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一起看圖文

【馬尼讀繪本】兒童故事可以有殺人、吃人、斷頭等觸目驚心的「惡」情節嗎?

  • 字級


繪本《美麗的葛莉絲達》中,只要稱讚公主漂亮的男人,就會斷頭。(圖/《美麗的葛莉絲達》內頁)


兒童故事有「惡」的可能性嗎?有殺人、吃人、斷頭等觸目驚心的「惡」嗎?當然首先你想到了《格林童話》裡,雙手被自己父親砍掉的《沒有手的姑娘》,或是「繼母砍下我的頭,父親吃了我的肉」的《杜松子樹》;但格林童話原來就不是為了兒童而作,且這類的故事終究是「神話」的──被砍掉的手會長回來,人死也許能復生。且無論如何,情節裡展現的「惡」基本上還是遵循「惡有惡報、善有善報」的原則,但是當兒童看見這樣的故事,為人父母是否有所猶豫呢?

Wild Things!: Acts of Mischief in Children’s Literature

Wild Things!: Acts of Mischief in Children's Literature

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

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

河合隼雄孩子與惡:看見孩子使壞背後的訊息書末有一篇精彩的補論〈民間故事的殘酷性〉,他以民間故事做為人的潛意識方式解讀:

如果我們把民間故事所敘述的,當作是來自內心深層的真實,就不難明白,這些故事裡所說的「殘酷」的事,其實就發生在我們日常生活中。嚴禁女兒與其他人交往的父親,難道不能說是「砍掉女兒的雙手」嗎?......孩子們為了長大成人,不得不在內心進行「軾母」或「軾父」的儀式。

更挑釁「惡」這件事的,應該是那種「惡沒有惡報」、或是對「惡」不了了之的故事吧!Wild Things! Acts of Mischief in Children's Literature 一書中,很清楚地梳理了各議題、各歷史點的「顛覆」,我將之所謂的「顛覆」略整理成四類:

1. 反「殖民小孩」(非說教功能);
2. 反「道德觀」(違反「惡有惡報、善有善報」等);
3. 反「糖衣效果」(可以是沉重、悲傷,非完全的娛樂功能);
4. 反「完美結局」(可以是「開放結局」〔open endings〕或「沒有講清楚」〔things that are not thoroughly explained〕)。

Arlene Sardine

Beware of the Frog

Beware of the Frog

書中舉例的故事很多,其中最令我深刻的是Beware of the frog(小心青蛙)以及Arlene Sardine(沙丁魚艾琳)。《小心青蛙》講的是一隻青蛙和一位老太太相依為命,青蛙一次又一次吃下了可怕的怪獸,救了老太太性命。老太太為了答謝,問牠要什麽?青蛙吻了老太太的臉頰,她馬上變成另一隻青蛙,但下一頁牠就把老太太變成的青蛙一口吞掉了,故事結束,吃掉老太太的青蛙依然逍遙自在。(讀者馬上錯愕,「惡有惡報、善有善報」的原則模糊了。

(圖/Beware of the frog內頁)青蛙幫老太太吃掉許多怪獸,最後也把老太太變成青蛙,一口吞掉。(圖/Beware of the frog內頁)


\\Arlene是隻小魚,Arlene Sardine 描述牠變成沙丁魚罐頭並被煮來吃的過程//

The Boy Who Ate AroundThe Boy Who Ate Around

永遠吃不飽的貓

永遠吃不飽的貓

這種吃不停的像是永遠吃不飽的貓情節,一隻吃不停、最後炸掉了的貓,但被吃掉的人都又都活回來了(這算正常結尾:惡有惡報);還有一本The boy who ate around(吃光全世界的男孩),小男孩不想吃晚餐(顯然他父母要他吃),正想吐又不能吐的時候,他把自己變成了一頭怪獸,吃掉了自己的父母,隨後又吃掉桌椅、自己的家,吃掉鄰居、學校、城市,過程中他不斷蛻皮變成愈來愈大的怪獸,最後覺得又累又寂寞,最後他決定變回小男孩,把所有東西吐出來──一切回歸原狀(這也算正常結尾:無人傷亡)。

《永遠吃不飽的貓》連主人都吃掉。《永遠吃不飽的貓》連主人都吃掉。

(圖/the boy who ate around內頁)不想吃晚餐的小男孩把自己變成了一頭怪獸,吃掉生活中的一切。(圖/the boy who ate around內頁)

《貪吃的毛毛蟲》(くいしんぼうのあおむしくん)

日本還有一個「不正常的」、無法以「善/惡分類的」、更誇張十倍的繪本──吃掉小主人父母、學校、同學、老師、無數個山林、城鎮、海洋的《貪吃的毛毛蟲》(くいしんぼうのあおむしくん),最後吃下了主人(一切都沒有被吐出來)。它的結尾頗富哲思,主人在毛毛蟲肚子裡看到被吃進去的世界,一個跟他原來的世界一模一樣的世界,而毛毛蟲的顏色,在一開始就交代了,它是一隻天空色的毛毛蟲,所以,當你被牠吃進肚子後,看見的天空也是「天空色的」。(此書感謝黃筱威日文協助)。

(圖/《貪吃的毛毛蟲》內頁)男孩收養的毛毛蟲把他的父母、家都吃掉了(圖/《貪吃的毛毛蟲》內頁)

