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閱讀特輯

展開真正的競賽

  • 字級



文/莊瑞琳(衛城出版總編輯)

去年夏天,在衛城當時還沒有做過一本日文書的狀態下(今年總算做了「少爺」的時代漫畫),我硬著頭皮拜訪了六家日本出版社,表面的原因是版權的詢問與興趣,但實際上我帶著滿腹的問題,想知道日本同行怎麼思考,而如果我拿出衛城的出版品,企圖向他們介紹,對方又會有什麼反應?

當時我想問的是,日本出版社的方向如何回應社會與國家的轉型?純文學與知識書籍的市場是否衰弱?如何投資作家與出版計畫?果然有幾家大出版社的版權露出「從沒遇過你這種人」的神情,但也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

當中最有趣的,就是跟衛城同樣是《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出版社みすず書房。這一次拜訪,最後促成《受困的思想》日文版的售出。みすず的松原理佳小姐是懂中文的編輯,透過朋友李桑中翻日夾雜松原小姐日翻中,以及偶爾的英文,我跟幾位みすず的編輯很快就從彼此的出版品知道各自的知識系譜,只要講一個名字,他們馬上就跑去拿一本書出來。みすず是家兩層樓的樸素出版社,超過七十年的歷史,辦公室只有簡單的書櫃與桌子,沒有華麗的裝潢。李桑說,這裡就像臺灣的左岸文化啊。

其實松原小姐早就準備好了,她幫同事仔細研究衛城出版品,並且從網路訂購了《重構二二八》。收下我拿出的《受困的思想》與日文簡介,過沒多久,松原小姐寫信說她準備在會議提議買下這本書。她跟我說,這本書不只是要讓日本理解臺灣,更可以反過來刺激日本的公民社會,去思考過去歷史的殖民、戰爭與周邊國家的問題。

這件事使我深刻認識到,深耕本土與面向世界也可以是同一件事。處在現代國家的體制與全球化的資本結構下,知識與面對困境的討論,確實可以透過翻譯書的引進,填補更多思索與研究的空白,有些判斷我們跟日本或其他國家同領域編輯差距不大,也就是同樣可以很快判讀《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重要性。

但另一方面,社會與文化的不同根基、歧異的歷史經驗必定使從中而生的知識產生變異,產生彼此需求、刺激的可能,所以みすず才會認為《受困的思想》可能對日本社會有意義。於是對我而言,臺灣的在地出版或學術出版,有可能從土地而生,並進而以自己的「差異」反向填補與擴充世界文明,成為世界的一部分嗎?自然成為我持續追問的問題。

或許愈臺灣,才愈世界,但後者不是目的,是以前者為前提自然形成的。愈臺灣不是民族主義的意義,而是奠基於差異的創造性上,並且要直抵社會生成的根源。這也是衛城今年成立學術編輯委員會的原因,期待能匯聚臺灣最好的學者與研究。這有兩個期待的目的,一個是凝視與整理經驗,重新用現代知識體系提問,取代過去的問題。第二是,將經驗提交成一份可以溝通的著作,成為所有領域的養分,使過往的經驗真正在場才是歷史的動能。其中,第二個期待來自另本書給我的體會,就是《濁水溪三百年》。這本關於濁水溪的歷史研究得到新聞、環境、文史不同工作者的回饋,因為基礎研究都有了,使他們知道自己在客觀上不至於出錯的情況下,將這些研究轉而為自己的作品所用,減少從零開始的摸索時間。

臺灣一九二八年在日治時期有了第一所現代意義的大學,我們也逐步具備屬於現代知識的語彙與眼光、心靈,但在這個不斷經資本市場整合的國際版權市場中,可能我們要問的是,究竟我們競賽的,是選書的高明判斷,還是真正的資產?也就是,我們能否源源不絕生產出持續與自己社會以及世界溝通的作品?


推薦重點書
《受困的思想》
《重構二二八》
《濁水溪三百年》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