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特別企劃

李屏瑤:戀愛是有時差的,有些人就是沒趕上那個穿越的空隙──讀幾米《忽遠忽近》

  • 字級



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這是歌詞裡唱的。

那麼遠,那麼近,我可能不會愛你,重音其實放在「可能」。我常常在咖啡館偷聽鄰桌的對話,觀察他們或她們遞水杯給對方的手勢,點菜的口吻,評論他人的方法,坐在一個不遠不近的距離,計量眼前陌生人的關係。朋友?家人?伴侶?曖昧對象?前任?

聽著他人冷冷熱熱的對話,反覆的試探,有些話還沒有說出口,最重要的事情還如鯁在喉,他們下一秒就被掃進捷運人潮。我偶爾想要發笑,想要遞一張紙條,傳一則私訊。當事人此時此刻所沒有看清的,拉開一點距離,在陌生人的眼裡其實一目瞭然。

忽遠忽近(精裝限量贈品版)

忽遠忽近

在捷運換車或是遇到噴水池,想起《向左走,向右走》的戀人,他們困於習慣,他們被空間玩弄,每每擦身而過。《忽遠忽近》裡的戀人,則是被時間操弄,並不是茫茫人海裡能夠遇上,說聲,原來你也在這裡的恰好。戀愛是有時差的,有些人就是沒趕上那個穿越的空隙。

但我不免想起star-crossed lovers的說法,在惡劣星座下出生的戀人們,他們受命運擺佈,註定愛上對方,也註定被拆散。真的是這樣嗎?宿命還存在嗎?繪本裡的戀人如果到了今時今日,他們可以交換的不只電話號碼,還有臉書、LINE、Instagram,有了智慧型手機,他們再也不用困於那張被雨淋溼的紙條,他們可以一口氣滑過對方在網路上的一生。

真正的困境,大概是感情時差裡的勇氣,該在什麼時候離去,什麼時候不再等待,什麼時候勇敢告白,不要等待一個未能到達的理想時機。忽遠忽近,若即若離,像是朋友的戀人,如同戀人的朋友,那樣的關係看上去很美,但再美都只是浪費。

我難免會想,一男一女的故事其實好輕鬆的,長長的路上自然地牽起了手,愛情長跑或短跑,也自然地抵達了婚姻,接受了祝福,接著建立家庭。一男一女的感情其實是一條平整的跑道,偶有不平與起伏,但它是有終點的,只要跑者不中途棄權。有些人根本沒有站上起跑線的資格,他們或她們的一生常常只能陪跑。想想那些人,不管多遠多近,已經站上跑道的人們,請勇敢地克服時間或空間,奮力往前奔跑吧。


\\ 讀後快問快答 //


Q1. 旁觀者清,假使身旁有一對像《忽遠忽近》的男女好友,你會?

李屏瑤:Let it go. 這些經歷都是他們的修行,旁人說什麼都沒有用的。

Q2. 熟透了,是不是就沒有然後了?如果一定要選擇身邊一個好友在一起,你會?

李屏瑤
我覺得朋友與情人,並不是循序漸進的關係,他們始終兩不相涉。所以如果這題在你或妳心中有浮起答案,請自己評估一下,顆顆。

Q3. 對於「如果35歲我們都還單身,就在一起吧。」這句話的感覺是?

李屏瑤如果想要在一起,那為什麼不是現在?


李屏瑤
1984年生,台北蘆洲人,文字工作者。中山女高,台大中文系,目前於關渡妖山攻讀劇本創作。著有小說《向光植物》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