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試讀偵探|無劇透閱讀

試讀偵探|11月號 所謂的家人,是贖罪後就可以從頭來過的關係嗎?

  • 字級

博客來會員只要於2020/11/23~2020/12/07讀完此篇獨家試讀內容,並前往《北光》書籍商品頁的我要寫評鑑,留下一篇200字以上書評(需登入會員),並在書評的第一段加上#我是試讀偵探,即可參加評選,活動結束後由博客來選出10篇優秀書評,各致贈1組100元E-Coupon,共10名。(詳細辦法請見活動頁最下方)
獨家試讀內容!故事由此開始↓↓↓↓↓

P.1

大阪地區的天氣從一早就快要下雨的樣子。

青瀨稔悄聲整理服裝儀容。從屋裡的動靜聽來,客戶夫妻也起床了。昨晚談妥了新建自宅的事宜,客戶夫妻盛情款待知名的吟釀清酒,青瀨想回也回不去,直接在人家的客廳席地而寢。一夜過去,現在連借洗手間也有所顧忌。他朝屋內喊了一聲「我趕時間,先告辭了」,堅持謝絕早餐,低著頭在玄關打開摺傘。

趕時間是真的。從此花區的新市鎮快步走到阪神電鐵的淀川站,要十多分鐘。從那裡到梅田轉乘JR,前往新大阪站,如果搭上九點三十分發車的「希望號」,就能在中午趕回東京。雖然會遲到,但感覺能夠勉強守住跟日向子的約定。

大概因為是星期日,新幹線月台上處處可見攜家帶眷的乘客和情侶的身影。或許還是個好日子,也有一群穿著正式、要去參加婚禮的人;厚重的大衣配上輕盈的禮服,有一種不協調的季節感。天空也是如此。既非寒冬的雨,也不是花季的雨,三月上旬的雨要下不下,令人心情陰鬱。

雖然受委託要設計一戶四千萬圓的住宅,他的心情卻雀躍不起來。「希望您蓋一間和信濃追分一樣的房子。」或許是因為客戶的要求太直接了吧。地理條件和家庭成員不同,怎麼能蓋出一模一樣的房子?而且青瀨也不想拷貝自己的作品,更何況在他心中,信濃追分的案子評價未定。有時候早上醒來會覺得那是一間特別的房子,而在某個漫漫長夜,又會恨不得將親手設計這間房子的事逐出腦海。

廣播聲讓青瀨抬起頭來,展現流體力學之美的七○○系列車身駛入月台。

他在車廂之間的通道打開手機。日向子大概還在家,但是他撥打了行動電話的號碼。電話響幾次之後接通了,他快速地告知「我會遲到一點」,收到「我知道了」的回應,便掛斷了電話。短短嘆了一口氣。一個月一次的父女會面,既期待又令人心焦的時光。

北光北光

北光

正要放回懷裡的手機響起,他看了螢幕一眼,是從所澤的事務所打來的。

「青瀨,現在方便說話嗎?」

是所長岡嶋昭彥,聲音聽起來有些亢奮。

青瀨靠著關上的車門。

「哇~老闆週日加班啊?」

「彼此彼此吧。你還在大阪?」

「我正要回去,什麼事?」

「你那邊怎麼樣?八字有一撇嗎?」

「客戶爽快地表示OK,說交給我了。」

「真的嗎?可是,連草圖都還沒給吧?」

「全部跳過,直接酒宴款待。」

「太厲害了。不過,欸,總之太好了……辛苦你了。」

每次岡嶋出言慰勞,青瀨都在內心苦笑。他們年紀相同,都四十五歲,也都是一級建築師,而且還是建築系的同班同學,但是一人畢業、一人輟學,所以任誰都能接受一人是所長、一人是受雇員工的差別。

「所以,業主的方案是?」

「土地自有,預算上限是四千。聽說是得到遺產。」

「真是會投胎。要求如何?感覺挑剔嗎?」

講究住家的人,才會找以獨特性為賣點的中小設計事務所,但若是太過講究,也很棘手。

「不挑剔,只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

「很簡單,他們想要信濃追分的複製品。」

「《二○○選》的Y宅邸?」

「嗯。」青瀨隨口應了一聲。

大型出版社在年初出版的《平成住宅二○○選》,是一本全彩的豪華精裝書,號稱嚴選近十四年日本全國興建的特色住宅;在接近書末的部分,以「Y宅邸」這個簡稱,刊載了信濃追分的那棟房子。

「原來如此。那種書果然厲害啊!」

岡嶋的口吻半揶揄半嫉妒:

「上週從浦和來的夫妻也看了《二○○選》。啊,對了對了,那位太太寄了一封電子郵件來。」

「是喔,寫了什麼?」

「她似乎去了信濃追分一趟。」

對方說想要看實屋,所以青瀨畫了簡單的地圖給她,聽到她真的去了,青瀨有些吃驚。

「她說,裡面好像沒人住。」

「沒人住……?」

「應該有人住吧?」

岡嶋語氣認真地問,青瀨下意識地笑了:

「如果沒有出售的話。」

岡嶋也笑了:

「應該只是不在家吧。不過,那位浦和的太太實際看過,說她越來越中意。說不定會成為業主喔。」

「很難說。她沒有看屋內吧?」

「欸,無論如何,這是好事一樁,Y宅邸就像雨後春筍一樣,浦和跟大阪都有。」

Y宅邸就像雨後春筍一樣……青瀨感到既難為情又有些煩悶,從一早就梗在心裡的疙瘩好像終於找到了源頭。

上下則文章

  •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12828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