海兔與狐狸

海兔與狐狸

要說當代有哪個兒童故事膽敢觸碰到像格林童話中那種血腥、違返倫理的「惡」的話,似乎是沒有。也就是一個兒童故事若要觸及那種「惡」,它必在「公主與王子」的場域之中。傑出畫家出久根育海兔與狐狸(原是格林童話),難得此書以繪本形式、且故事沒有刪去其中「惡」的部分。公主斷了99個追求者的頭,最終被一位運氣奇好的年輕人給征服了,「被砍下頭,插在木樁上」這種句子,或是把好心救年輕人的烏鴉射死,連好心的魚也被抓去供奉公主的餐桌(完全是好心沒好報)。

好心的魚被抓去供奉公主的餐桌(圖/《海兔與狐狸》內頁)


大河原健太郎畫的《猿蟹合戰》大河原健太郎畫的《猿蟹合戰》

說到底,除了「格林童話」,還有什麽故事會是「惡」的呢?民間故事通常不乏「惡」的例子(當然,格林童話也是民間故事)。你可能馬上想到了日本的《猿蟹合戰》,善良的螃蟹好心沒好報,反而被猴子以柿子擊死,死掉的螃蟹肚子裡跑出了一堆小螃蟹,螃蟹的朋友決定為螃蟹復仇,最後猴子被石臼砸死。(大河原健太郎有一系列英日對照的日本民間故事繪本。)

那麼,河合隼雄怎麽看這些「惡」的故事呢?

從前有過什麽孩子,在聽了《喀嚓喀嚓山》的故事後,想要用老婆婆的肉來煮味噌湯呢?還是有什麽孩子聽了《猿蟹合戰》的故事後,試著用剪刀剪斷同學的脖子?關於這樣的事情,大人們其實可以更放心地相信孩子們的智慧。

他還提到,很多不放心的大人,改寫了那些「惡」的故事,將殘忍、死亡情節一一刪去:

17 Things I’m Not Allowed to Do Anymore

17 Things I'm Not Allowed to Do Anymore

心裡想著廉價的「和平」而製作那些粗糙的繪本的人,可知道聽你們改寫過的故事,讓孩子們的靈魂無聊得快要窒息了嗎?因為「具有教育意義」而讀那些無趣的故事給孩子聽的母親們,你們所做的事和騙老爺爺喝「老婆婆湯」裡的狸貓,有什麽不一樣?大人們在不知不覺中,對孩子們做了何等殘酷的事,對此我們必須有自覺。

幾年前我也寫過一篇很粗淺的讀「好」故事就會成為好小孩嗎、讀「壞」故事就變壞嗎?〉,這個世界上有小孩會因為看了《17件我再也不被允許做的事而用釘書機把弟弟的頭髮釘在枕頭上嗎?或是看了《龜兔賽跑》就會贏的人嗎?

\\《17件我再也不被允許做的事》中有各種大人不准小孩做的事//

美麗的葛莉絲達

美麗的葛莉絲達

最近Isol美麗的葛莉絲達la bella Griselda)出了中譯本,內容有無數的「斷頭」,公主讓舉凡讚美她的男人皆「斷頭」(但只限男人),收集人頭列滿人頭牆。然而她自己,在當了母親後、發出對孩子的第一聲讚美後也「斷頭」了,並且「沒有人願意去修她」。這故事可視為一種「偽童話」(看起來像童話但不是童話),借用童話風格,用的雖是「公主」元素,但公主王子沒有永遠在一起(當然此非首例),王子「種下印記」時因為讚美公主就「斷頭」了,公主斷掉的頭被她的隨侍如法炮製鑲在牆上,看著自己不知情的女兒長大。最「挑釁」的部分也許是:小公主就算沒有了母親,不到三秒就適應了!並且完全正常歡樂聰穎地長大

且莫緊張!若用河合隼雄的潛意識觀點來解讀,小公主「弒母」而長大,斷頭公主「弒夫」而獨立、「弒男人」以示女性主權。「葛莉絲達」(Griselda)在民間故事裡是一位「三從四德」的女人,連先生說兩位孩子無故必須被殺死,她一句話也沒多說;先生沒由來說要跟她離婚,她也默默遵從。

也許,Isol的「葛莉絲達」更接近我們當代女性:「弒夫」、「弒男人」、「被孩子弒」。

《美麗的葛莉絲達》中,小公主「弒母」而長大,斷頭公主「弒夫」而獨立。(圖/《美麗的葛莉絲達》內頁)



我們明天再說話

我們明天再說話


馬尼尼為

馬來西亞柔佛州麻坡人。讀過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台灣藝術大學美術所。著有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繪本《貓面具》「隱晦家庭」繪本三部曲,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最新作品為《絨毛兔》(The velveteen rabbit)插圖。
網站:樹人畫學校 outsider art school & 繪本亂讀會


 延伸閱讀 
1.【專訪】用孩子的目光思索生命課題,阿根廷繪本作家伊索爾(Isol):「成人更靠近死亡,才會比較害怕。」
2.【專欄】賴嘉綾:以兒童的角度創作,畫風揮灑「沒在怕」──阿根廷繪本作家 Isol
3.【馬尼讀繪本】無意義至上!圖文邪教教主高栗(Edward Gorey)的暗黑繪本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在難民之前,他先是個人──從電影、繪本、社會書籍看難民議題

難民問題對台灣來說像是個遙遠的名詞,但真的有那麼遙遠嗎?讓我們分別從電影、繪本、文學關注這個議題。

38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