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開選單

網站服務選單

登入

頁面路徑列表

不讀不知道!

【出版界哪有那麼歪】肆一:現在封鎖獨步還來得及嗎?

  • 字級


出版業哪有那麼歪bn

歪笑小說
歪笑小說
東野圭吾《歪笑小說》12篇短篇,以毒辣嘲諷的書寫方式,描繪出版業界內各種典型人物與工作型態,揭露作家與編輯間有點「歪」的相處之道、吐槽時下文壇有點「歪」的奇妙生態,作家、編輯、讀者等全被寫進故事裡!

雖是虛構的故事,但是獨步文化在出版此書前,邀請了台灣許多出版同業、知名作家搶先一讀。大家都驚恐地說:「這寫的是我的人生啊!」有人急著問「這真的能出版嗎?!」「不自殺聲明呢?」,有人笑著笑著,就哭了!療癒系作家肆一也讀過了這本小說,同時身兼作家、出版人的他,也即席創作了一則極短篇來回應這本小說。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
〔爆料者|04〕肆一
男。喜歡電影、音樂與旅行,覺得電影不是真實人生,但有人生縮影;覺得音樂沒有喜怒哀樂,但有人生感受;覺得旅行不只是到遠方,而是看到自己的心。戀愛也是一樣,在愛情裡面我們看到的都是自己的投射。不覺得愛情是生命的唯一,但認為,有愛,生活會更有滋味。覺得世界是深深淺淺的灰,拒絕追求絕對的黑跟白。不是戀愛高手,但身旁都是戀愛動物,相信透過書寫,愛情跟自己都可以更清楚。著有《想念,卻不想見的人》《那些再與你無關的幸福》《可不可以,你也剛好喜歡我?》《最美的抵達,最近的遠方:五座歐洲首都的一日漫步》



東野圭吾一直是我很佩服的作家,一來是他堅持走大眾路線的寫作方式,不為追求而追求;二來是能在這麼長時間的創作生涯裡,還能源源不絕地推出新作,真的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這本新書《歪笑小說》也有別於最為人所熟知的推理類型,描寫了出版界的有趣故事,或許有點誇張,但卻是血淋淋的體悟與觀察。可以提供給對出版感到好奇的讀者一些窺探,更重要的是,能夠提供給想要進入出版這一行的朋友一些警惕XD。以下就擷取本人在出版界工作場景的一小個片段跟大家分享。(內容提到的獨步編輯是好人家,因為職責 所在,所以才歇斯底里,乃為重視工作、上班認真的好女孩兒。〔獨編要求加〕

現在封鎖獨步還來得及嗎?

