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黃麗如

【黃麗如專欄|那麼近,那麼遠】中東天天飛來,但我們渾然不覺

  • 字級

從羅馬一路搭著阿提哈德(Etihad)航空的飛機回到了亞洲,會選擇阿提哈德當然是對這家屢獲大獎的中東航空公司好奇,同時機票實惠(九月底的歐洲含稅三萬有找),再加上它入股義大利航空後,在義大利大城小鎮均有航點,旅行規劃起來非常便利。此外,經濟艙30公斤的行李限制讓人可以暢快地在義大利把食材罐頭都塞進行李中。

回想今年至今的旅程,都是搭著阿拉伯半島上的航空公司出門,四月搭卡達到摩洛哥、七月搭阿聯酋到挪威、十月去柏林與西西里島,常盤據各式各樣航空評鑑前幾名的中東三寶算是蒐集完成(土耳其航空也不錯,但它不在阿拉伯半島上,況且土航號稱是歐洲航空公司)。他們共同的特色就是飛機新、視聽設備好,同時不斷擴充航點,五大洲幾乎都可以搭著中東籍的航空公司抵達,阿拉伯半島的確成了世界重要的航運轉運中心。然而在標榜國際化、全球化,甚至在機上有豐富酒單的同時,在細微處依然很阿拉伯,比方所提供的菜單均遵循清真飲食原則,因此菜色的選擇上絕對不會有豬肉。甚至,在阿聯酋航空的影音節目點選電影《畫世紀:透納先生》(Mr. Turner)時,透納先生在餐館點了一盤豬臉頰肉,那盤餐點還被馬賽克掉。相較其他限制級的電影,豬肉是犯了大忌。

阿拉伯半島上的城市這幾年有許多重大建設,在我們的忽略中快速成長(圖/黃麗如)阿拉伯半島上的城市這幾年有許多重大建設,在我們的忽略中快速成長(圖/黃麗如)


實際從台北飛去杜拜,才發現阿拉伯離台灣不遠,不到七小時就到了;若從曼谷飛,甚至不用六小時。他們離我們不遠,但我們卻是普遍性的陌生與畏懼。在阿提哈德從阿布達比飛往曼谷的飛機上,我的鄰座是兩個穿黑袍、戴面紗的女人,她們兩人中間的位置還有一個小嬰孩和一個應該三歲多的小孩。我心底暗想我真的是抽到籤王了──鄰座竟然有嬰兒!心裡已經有接受一路哭天搶地環繞音響的準備。飛機起飛時,嬰孩真的哭得很淒厲,黑袍女人很有耐心地哄著,但沒有什麼效果,另一個黑袍女人把嬰孩抱過去繼續哄著。小嬰孩因為艙壓的變化,哭喊聲越來越烈,這時隔壁排同樣穿著黑袍的婦女幫忙接手小孩,繼續哄著。然後,就安靜了。鄰座的黑袍婦女跟我說抱歉,我虛偽地說沒關係,接著就聊到她們的旅程。來自阿布達比的她和家族要去曼谷普吉島度假,大大小小有十一個人。後來她問我從哪裡來,我說台灣。她說:「聽說101很美,但穆斯林去那裡方便嗎?」我一時語塞。

台灣近年發現阿拉伯國家的消費力,開始推廣穆斯林來台旅遊市場,這幾年才有清真認證餐廳出現,至於穆斯林的遊程?我用了飛機上的網路,上了觀光局「遊程規劃──穆斯林友善旅遊」的欄目,按了連結,立刻跳出來一串台灣各地清真認證的餐廳,另外一個按鍵則是「穆斯林友善環境建設成果」,網頁秀出台灣各風景區管理處廁所是否有穆斯林使用的沖水器或免治馬桶以及麥加的指標。我把網頁滑給她看,她笑了笑說:「我們出門旅行並不是只是為了吃東西和上廁所啊?」我完全無法回答她的質疑。然後她緩緩地說:「我也想到台北101,從那裡看城市的夜景,妳知道嗎,杜拜塔雖高,但看下去的夜景很稀微。但如果我們穿這一身出現在台灣,應該會引人側目、甚至不受歡迎。」她的回答,再次讓我無語。

在信徒的國度,我們對黑袍下的世界非常陌生(圖/黃麗如)在信徒的國度,我們對黑袍下的世界非常陌生(圖/黃麗如)


觀光局高層在阿聯酋航空開航台北杜拜的記者會上曾說過,希望透過中東直航的航班打開貿易與觀光的市場,尤其穆斯林旅客消費力強,很適合打造觀光路線振興台灣經濟。到目前為止的「打造」,只看到餐廳認證、廁所、以及幾個大型場所設置朝拜空間,環境是有在改變,但很緩慢。黑袍女悠悠地說:「如果到一個地方,只會讓在地人覺得奇怪、甚至害怕,那我們怎麼能好好旅行呢?旅行的風景最重要是人,但我不覺得台灣人會喜歡我們。」

看來安靜的婦人,每一句話都好真實又猛烈。台灣長久以來沒有穆斯林的文化氛圍,直到這幾年有外來移民進來,定期在台北車站、中山北路聚會,才漸漸地讓大家接納原來天上的神除了媽祖、觀音、關公、佛祖、基督、天主外還有阿拉。儘管漸漸有些硬體的環境建設,但大多數人對穆斯林的心態都不是開放的。不只是台灣,很多地方都是如此。離開西西里時,當日報紙有一則新聞是一個比利時天主教徒女學生Silke Raats穿上穆斯林的服飾想進行為期一個月的實驗,看在安特衛普的人們怎麼看待她。結果她的實驗才進行十天就結束了,她表示:「路人不會主動跟我打招呼,甚至會害怕我,甚至有人質疑我要去敘利亞當人肉炸彈。」在已經有穆斯林社群的安特衛普街頭,這樣的信仰、裝扮仍讓許多人無法接受,遑論穆斯林文化基礎很淺薄的台灣。

阿聯酋航空天天有飛機飛來台灣,但我們對阿拉伯半島依然陌生,上百名下了飛機來到台北的乘客,又會為這個島嶼帶來哪些衝擊呢?還是我們選擇視而不見?就如同中東航空公司自許自己是完美的轉機點,絕大多數的我們在杜拜、杜哈、阿布達比的免稅店轉了轉、打個卡,然後繼續接著下面的航程到其他地方。至於阿拉伯長什麼樣子?就留在天方夜譚裡。在信徒的國度,我們是如此遙遠。

阿聯酋航空天天飛來台灣,但我們對它所來的世界所知不多(圖/黃麗如)阿聯酋航空天天飛來台灣,但我們對它來的世界所知不多(圖/黃麗如)



酒途的告白:環遊世界酒單
酒途的告白:環遊世界酒單

黃麗如

資深旅遊寫手。信某香港神婆看著命盤所云:「想要,就可以立刻擁有。」而忽略其他警語。著有《酒途的告白》《極南》《醒來,在地球的一個角落》
個人部落格:「
享樂遊牧民族
Fb:「
享樂遊牧民族

回文章列表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