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詩人╱私人.讀詩

潘柏霖:昨天是世界末日——讀湖南蟲《一起移動》

  • 字級


我一直都相信每個人類在其一生,都曾經遇過幾位魔法生物。

魔法生物來的時候,春和景明,原本只是一片無聊的海,忽然孕育生命,原本黑白的日子變成全彩,低解析度的畫面全都變成超高解析。那時候忽然所有讀過的情詩都更能說服你,他讓你的世界充滿意義。

一起移動

湖南蟲詩集《一起移動》

你思考如何留住魔法生物,希望能告訴他你的心意,如湖南蟲的〈告白〉中,「其實天天想你/只是現在才決定/嘗試說明//說喜歡/根本是愛/動用所有靈感/約你出來吃飯」,即使是神,也希望能「請神也借過一下」,幾乎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氣勢(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好了)。

在線上看到魔法生物上線了,思考著如何與之交流,費盡心思彷彿計算宇宙形成之公式,最後卻只寄出「嘿」之類的訊息,說不出自己希望交出自身的控制權,讓對方如〈一個呵欠以後〉那般,「多想你隨口問個問題/讓我費盡心思來回答你」,由他來決定你的存在。

畢竟自己的存在,本來便如〈虛線〉一首組詩(?)所述,是被動的,不論是〈交換名片〉中「我對自己如此陌生/遇見你之後/才有了名字」,〈某人〉中「在穿過心臟/最美麗的那條曲線上/有人插手/使我不停跳針」,〈星座〉中「你的命名術/什麼時候/為我施展?」,〈餓〉中「節食直到/可以從同一地方/出發去吃早餐」,〈搖晃〉中「急需心肺復甦/請用你的眼神電擊我」,〈流沙〉中「一顆星星落在沙漠上/哪裡有流沙/哪裡就有我」,〈劊子手〉中「每次夢遊都走在/同一條死巷/我只能砍掉重練了/為你成為劊子手」,都是某種「我因為你而存在」的變體。而既然對方掌握自己的存在感,那麼自己的毀滅也是隨之而來,如如〈憤怒鳥〉中所述,「粉身碎骨也要/將自己一再投出去/才知道這麼多事情都彷彿愛情」,〈不忘〉中「我的瞳孔有刺/不能那樣看你」,〈往事〉中「腦中有一個洞/空穴來風/自己令自己感冒」,〈藥水〉中「喝完了好好睡/醒來忘記/該忘記誰」,甚至是那隻生動的,在房間迷路的螞蟻,找不到本來存在的那個人,即〈逗留〉中「迷路在我房間的一隻螞蟻/還在尋找/已經不在的那個人」,都那麼明顯地傳遞了存在的被動式,魔法生物消失之後,見過魔法的人那麼悵然若失。

更不用提〈偽戀愛〉組詩中那各種模式的深度表白(聽起來真像什麼醫美單元),如13中那「如果我們同時想及彼此/我現在就會死/但我沒有/我還活著在等待死亡發生」,或〈宇宙〉組詩中45「你是不取悅任何人/才剛好顛倒了/眾生之中的我」,都一再揭示自己的渺小,以及那隻魔法生物的偉大,輕輕一翻掌,玩弄自己於掌心之間,不小心打翻了杯子,就把自己的世界給顛倒了。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自己被這樣的生物給控制了,無法自拔,只能藉由書寫把一些太過沉重的東西給放上紙船,送上閱讀之海。如〈遺跡〉中,把對方的掌紋當作麵條吃掉,化作書寫成為書籍,而書籍即是對方存在過的證據,或者〈孤島〉中「我會繼續把你所有的夢/寫成故事/等待你的船抵達」,而靈感有時盡,愛意有時難以表明,便成為〈宇宙〉25中那「在所有使我寂寞的事物中/書寫你的靈感用盡/總是最難以排解的一種」,既不能靠近你,也不能想像你,猶如食物卡在咽喉,所有的思念成為針,埋滿血管,動靜皆痛到不行。

夏宇詩集-Salsa

夏宇詩集-Salsa

好像這麼轟轟烈烈,驚心動魄,但當魔法生物真正離開了之後,該如何是好呢?有天如果如同夏宇《Salsa》詩集中〈你就再也不想去那裏旅行〉那般寫道:「在我應該出現的明信片上/就有那風景正在被無限分割/就有那你始終到達不了的碼頭/就將在那裏/我承認預言的失敗魔法的解體/但確實我留下令人難忘的空隙」,那些空隙,將如何填滿,原本意義的來源,果實的核心離開之後,我們要如何重構出那個果核呢?

一定是猶如末日般吧。

魔法生物遠走後的世界成為殘骸廢墟,魔法解體,預言全都失敗,根本就是天啟。但隔天自己還是醒了。拍了拍臉頰,躺在床上,意識到自己真的是被留下來的人啊。

腦袋被敲了一個洞,再也不一樣了。

該怎麼辦才好吶。

-

〈地雷〉,出自湖南蟲詩集《一起移動》

曾有人試圖拆我
偷偷摸一下,笑著跑走
回家洗澡的時候
我仔細檢查
是否壞了手腳壞了心、
壞了思考?
一切安好如初
像未開封的禮物
乾燥無害

如同小孩敲開
心愛的玩具,一探究竟
你是夢遊剛好踏上了
我隱蔽的雷區
頓時身體迸散而心臟失能
腦中一顆頑石開釋:
原來愛情
就是砸出大洞
裝水

〈真希望你能看到我現在的樣子〉,出自《一起移動》

是這樣陽光淋漓的日子於七星潭
我坐在溫暖的石頭上
構思一張明信片的內容即將寄往遠方
寫一些關於這裡,之外的事
當海潮不斷梳著碎石
那聲音太纏綿,像一首聽了會想要
去愛人的歌。真希望
你能看到我現在的樣子
像一個自然醒的人打開一扇
面對未來的窗;一個習慣沉默的人
手中握有紙筆可以素描
種種極目所及:太平洋持續
史前至今的廣闊;我也不曾間斷
想像與你之間,無關於此
卻是來到此地才有所感
原來愛是如此簡單,像我就只是
坐著、看海,海風吹來
揚起聲音如口白
我依著祂的草稿寫詩
給你——真希望你能看到
我現在的樣子


寫詩寫小說,和其他東西。
曾自費出版詩集《1993》、《1993》增訂版。
啟明出版詩集《我討厭我自己》
尖端出版小說《少年粉紅》
最新詩集為《恐懼先生》(2018年四月出版)。
主要活動於臉書專頁「潘柏霖」。

 延伸閱讀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傷的時候,讀一首詩比較健康

當現實太痛,我選擇逃進詩裡,讓那些懺悔的、埋怨的、放下放不下的詩句說出我的心。

177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