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馬欣|孤獨眾生相

【馬欣專欄|孤獨眾生相】原本愛你的那個我去哪裡了?──《花束般的戀愛》

  • 字級



這是一個看似在跳群舞,其實會發現自己不同調的年代,
於是有些影視中的角色,在散場後,他的孤獨才在你心中生根,你將接棒地演下去。
有些書,它所書寫的某個孤獨身影,彷彿連呼吸都是與你共生的。
有些真實人物,在他們淡出眼前後,你才知道你當時是藉由他,映照了自己。
而多數現象,只是一群人各自寂寞的獨白。




※本文可能有劇透,請斟酌閱讀

《花束般的戀愛》是《四重奏》的導演與編劇的再合作,因此你可以感受到那哭笑難分的後座力。這除是個愛情故事,更是成長故事。即使道別了,你仍能從彼此看到對方以前的影子。這部電影體現了愛情不再卻仍能永恆的深刻,也體現了人生不可逆的滄海桑田。

帶點刺痛感的微笑,大概就是成人的眼淚了吧。就像哪裡的河道乾了,但它的記憶卻還是澎湃的,因此只要一下雨它就會有被喚醒的刺痛感。坂元裕二所寫的《花束般的戀愛》就是這樣的電影,一如他擅長寫的那些遺憾,這部在講愛情,也在寫成長。

這部電影很淡,像水沖了就變淡彩的敘事與色澤,如愛情剛來時的清新。故事就在你我(深怕它破碎了)的預感中進行,因為他們初遇時太幸福了,以為自己終於找到Soulmate,以為自己終於被了解。

小絹與小麥熱戀時的那種笑,很像《雲端情人》裡男主角在自己漫漫人生中終於找到「那個人」的笑法,好像終於可以不孤單了(同時又懷疑怎麼可能呢?)的笑法,讓你觀影時也笑得心酸。

四重奏:坂元裕二腳本書,關於單戀、謊言,還有30多歲的灰階人生

四重奏:坂元裕二腳本書,關於單戀、謊言,還有30多歲的灰階人生

但如果你知道這是日劇《四重奏》的導演與坂元首次合作大銀幕作品,你大概可以理解這部哭笑難分的後座力,「長大」那一天來臨前你總要心碎一次,因為到那時候你連喜歡自己都要這麼吃力。

坂元寫現實都是潤物細無聲的,人日後看現實是輾壓過去的,但現實對人的影響是細雨靡靡的,都是一點一滴的回不去。

這部電影就是這麼美,這世上沒有一種美不夾雜殘忍。它從一段非常純粹的愛情開始,兩個年輕人因錯過末班車而相遇,在深夜營業的咖啡廳裡從尷尬(兩人習慣本質疏離,也是對自己存在感到尷尬)到相知。他們因為彼此喜愛動漫之神押井守而敢做進一步試探,兩人都是習慣自言自語大過擁抱大眾的人。

因為彼此喜歡的作家與電影相同,他們像烏龜從殼中探出頭來接觸彼此。小絹與小麥也不是不合群的人,但小絹不敢對外界抱太大信心,因此有點漫不經心。而男孩小麥則是試著迎合這世界,用力地不想讓人發現有另一個略為龜縮的自己。

這兩人發現彼此,一起在床上為同一本書哭泣、等同一個作家的連載,為同一個動漫而著迷,都拿電影票當書籤,寫到這裡,你會不會覺得他們只是文青病?但並不是,他們只是對相對真實的有所堅持。他們前半生如果一路有用一些東西當麵包屑,那小麥與小絹留下的多數是重疊的,他們連寂寞都是共振的,與這社會卡腳的尷尬也是一樣的。

他們連寂寞都是共振的,與這社會卡腳的尷尬也是一樣的。


同樣不適應的人碰到了同樣都不放棄的人,兩個人像在黑森林找到彼此一樣幸運。這愛情故事之所以不俗不膩,是因為這兩個人物很貼近我們,這世界的設定如今太開放寬敞了,人人都可以表現自己;然人人也必須表現自我。

於是台下不見光的自己擠得跟房間的大象一樣,現在的人是這麼的寂寞;在這表演型的社會裡。兩人的相遇讓人感到哀愁,因人很難停在那麼純粹的時候,而人的寂寞也終會有時差。

因你知道的成長滋味,當兩人以不可思議地相遇時,以為對方就是自己缺少的一角時,寂寞之後也會出現前所未有的重量。當然,你希望他們不會體會你曾有過的心痛。

這部電影把戀愛戲拍得太日常所以美好,兩人檢到貓、兩人發現一家樸實的麵包店就在他們同居處的附近、兩人會為同樣莫名的事情笑著。男方發現女友面對一連串高壓面試後,電話那頭壓抑的鼻音,他穿著拖鞋就跑到了地鐵(這行為在日本很詭異)找哭泣的女友。因為這樣潤物細無聲的愛情太好了(遠超過高富帥加傻白甜公式戲),是真的把愛情的質地拍出來了。

