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子選單列表

獨厚心得

那道亙古不變的難解之題,我們是否真需得到解答?

  • 字級

故事開始於父親的葬禮,並由一位家族中的孽子親手揭開序幕。他被視為家族中不務正業的一員,只因他不願傳承千年的家族事業──為政者的寫手。一場葬禮結束後,原本以為早已過世多年的爺爺,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以嘲弄的語氣告訴這不成氣候的孫子關於這他失蹤這幾年,在家族之外所遇到的事情,以及族人死後跳出墓穴,再以蠕行方式北行的真相。祖孫倆的對話中,離經叛道似乎成為一種傳承,卻也因此,他們一起以局外人的角度,透視一個以文字為傳承命脈的家族歷史。

啟程於一場葬禮,故事結束也和死亡有關,死亡之前,卻發現以身為當政者舌頭為榮的家族,卻也只是完美謊言裡的一顆棋子。在因緣際會之下,主角的爺爺認識了其他不同族類的人,意外發現在政者包裝的完美糖衣裡,不只舌頭家族存在,同時也有以眼、耳等祖訓傳承的家族,彼此之間,或互不認識,或相互監視。他們存在的共同理由,是歷史的改造者,也是為政者的棋子。

而我會說,這個故事很好看。就像Vanny所說的:「我只是覺得,如果生活有他寫的小說那樣有趣該有多好。」從短篇到長篇,臥斧筆下的世界,總在平淡無奇的生活平面上,突然一轉折到達無法想像的谷底或高峰,本來以為一切在秩序中,轉眼卻跳脫軌道之外,他用自己的邏輯,和讀者一起探勘奇幻世界,就像《舌行家族》裡葬後蠕行的行為,人們死後,會從棺木中跳出,以蠕行的方式往北飛去,往北蠕行之後呢?想像觀看這樣的場景,成為閱讀時的樂趣。又或倉頡為何人?除了舌行家族之外,眼球家族又是哪些人?這些常態之外的異想,是帶領讀者以較輕鬆的角度進入嚴肅故事主軸的支線。

在老一輩作家之後繼起的後輩,不該再賣弄花俏的文字,或是無病呻吟的假想,需要的是一支能帶著讀者深入思考的筆,或是能以更精準的文字,表達對生活各面像的寫手。臥斧的文字,從不拖泥帶水、浪費時間,他總能以最精闢的譬喻,直接道出事物的精髓。但他的文字,有時又很幽默,有時又很安靜,有時令人緊張,故事的結束,讀者的感受卻是悲傷。如同《舌行家族》這個故事,在這場尋求解答的過程中,即使必須再度面臨死亡,但所得到的答案,卻也可能只是主角的想像?這好像在談論人們,又好像影射著常態,當我們面對諸多的疑問時,總想尋求合理的解釋,但在真相揭開之前,卻必須包容謊言的不時介入。然後,故事走到最終,矛盾的人們只希望自己能夠永遠地被蒙在鼓裡,永遠活在一個以秘密與謊言包裝的單純世界裡。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惡意是怎麼成形的?我們與惡的距離究竟有多遠?

無差別殺人事件發生的原因究竟是什麼,透過文學、戲劇作品和當事人、當事人家屬的自白,我們是否有機會離真相更近一些?

325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