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神小風看漫畫

【少女出租店24H】EP09《放浪男孩》:少年少女的羞恥樂園

  • 字級


放浪男孩1

放浪男孩1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

少女出租店24H|EP09
《放浪男孩》(放浪息子)


女孩子是用什麼做成的?這個可愛的問句,是《放浪男孩》的主角二鳥修一心中永遠的謎。他是個長相清秀的小學男生,轉到新的學校,頭一天就被級任導師弄錯了性別,「我以為你是女生。」大人們都誇他可愛,混在女孩子堆裡毫不奇怪。他最要好的同學,是個比他更高更帥氣,在學校裡會被以「老弟」稱呼的女孩佳乃。佳乃討厭穿裙子,那些媽媽買來,可愛飄逸的連身洋裝,被她掛在房間裡,紋風未動,很苦惱。

修一你穿穿看吧,一定很適合。
……妳在說什麼啊。
你看起來好像很想穿耶。

他把洋裝帶回家,姐姐開心的當成禮物接收了,一切順理成章。在這裡,出現一個很有意思的細節——修一開始不對勁了,吵鬧著不想跟姐姐同一個房間,彆扭著不想看見那件洋裝。他在逃避什麼呢?「我的夢想是⋯⋯」每個小學生都遭遇過的作文題目。那天晚上,修一夢見洋裝回到他身上了,開心道謝。沒有過多的文字說明,小男孩拉好裙襬,戴上假髮,坦誠享受少女的夢。是的,修一想解開那道謎,想拉開女孩背後的拉鍊,把自己裝進去。他想成為女孩子。

小男孩拉好裙襬,戴上假髮,坦誠享受少女的夢。(圖/《放浪男孩》內頁)


龍鳳逆轉 1

龍鳳逆轉 1

我是女生(全)

我是女生(全)

早在「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的宅圈用語出現前,漫畫家志村貴子就在《放浪男孩》裡挑戰了這樣一個女裝男孩,LGBT向來是她私心寶愛的題材,她左手畫百合情誼,右手開拓同志愛,無論哪一路線皆手到擒來,且屢屢給人「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的衝擊感。以跨性別為主題的《放浪男孩》,可追溯到她的早期作品《我是女生》(原名為《ぼくは、おんなのこ》,ぼく通常是男性自稱)中的一個出道短篇,描述沉睡多日的主角醒來後,發現自己變成了女生,走出去一看,發現所有人的性別都顛倒了,該怎麼辦呢?主角不感不妥,反倒有著小小的竊喜。

這個竊喜,和修一穿上洋裝那刻的心情如出一轍,值得用十五冊漫畫去細細究說。《放浪男孩》絕非「萌」、「偽娘」等ACG常見人設,而是實實在在的跨性別少女成長之路:從原本只是女性好友們私心的換裝秀,到「失去理智般」偷穿姐姐的制服裙乃至內衣,自此一發不可收拾。極為關鍵的一段,是他和同樣討厭自己性別的同伴佳乃相約,搭車前往遙遠城鎮,在洗手間各自換上水手服和男學生服,懞懞懂懂、心懷躁動地展開約會,完全是青春電影。而在漫畫後期,修一同樣陪著佳乃到彩虹店家去尋找束胸,此一細節則寫實到不行。這樣顛倒性別的遊戲,齋藤千穗改編日本平安時期作品的漫畫《龍鳳逆轉》(とりかえ・ばや)裡也有類似情節。然而對修一來說,那並不是遊戲,而是人生,「我覺得我更適合女裝,這樣不行嗎?

想保有可愛,想變得更可愛,鏡子前一站,袒露的是自己的心。志村貴子難得的是,並不以此為淺薄笑點,也不大張旗鼓地說教,而是讓修一近乎任性,依照自己心意的去「活著」。

殘酷的是,可愛也是一種資本。修一的女裝之友小誠,扁鼻塌臉,貌不驚人,口袋裡毫無籌碼。但醜小孩也有慾望,沒有姐姐妹妹愛護他替他扮裝,只能在修一身邊跟前跟後,望梅止渴,不甘心只是望。某次在修一家過夜,他偷帶了自己媽媽的泳裝來,在浴室換穿,又自覺羞恥,倒在床鋪上哭了起來:「我居然在朋友家的浴室偷穿泳裝⋯⋯好丟臉,可是好想看自己穿起來是什麼樣子。」餐廳裡遇見的女裝大叔,定時帶著女兒出門逛街,提心吊膽怕被認識的人看見,偏偏又割捨不下。大叔看著修一時心想:「真好吶,要是像你那樣年輕又可愛的話……這個社會是不會接受我這種人的。會被接受的,只有電視上的變性人跟俱樂部人妖吧。無論美少年或美少女,這輩子都是當不成了,只能癡癡望著那「絕無可能」的青春。明明再可愛也是假貨,但在他們眼裡,比真貨還迷人。修一望著他們,不能說沒有半點虛榮之心。