這部電影把戀愛戲拍得太日常所以美好。


在這麼矯情的世界竟容下了兩人為一單位的純真(令人想起《四重奏》裡你甚至不忍將他們界定為愛情還是友情的純粹)。

愛情把人生的摧枯拉朽都昇華了。但你同時感到忐忑,因為他們要長大了。電影後半部是入社會的磨礪,兩人為天地的廝守感,珍惜從捷運站返家步行三十分鐘的時光,慢慢地被社會切割掉心力。

小麥的插畫家夢想隨著文化產業的式微,畫酬被砍半。原本想找到工作,下班後再畫畫的夢想,也被一連串的菜鳥磨練砍殺殆盡。兩人的成長階段開始出現時差,沒有人想要變,而是沒有人不會變。原本那般脹滿的幸福變得乾癟,如同一化石提醒雙方關係正在變質。

可是並沒有人不愛了,也沒有人有錯,只是不知道怎麼繼續相處了,愛的記憶反讓與對方每次碰觸都是刺痛的。

沒有人不愛了,也沒有人有錯,只是不知道怎麼繼續相處了。


但即便這樣,故事的行進仍潺潺如河流的,將人生帶走與帶不走的,化為「成長」。尤其是很想愛對方,甚至不愛了都想要在一起的那一幕,演員菅田將暉再度發揮高標演技,那硬生生像割捨掉了自己的表情,將心痛力道壓過眼淚的表達。

連他都捨不得那曾經愛她的自己,他也在想這應是本質的是怎麼遺失掉的。

這故事的兩主角看似比重是平均的。但男生角色後座力更大是他面對了跟以前相反的自己。曾喜愛的書連內容都不記得,曾以為只是擱置的夢想,連餘溫都不剩。你竟是你自己最難想像的那個人。

連他都捨不得那曾經愛她的自己,他也在想這應是本質的是怎麼遺失掉的。


這部電影與李奧納多、凱特溫絲蕾的《真愛旅程》不同,它沒有激烈的爭吵,它就是人也會跟自己走散的過程,也是人原來並不那麼瞭解自己的過程。

後來他們再相遇,兩人都不是觀眾熟悉的那個人了。然你竟然在他們轉身後,從彼此能看到他們以前的影子。這部電影既體現了愛情不再卻仍能永恆的深刻,也體現了人生不可逆的滄海桑田。

\\《花束般的戀愛》電影預告//
※本篇文章由作者個人創作授權刊登※

《花束般的戀愛》


《花束般的戀愛》(We Made a Beautiful Bouquet)由影帝演員菅田將暉與有村架純主演,《四重奏》《淚光閃閃》導演土井裕泰執導,編劇坂元裕二首部原創電影劇本。此片在日本票房突破38億,故事描述在東京京王線明大前車站,因錯過末班車而偶然相遇的山音麥與八谷絹,因對音樂和電影等喜好太過相似,讓兩人瞬間墜入情網,在大學畢業後一邊打工一邊展開同居生活。不管生活中發生什麼事,兩人都以維持現狀為目標,同時努力尋找正式的工作,就這樣不知不覺過了5年……。


作者簡介

同時是音樂迷與電影癡,其實背後動機為嗜讀人性。在娛樂線擔任採訪與編輯工作二十多年,持續觀察電影與音樂,近年轉為自由文字工作者,從事專欄文字筆耕。曾任金曲獎流行類評審、金鐘獎、金馬獎、金音獎評審、中國時報娛樂周報十大國語流行專輯評審、海洋音樂祭評審、AMP音樂推動者大獎評審。樂評、影評與散文書寫散見於各網路、報章刊物,如:《中國時報》娛樂周報、《聯合報》、《GQ》、《VOGUE》、《幼獅文藝》、誠品《提案》、《KKBOX》、博客來OKAPI、娛樂重擊網站與《HINOTER》等,並於「鏡好聽」平台開設Podcast節目《馬欣的療癒暗房》。著有影評集《反派的力量》《當代寂寞考》《長夜之光》;雜文集《階級病院》。最新作品為散文集《邊緣人手記》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七夕特輯】為什麼明明是真愛,卻無法走到最後?

在愛情裡白頭偕老,彷彿童話般的幸運,多數時候卻不得不受現實與時光的砥礪,有的得以掏光洗鍊,有的終須以成長話別,卻不枉那些年的真摯情意,或許這才是愛情真正的樣子。

23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