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

【張妙如|英文妙筆記】Closed for Winter(下)

  • 字級


張妙如專欄

〔接上集〕

所幸Wisting的女兒Line並不真的那麼幼稚到令人嘔血,經歷暫時分居的思念後,再次的一夜溫存,反而讓她在次晨更清楚,分手才是兩人最佳的去路,因為她的丹麥男友還是始終都不肯洩漏出自己在做什麼,並不是Line想挖人隱私,而是她覺得一對情侶如果連最基礎的生活,最基礎的「你真正是在做什麼」,都無法對彼此開誠布公,這樣的相處模式將走不到任何未來。

Kripos長期跟監奧斯陸的販毒走私集團,所以他們知道在這一次的交易中,幫派的地方頭目落得財貨兩失,甚至有弟兄都在此次交易過程中喪命了,到底半途殺出的程咬金是誰?Kripos是沒有幫派頭目那麼關心是誰劫走了錢和貨,不過他們擔心的是:現在頭目為了向組織上層交代、彌補虧空,已經計劃搶銀行!

Closed for Winter
Closed for Winter
其實這本書的案情不難猜測,就是從東歐來的盜匪在挪威闖空門時,碰巧遇上挪威幫派份子的毒品交易,雙方因為都搞不清楚對方是誰,所以突發了一場槍戰,各自死傷了一兩人,但事後錢和毒品都下落不明。而幫派份子為了不讓挪威警方追到任何蛛絲馬跡而連結上身,動手搶回了死亡弟兄的屍體,Wisting能查到的都只有立陶宛人的身分,可是他追到立陶宛找到那幫盜匪,發現他們還是在黑市販賣他們在挪威偷得的戰利品,看起來完全不像一夜發財致富了──如果他們是拿走黑幫的錢和貨的人的話,他們居然沒有趕快逃離貧民窟,也不了解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是遇上了哪路煞星。

雖不難猜到案情,不過這本書我還是很難形容它……該怎麼說好?一般人對犯罪小說的期待應該是看到最後「案情真相大白」或「誰是兇手」之類的,前面一個個先後出現,不清不楚的拼圖塊,最後拼起來原來是怎樣又怎樣,這不是一般犯罪小說的走法嗎?可是我覺得這本書到最後反而是在追錢和貨的去處?甚至是臥底人的身分??這還真是一個有點讓人不解的故事走向啊。

但,我同時又得承認,最後追到錢的去處時,確實是讓人有點出乎意料,但想了一想後,同時又覺得「世事果真如此沒錯」!所以教我怎麼說呢?……就算我個人覺得它好像把主角搞錯了,可實際上不但認為它不難看,還覺得一切很合理?這,真是一本讓人難以形容的小說啊!

(以下有雷,可以不看)

前一陣子我家附近出了一個命案,一名男子在深夜走路回家時被車撞死在路邊,肇事駕駛逃逸。我家這一帶的地形我當然很熟悉,當時從死者倒地的位置來看,我內心幾乎認定肇事者一定是我們這區的住戶,因為我家位於一個死巷內,死者當時行走不是靠右邊,他是靠左邊走在路上被撞到的,從他要回的家的位置來看,合理猜測他是靠他左手邊的路走,往我們這死巷的方向前進。那就代表肇事車子是開在和死者走同邊的車道上,也就是,車子是從死巷內往外開出去的,而從死巷往外的車就應該是這區住戶,這條路不是什麼交通要道,也不通往別的路,除了住戶,誰會開車開到此地?尤其深夜更不可能有那麼晚才離去的誰家訪客,這不是我們這種純住宅、非都會區的風格。

就在同一天稍後,果然有個女鄰居去自首了,我並不訝異兇手是鄰居,我訝異的是,她就是當初發現屍體的報案人,她報案時說她因為去溜狗而發現路邊躺著一個人。也許我不該訝異,看過那麼多偵探犯罪小說都告訴我們:在很多命案中,報案人往往也很可疑!不管他是良心問題過不去,還是因為某種理由想讓屍體早點被發現,知道屍體在何方的他,於是通常會成為報案者。

在這本小說中,錢的下落和兇手原來也是報案者──他當初去鄰居家發現的那個屍體身邊就倒著一袋錢,事實上那名死者當時還沒死全,他是中槍傷血流不止也陷入昏迷沒錯,可是還一息尚存,這個報案者因為起了貪念,所以當場打死了這個人,把錢藏好後才又追加報案。事實上Wisting覺得死者中的槍傷應該無論如何是會死,不管這報案者殺或不殺,只是報案者為了拿錢的事不被意外抖出,非要死者氣斷當場才安心。這個結局不可謂不自然,不合理。死者的屍體在驗屍之前就被幫派份子劫回去了,如若不是Wisting細心地推斷,小心地套話,其實和誰都無冤無仇無關係的小配角報案人,是怎麼樣也不會被認定是真兇的,頂多就是個偶然間偷了不義之財的貪心人罷了。


What a bloody cheek.
多厚的臉皮啊。

妙149
(圖/張妙如)

It was like throwing a stone into water. In some of the spreading rings, information might surface, but they had no guarantee of success and there was a risk that Muller would go free.
那就像投石問路,你可以從中得到某些資訊,但那不但不是必勝的保證,還可能有讓 Muller 逍遙法外的風險。

They drove in silence, Wisting trying to concentrate on the route, memorising right and left turns, braking and acceleration, but quickly losing his bearings.

他們靜靜地開車,Wisting試著專注於行駛路線,記憶著左彎右拐,減速和加速,但很快地失去他的方向感

You could have many hopes and dreams for the future, but you could never know what would become of them.
你可以對未來抱著很多希望和夢想,但你永遠無法預料它們會變成怎樣。


There were always backers. Behind every domino that fell, there was another, each and every time.

那裡永遠有墊背的,在每個倒下的骨牌後面,永遠有另一個墊背的,每次。

交換日記15
交換日記15



張妙如

從服裝設計跳到漫畫家,再轉而興起圖文創作的潮流,近年更嘗試寫偵探小說。著有《交換日記》、《西雅圖妙記》等,作品風格走輕鬆休閒路線,耐看又帶著時髦感。現今旅居西雅圖。最新作品為《交換日記15》西雅圖妙記7》。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這些分享給你那每年都去歐洲旅遊的親戚

這些歐洲冷知識連很多歐洲人都不知道!

517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