「噔。」
郵件訊息通知。
按右鍵點開信件箱,由於設定的關係,我無法一眼就把信件主旨完整看完,但卻可以清楚看見寄件人的抬頭:「獨步⋯⋯!」不用再往下看,立即就有一股不詳的預兆湧了上來:「是否該把獨步的郵件回報為『垃圾郵件』?」我在心裡盤算著。
「躂躂躂⋯⋯」
接著,耳朵就聽到細瑣的腳步音傳來,女生獨有的小碎步,由遠而近,踩在膠面的地板上,發出某一種低而嗚嗡的音頻迴盪著。
「不妙!」我的第二個念頭。一抬頭,果然一雙大眼已經出現在眼前,從辦公室內高高的隔板中緩緩探頭而出,帶著羞怯的笑容,不,不對,是不懷好意的笑容。我看過這樣的笑容太多次了,就像是小時候自己向要大人要糖一樣,這確確實實是一種有求於人的表情,毫無疑問。
「怎⋯⋯怎麼了嗎?」面對來意不善,我維持鎮定。
「那個,你有我寄的收到信嗎?」獨編說。
「喔⋯⋯那個啊,我還沒看信耶,怎麼了?」對,就是要裝傻。我好佩服自己。
「沒什麼啦,就是獨步最近要發東野圭吾的新書,要找你推薦書啦。剛好就是寫出版的事情,你剛好同時身為編輯與作者兩種角色,很適合你,很好看喔。」邊說邊遞上書稿,厚厚一疊。
「喔,是這樣啊⋯⋯但我最近也在趕自己的新書,比較忙一點⋯⋯」話都還沒說完,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伸出去接回稿子了。可惡,好沒用的手!我在心裡吶喊。
「好,那我會看一下。」可惡,竟然還答應要看書稿了。
「太好了,你會喜歡的。」眉開眼笑,要到糖了、要到糖了。
「好啊,我看看,我也希望。」
「嗯嗯⋯⋯」
咦,按照「常理」,話至此,編輯應該就要離開了啊,怎麼她不走?難道⋯⋯
「還有啊⋯⋯」
什麼!還有?
「嗯?什麼?」這回不管她再說什麼,我都要拒絕,對,一定要,要堅定。
「就是這本書我們在OKAPI有個活動,想要麻煩你也寫一篇文章。」
「但我最近⋯⋯」
「嗯?」
「⋯⋯好,那我看一下稿子,會想一下。」可惡!又答應要想一下了。
「好啊、好啊,你看看,你一定會有共鳴的。」
「但我怕我想不出要寫什麼。」這樣就對了,先打預防針,留下可能會拒絕的伏筆。我太聰明了。
「不會啊,你可以寫身為編輯與作者的差別之類。也不錯啊。」可惡,竟然認真地給我建議。如意算盤打錯了!
「這樣應該很無聊耶,編輯是很可憐的工作:作者不交稿,是編輯沒盯稿;譯者拖稿,是編輯的錯;銷量不好,是編輯沒做好書;不給美編用昂貴的紙,編輯會被罵⋯⋯⋯根本不是人幹的工作(淚)。」
「對對對,還有邀不到推薦人,也怪編輯不用心!」
可惡,反被將了一軍。
「那⋯⋯不然你就寫你編輯的壞話啊,這這個機會抱怨他一下。」獨編又這樣提議。
「我不敢,我很孬。」
「那不然你寫你要出的新書好了。」
「真的可以嗎?」
「可以啊,但最後還是要提到一點東野的書一下。」
「還是不要好了,大家會認為我硬要自己打書,太不要臉了。」
竟然認真地討論了起來,可惡!
「不會啦,大家不會在意啦。不過,你的新書名決定了嗎?上次票選不是什麼寂寞什麼的?」
「你好過分,連書名都不記得。」
「編輯很忙耶,要記很多事,你也知道的啊。」
「這倒也是。」
「對了,你之前不是有說想要寫小說?後來呢?」
「有有有,我有在想喔,就是想要寫幾個人的故事⋯⋯」
「那要不要乾脆在獨步出?」
「什麼時候獨步也有經營國內作家了啊?」
「為了你,獨步可以破例喔。」
「天啊,你為了邀文章,竟然已經說出這種話了!」陷阱!是陷阱!
「幹嘛這樣說啦,那我在跟你講交稿日期。」然後笑眼盈盈地離開。
「這樣啊⋯⋯」
看著獨編離開的身影,我心裡想著:「現在回報為垃圾郵件還來得及嗎?還是乾脆封鎖好了?」


〔心情點播〕
歌名/如何
演唱者/張懸



點播心情:
這是我對手邊不暢銷的書的哀鳴:「你要如何原諒彼時此時的愚蠢,如何原諒奮力過但無聲」,為什麼我當時會挑這本書?怎麼這麼愚蠢?為什麼這麼努力做了,書還是乏人問津?(這明明是一首這麼有深度的歌,卻被我弄成搞笑><)

上下則文章

回文章列表

關閉

主題推薦

♥情人節特輯♥ │ 四大愛情守護神 X OKAPI愛情占卜,為你的愛情路點亮明燈!

情人節即將到來,不管有情人沒情人,都來玩玩占卜吧!透過OKAPI愛情占卜神諭卡,看看你的愛情守護神是哪位➜➜http://bit.ly/2CRZNIG

1423 0