有著各種面貌

認同你才華的父親、把你從深淵拉回的父親、不是好人但是好爸爸的父親、缺席的父親.....你的父親又有何種面貌?

136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