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個人意見專欄

香姑說了什麼引起海賊船長另眼相看,她是不是有讀過《成交贏在身體語言》?

  • 字級

情緒管理這條路上,過與不及都會出現問題。坐在目標對象正對面、脣邊帶著淺淺微笑,金釵流蘇微微搖顫......香姑的心機如何引起船長興趣?




香姑三人在晚膳時分過後,再度由保仔帶領前往船長鄭一的艙房,阿釵阿芙走在前頭,香姑一人默默跟在最後,一邊心中思量:「船長擺這次酒是何用意?若是要收攏了我們,不必特地又送衣衫首飾,又置酒相請,若是三個都收輪流召,今天都要輪到第幾次了,若是不要我們罷,我們糟蹋也給船上的眾人糟蹋死了,何必這樣?今天這宴有意思。」心中暗暗已有幾種盤算,阿釵回頭,「香妹妹想什麼呢?還不打疊好精神待會好好伺候船長?」香姑一笑,心想:「怕不單是要我們去伺候的吧。」

成交贏在身體語言:姿勢、表情、語氣,看懂了、會表達,客戶就買單!

成交贏在身體語言:姿勢、表情、語氣,看懂了、會表達,客戶就買單!

進了鄭一的艙房,竟然整潔雅緻,艙房的壁上還懸了梅蘭竹菊的條屏,只是菊竹的次序掛反了,鄭一坐在中間擺好一桌席面的正中,這是香姑上得船來第一次能夠仔細端詳鄭一的長相,倒是品貌端正,只是眉宇間一股粗獷豪氣勢遮掩不住的,阿釵阿芙已經就戰鬥位置,一左一右的在鄭一兩邊坐下,阿釵熟極而流的拿起酒壺就要斟酒,「來,我給您滿上。」阿芙坐得後面些,細聲道:「船長,我替您佈菜罷。」一邊使出她的獨門絕技,這坐得後面些大有深意,一是讓所有說到男人耳朵裡的話都成了細語,二是她豐滿的半球就這樣輕輕地觸著了男人的背。

香姑就坐在鄭一對面,眼神與他觸著了,卻又怕羞似地低下了頭,脣邊帶著淺淺微笑,金釵流蘇微微搖顫。

鄭一清了清喉嚨:「三位姑娘……」阿釵甜笑,「船長何必這麼見外,叫我們名字得了,小女子名叫阿釵,這位您左手邊的是芙妹妹,對面的是香妹妹。」「三位姑娘,今天是有件事想同妳們說,吃完今晚的酒,明早送妳們上岸,妳們各自歸家吧。」阿釵執著酒壺的手停在半空中僵住了,阿芙忘了佈菜,筷子上夾的小魚乾送到自己嘴裡,香姑卻笑了,「要我們歸家?」一方面丟個眼色給阿釵。阿釵會意,馬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起來,把鄭一揉成個麵人兒,「船長大人是嫌棄我們,我們這樣的女子哪裡有家?若是有家,也不會幹這樣的營生,若是有家人,也還是將我們賣了,要我們這樣的弱女子自己上岸去,還不如讓我們去死,這跟送死有什麼兩樣?誰也不是天生下賤,若是有家,自然給尋個好婆家嫁人去,誰願意賣笑過這皮肉生涯?」阿芙也跟著哭起來,情真意切。

香姑便說:「看來船長是不要我們的了。」鄭一發急:「一定給三位姑娘每人一份盤纏。」香姑笑:「不用準備三份盤纏,把我的份給了阿釵阿芙吧,我現在就去投海自盡,這樣了斷也算乾淨。」一邊說著一邊就立起身來反身往外走,一路疾走到了甲板上,不管鄭一在後面追趕,「香姑娘,不是的,聽我說,我這是……」阿釵阿芙又一左一右抱著腿哭,「別不要我們啊船長,我也會漿洗縫補,您就當作是多兩個使喚的。」這蜑家女子自小在船上長大,在船上行走快起來那可是誰也追不上,終於來到甲板邊緣,香姑望著明月照射的波濤,一邊衣袖飄飄眼見就要乘風歸去,鄭一一把用力把她拉住,「姑娘別急,有話好說。」香姑回頭,眼眶卻沒含淚,還帶著笑:「看來我是賭贏了。」

