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余永寬專欄

【民謠走唱】余永寬:新民謠歌手「走江湖」

  • 字級


民謠走唱BN
 
YOUNG DREAM INSPIRATION美麗心民謠-走江湖
1891年胡鐵花來到台灣,任全台營務處總巡,一年多後南下任台東直隸州知州。60年後,他的兒子胡適也到了童年曾居住過的台灣,任中研院院長。離胡鐵花來台121年後的冬天,一群中國民謠歌手到台東鐵花村舉行兩場演場會。

兩天前,他們已經在台北先唱了一場,現場氣氛安靜舒服,聽眾、表演者都非常投入。這次野火樂集幫他們出版了一張「美麗心民謠」《走江湖》合輯。將周雲蓬、萬曉利 、吳吞、小河、張瑋瑋、郭龍、張佺這群中國新民謠歌手一次介紹給台灣人認識。

春天責備:周雲蓬詩文集(附贈精曲CD創作三首)
春天責備:周雲蓬詩文集
周雲蓬是一位盲人歌手、詩人,著有《春天責備》詩文集。一位認真地在黑暗中感受世界的歌手,多年四處雲遊走唱,有一次行走到西藏,站上唐努烏拉山頂的他說:「我是世界壯麗的傷口,傷口是我身上奔騰的河流。」他的歌聲嘹亮好聽帶點豪氣。歌曲內容具社會意識,也喜好改編傳統古詩詞。有人問他在當今的歌壇,中國民謠有沒有希望?他回答:「民謠沒有希望,但我有希望。」像自生自滅的野草,春風春又生的希望。

在〈不會說話的愛情〉裡,周雲蓬唱到:「期待更好的人到來/期待更美好的人到來/期待我們往日的靈魂附體它重新回來/它重新再來。」改朝換代,一次次的選舉,百姓期待更好的人到來;再次的戀情,期待更美的人到來。在周雲蓬的歌聲中也讓人感受到往日的美好,正義的靈魂將能重新再來。



中國孩子
中國孩子
《中國孩子》這張與小河合作的專輯,周雲蓬鋒利地批判社會問題, 如〈買房子〉、〈黃金粥〉等歌。他多次號召其他歌手為盲童義唱,買MP3給盲童,為急需開刀的病童義唱,他是行動派,一次募款不足,那就再唱一場。




周雲蓬〈黃金粥〉。影片4'30''〈每個人都一樣〉一曲,改編自The Velvet Underground 的〈Femme Fatale


小河是「美好藥店」樂團的主唱,現場演唱喜歡用即興、滑稽的方式先把自己弄興奮,他開玩笑地說父母自己都是正常人,卻喜歡寫些「我的左手摸著你的右乳房」之類的歪歌,音樂風格通俗卻又在實驗聲響中帶著新意,是個有趣的人。在北京的一場表演,小河據稱是受富士康跳樓事件的啓發,從一米八的舞台跳下,傷到了腳。

小河平常也做些電影、劇場配樂,對於從搖滾形式轉換到民謠演唱,面對質疑,小河認為:「音樂不是比外在的音量,而是比內在的力量。」「一個人是唱民謠的,但精神卻特別搖滾。」他形容民謠就像樹一樣,要先扎根,慢慢長大,枝葉茂盛後,才有果實,才有真收獲。

這次因故無法來台的吳吞,是龐克樂團「舌頭」的主唱,曲風如吟唱詩人,平和不帶情緒的聲音卻流露深情,唱出一幕幕的人生風景。「學生去上學工人去上班/寵物和機器在街上曬太陽/不管明天颳不颳風下不下雨/小燕子們都要從窩裡飛出去/時候已經到溜/時候已經到溜。」吳吞安靜地唱著。



吳吞出身新疆支邊家庭青年。同樣面對音樂曲風轉向的問題,他希望創作時能擺脫波動情緒進入和平的狀態。「憤怒就是暴力,無形的暴力,像搖滾樂,到最後沒法表達了,就開始砸、就開始毀壞自己,有把自己生活徹底毀掉的,最後我想明白了,跟自己說,你到底是做什麼?如果是農夫就好好種地,我是玩音樂的就好好創作。」

這個時代摧毀一切,土地不屬於人,人卻屬於土地。從民謠到搖滾,再回歸民謠。民謠歌手走在路上回歸土地和百姓。精神重回美好的七、八十年代。

走江湖-1
(圖片提供/余永寬)



煮杯好咖啡
煮杯好咖啡
余永寬
曾在台大、公館附近開了幾家咖啡館,約十八年的時間,從咖啡館認識音樂,做音樂的人。約有三年沒有做任何工作,每天需花三、四個小時在城南、河濱公園行走。對(在臉書上)議題式抗議的人沒興趣,欣賞到鄉下種田生活,做社區總體營造的年青人。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他是歌手、是詩人、是導演、是演員,再聽一次Bob Dylan的理由

Bob Dylan是1960年代衝突、反叛、革命的代名詞,他是定義搖滾樂的一員,一首首把歌寫出來,用幾十年來證明,充滿智性思考的詩文可以與搖滾樂融合為一,成為充滿人性的民謠歌曲。

196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