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謝謝您,希羅多德先生:從小歷史到大歷史,由大歷史到全歷史,從個人史到全球史

  • 字級




文/胡金倫(聯經出版總編輯)

大學第一志願不是念歷史系,是中文系。結果因分數不夠之憾,念人文學院。大一不分主修課,選修了歷史、地理、藝術、戲劇、馬來文等。升上大二面臨主修課的抉擇,左選右挑,前揀後看,只有歷史課拿了A,其他選修課的成績都XXX。結果好像沒什麼選擇性,最後很自我委屈地主修歷史,副修馬來文。

我那個年代念該所大學的歷史系,不是分中國史,或西洋史,而是分四大範圍,A. 馬來西亞史;B. 東南亞史;C.東亞史;D.世界史。每一個範圖根據授課教授的專業研究開不同主題的課,每一個範圖都要必修或選修若干課,才能符合畢業資格。因此上至馬來西亞勞工問題,伊斯蘭教在東南亞傳播與發展,到印度的崛起與發展,辛亥革命後的中國近代發展史,到美國史,歐洲史,以及歷史學概論,理論與方法等,空梭在古往今來的時空。

這種修課方式,看似蜻蜓點水,東學西學,蕪亂雜陳,但好處是每一個主題均有涉獵,記住和翻閱過很多史學家的名字和英文書(每一堂課後要上的輔導課之閱讀書單,都是長長長長,而且要直接讀原文,或至是讓人看到霧煞煞的馬來文譯本)。這也是後來到臺灣念研究所後,看到很多念過的指定閱讀歷史書單有中文譯本(更甭說後來進入出版業,在看人文歷史類的書籍時,根本不陌生),驚為天人!更別說大四畢業迷你論文題目是寫二戰期間,馬來亞私會黨與國民黨的關係!如果現在問我,有沒有後悔念歷史系?一點都不後悔。這種念歷史系的方式好不好?我說好。歷史系的訓練在於思辨與辨證,邏輯思考與辯論

真理不一定越辯越明,但念歷史是了解一個大至世界,小至個人、一宗事件、一個東西的發展過程,它隱藏的正反面意義與弔詭。念歷史不是沒用處,只是如何善用它的方法,開發和拓展自己的知識和視野。歷外有史,史外有歷。歷史系不容易念,但受用不盡。

每個選課的學生在期末時都要選一個題目來寫報告(天知道其實那就是寫論文!),從正反方來討論一體兩面的課題。這種作業,從大一寫到大四畢業。收穫最大的是自己,不是別人。誰會想到畢業後20幾年,在職場上充分需要用到本科學習到的知識。

2002年進入出版業,縱而觀之史地類,或說人文歷史、世界歷史書籍在台灣出版市場鳳毛麟角,被視為銷售毒藥。早其經營相關領域的出版社,屆指可數。可是現在台灣出版大規模「進軍」人文史地,雨後春筍,連過去不會/不曾經營人文史地的出版社突然在這幾年紛紛投入。過去棄之如敝屣的人文史地(大家應該記得那是翻譯文學小說的黃金年代),如今奇貨可居,灸手可熱(翻譯文學小說已是明日黃花)。或許這代表台灣社會/讀者的閱讀品味和知識追求,出版市場的轉變,編輯關注的焦點,世界書市的影響,此時已不同往日。

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

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

我一定要提到前任編輯,現在是知名小說家黃崇凱先生。2013年他主動推薦了《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Cambodia’s Curse: The Modern History of A Troubled Land)的出版企畫。

當時社內還猶豫著這類型的書會賣嗎?有市場嗎?姑且試一試吧,不試又怎麼知道會不會成功?出版就是賭注,考驗選書人的眼光!2014年這本書翻譯出版後,讀者和市場反應,以及銷售數字,證明了選書人的判斷是對的。

印尼 etc.:眾神遺落的珍珠

印尼 etc.:眾神遺落的珍珠

這彷彿打開了一扇窗,提醒了我們:原來人文史地中的國家歷史,到世界歷史的出版,是有讀者關注的,是有市場性的,更何況是這類書籍對於打開台灣讀者認識鄰近國家的視野,從中國到東亞,到東南亞、南亞、中亞等地區的重要意義。相近不相識,這是非常遺憾的。

2015年聯經翻譯出版了印尼etc.:眾神遺落的珍珠》(Indonesia Etc.: Exploring the Improbable Nation),真正開啟了日後聯經繼續耕耘翻譯出版東南亞,或東亞、南亞、中亞、歐美等國家的歷史選題。而這一塊版圖,2019年將出版的《馬來西亞史》(書名暫定),將是聯經為台灣或中文世界讀者編織的一幅美麗壯觀的世界拼圖。

驀然回首,當初念歷史系的學以致用,總算是沒有白費了四年的光陰,以及那群教授們的苦心教學(雖然我上課常常愛打瞌睡……)。
謝謝您,希羅多德先生。

推薦的書:
《越南:越南:世界史的失語者》
《印尼etc.:眾神遺落的珍珠》
《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