鄭一出奇,「什麼?」香姑又笑,「船長,這件事只可你知我知,若是讓人知道堂堂紅旗幫的首領如此心軟,傳出去怎麼好做這海賊的首領?」鄭一更加出奇,目瞪口呆,「妳說什麼?」香姑伸出手輕撫了鄭一臉上的汗,「我知道船長是個心軟的,您當船長,好在御下極嚴,我們三個在船上毫髮未損,是您治理有方。」鄭一挺腰,「這倒是的。」「只是您不大會做買賣,我猜著我們在這船上的這幾天,您必定與我們本來倚翠舫上的劉媽媽講價,想讓她花錢贖我們回去,只是劉媽媽銀錢上何等精刮,她想必是說,那三個破小娘們您想要就留著,您老大要的錢,我們出不起。」「妳怎麼知道?」香姑有些淒然,「我們淪落風塵的女子自知自己的身價,既被擄上了海賊的船,別說是我們這樣的女子,就算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回去也得懸樑自盡,因為女子上了海賊的船,這清白可是跳到大海也洗不清的。」鄭一低頭默然,香姑一笑,又繼續說,「只是這講價才幾天的事,若是知道我們賣不了好價錢,你要殺要剮,還不都由你嗎?你置酒相請,我便知你心軟,只是不知道你心軟到什麼程度。」「所以妳沒真心要跳海?要是我心硬不來拉呢?」「你不來拉我倒真是死了乾淨,你來拉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比你想的有用。」

鄭一奇道:「有用?」香姑說道:「我知道你們紅旗幫跟其他幫的來龍去脈,我知道其他幾幫的首領,誰外強中乾,誰暗藏實力,誰又可能會投靠官家,我知道商船主的實際貧富,我知道誰是真肥羊誰是紙老虎,我知道哪些碰得哪些碰不得,留著我們,好處多著呢。」「妳一介女子,哪來的這種見識?」「是啊,小小女子,何來這種見識?正因為我們小小女子,醉酒的男人在我們眼前毫無防備,我今天陪的官兵,明天陪的商船老闆,連洋船上紅毛綠眼睛的洋鬼子都見過,我一個小小女子,枕邊席上聽到的話比您當海盜首領的可多多了。」鄭一用一種嶄新的眼光看著眼前的纖弱女子,「那妳待如何?」

我還不知道香姑想怎麼樣,但小說人物有自己的生命我控制不住,要是讓香姑順理成章地被船長愛上,那她之後怎麼成為統領海上的偉大女海盜?顯然不是靠國色天香或什麼房中秘術,但寫到這裡我得呼吸點新鮮空氣,想著朋友約我去看畫廊博覽會(跟可恥的想在現場開Tinder),收拾好就出了門。

走出社區大樓,看到前面停著一台罕見的跑車,雙門,顏色是冷靜的銀灰,車頭有個蠻牛標誌,是台藍寶堅尼啊!這種高級品即使在三步一賓士五步一凌志的台北,也還真的不常見到,我一邊腦海中不相干的冒出「保力達蠻牛!」這種廣告詞,一邊腳下踩空一步,往後就要仰天跌倒,頭腦一片空白之際,一雙強健的手臂接住了我「妳沒事吧?」我一看,看見一排整潔白牙,「妳是琪琪吧?」

 

—To Be Continued—

【繼續閱讀】
長得像總裁的神秘男子不斷出現在琪琪身邊,他的真實身分是?



有人說情場如戰場,也有人說商場如戰場,如果A=B、B=C,那A就等於C,也就是情場如商場,我們讀了這麼多的兩性書感情書婚姻書、自我成長書、靈性成長書、拜兩百次的霞海城隍廟月老。但也許我們一直以來都問錯問題,找錯對象呢?如果情場是一場可以控制風險的活動呢?我們可以用商場的行銷技巧來行銷自己嗎?

被男友無預警分手的羅曼史作家琪琪,開始研讀男友留下的商管行銷書,並決心一改過去「愛上總裁」系列的創作路線,這次她要寫下一個女總裁的故事。

【前情回顧】
契子:情場如商場,我們可以用商場的行銷技巧來行銷自己嗎?
第一回:羅曼史作家琪琪:如果行銷的科學可以駭進顧客大腦,也可以幫我駭進男人的大腦嗎?
第二回:在百貨商場偶遇前男友的琪琪,想起了《銷售的科學》裡的「不對稱優勢效應」
第三回:琪琪決定寫一個女總裁的故事,她筆下的奇女子香姑彷彿讀過《成交贏在身體語言》
第四回:總裁款男子不斷出現在羅曼史作家琪琪身邊,如何從《領導者的說話之道》一探他的目標和願景?
第五回:琪琪寫到香姑即將披上嫁衣,這個對大家都好的結果,對她而言會是幸福的開端嗎?
第六回:詭異飯局以琪琪爆哭開場,雙方臉紅結尾,飯局之間發生了什麼?
第七回:讓羅曼史作家琪琪示範,當劈腿前男友打來,怎麼罵他才大快人心

第八回:琪琪發現自己是別人眼中的風險趨避產品?風險決策可以用來評量愛情嗎?


作者簡介

中山大學藝術管理研究所畢業,以藝術投資為興趣,時尚評論部落格「個人意見」格主。著有《個人意見之品味教學個人意見之待人處世指南》《個人意見之愛情寶鑑》以及《個人意見之完美的任性》。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個人意見專欄精選

2019年上半年,個人意見帶我們一起讀小說認識婚姻的真相,從育兒書裡學習為人處事和溝通的道理,看商管書學習情場如戰場的情形下如何打造勝出秘訣,點文章看更多個人意見誠實書評。

60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