扮裝癖、同性愛、跨性別⋯⋯人難以告人的另一面,是某種現實的逃逸也是自我的地獄。志村貴子很能掌握這些人心的幽微之處,並透過畫面表現。或許因為畫過色情漫畫,相當擅長捕捉人物「色氣」的一面,並不把性奇觀化,也毫不避諱,甚至微微透露出私人癖好。《放浪男孩》裡,修一後來交了女朋友,也會想著她自慰;他向女友安娜告白,稱自己想徹底變成女性。安娜倒也面不改色的回應:「若你堅持,那我就是蕾絲邊了。」安娜身為一般女性,原以為扮裝只是讓兩人感情增溫的小遊戲。當修一宣告了自己的性別認同為女性,而她接受,正式確認兩人的女女戀愛關係,也才算作「真正的戀愛」。志村貴子在這裡畫出兩人皆身著胸罩內褲接吻的場景,堪稱整部漫畫最浪漫的一幕,

修一向女友坦承想變為女性,女友面不改色的回應:「若你堅持,那我就是蕾絲邊了。」(圖/《放浪男孩》內頁)


青之花套書 1+2

青之花套書 1+2

而在另一部講述女校情愫的百合漫畫《青之花》裡,女主角小明夢見童年期的失禁,尿液自雙腿流出,她的好友也化為幼童模樣,蹲下身,伸出舌頭為她舔舐,情色意味濃厚。對於禁忌的百合之愛,顯然還是「新手」的小明猶豫了,不知該如何回應好友的感情,成為「那一邊的人」——那種無法掩蓋的「犯禁感」,也直率反映在夢境裡。

百合漫畫《青之花》中,主角的「犯禁感」反映在夢境裡(圖/《青之花》內頁)


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全)

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全)

初看這段實在震驚,簡直想高喊變態啊。然而又不得不承認好喜歡,這種直闖心坎的羞恥感,真是寶物。喜愛志村貴子的讀者——包括我,內心大概都有個(可大可小)的M人格。後來翻到她的BL漫畫《醒來後的第一件事》,說的是同志哥哥愛上無血緣的異男弟弟,每天醒來後第一件事是去看他的睡臉,作為打手槍的素材。儘管被弟弟唾棄其性向,仍然犯賤般起了性慾,邊哭泣邊對他求愛,若將「不知羞恥」推到極限,也不過就是這樣吧。縱然有漫畫的誇張效果,但也不免心痛。簡直是對讀者的羞恥PLAY。少女甜美的果實,切開來都是黑的。這就是志村貴子。推薦給對受虐有特殊愛好的讀者。性癖若是生活中的逃生口,羞恥或許也能自成一樂園。

(圖/《《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哥哥(黑髮)即便被弟弟唾棄其性向,仍不死心的求愛。(圖/《《醒來後的第一件事》)



放浪男孩4

放浪男孩4

《放浪男孩》(放浪息子)

在日劇《對不起青春》裡,編劇宮藤官九郎用裝錯外盒的DVD形容跨性別。而《放浪男孩》則以「尋找自己的箱子」來隱喻性别認同,於2011年被改編成電視動畫,雖因題材過於寫實引起爭議,無疑是志村貴子的成名之作。她的漫畫作品類型多且廣,若是初次接觸,恐怕會對其表現手法不太習慣。大量的插敘與場景跳接,時常造成混亂,但若上了癮,一切沒問題。百合向的《青之花》《淡島百景》皆描述雲裡霧裡的女校戀情;女女成人向的《順其自然的生活》(どうにかなる日々)是毫無節操的色情連作;一般男女情愛的《倔戀》(こいいじ)講述如泥沼般漫長單戀故事。而最新的雜誌連載〈Beautiful Monday〉則描寫看色情漫畫長大的女主角,因母親再婚,莫名多了一個戀兄控的中二妹妹,以及整天想跟自己上床的變態哥哥,全員扭曲的家族故事。恥度仍然無下限。



作者簡介

神小風,一九八四年生。著有小說《少女核》、散文集《百分之九十八的平庸少女等書,編有電影劇本〈相愛的七種設計〉。現任職於《聯合文學》雜誌。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神小風的漫畫出租店陪你過新年!

常常我想,是這些漫畫收留我, 是這些心愛的少女們陪伴我度過困惑的人生, 讓人在現實裡有一個能鑽進去的、黑暗而安心的地方......

28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